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上帝业 > 第一章 五虎上将黄忠
    公元一七八年,光和二年,八月,天下各地异象频发,地震、暴雨、海啸等不断席卷天下各地,可谓是天灾不断。

    加上刘宏这位当今圣上,用施行党锢及宦官政治,又设置西园,巧立名目搜刮钱财,甚至卖官鬻爵以用于自己享乐,导致人祸不断,甚至发生了易子而食这等惨绝人寰之事,加上各种天灾,当今时局渐渐变的混乱了起来。

    ……

    就在此时。

    东汉荆州南阳郡安中城治下刘家村,说是村落其实更像是一个堡垒,一个刘姓宗族建立的堡垒,在这里居住的一共有数种人,其实也就两种,一种是姓刘的,一种则是不姓刘的,前者是主人,后者则是奴仆。

    这座堡垒虽然兴建了才没有过百年,但是这里的拥有者却拥有将近两百年的历史,所以在整个南阳郡,甚至是整个荆州都拥有不小的名望。

    更重要的是,这里居住的是安众侯刘丹的后裔,当年继承安众侯之位的刘崇付伐王莽兵败,其一宗族随之落败,不过在此之后,同处于南阳郡的另外一支刘姓宗族,也就是光武帝刘秀起兵建立东汉之时,却是被其抓住了机会。

    正是这一次全力支持刘秀,让这一支刘氏血脉再次复兴,甚至在鼎盛时期都超越了刘丹在世之时,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没有出现超绝人才的这一支族也再次开始没落。

    但是,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历经数百年,到了现在,安众侯之位早已不在,其依旧是南阳郡有名的刘氏皇族血脉,依旧是天下豪门当中的一个。

    也正是因为这份底蕴,让其建立了这座名为村落,实为堡垒的刘家村。

    在这刘家村里除了刘姓族人之外,剩下的都是下人、拥户、私兵,总人数不下于万人,可以说丝毫也不比一座县城的人数少到那里去,由此就可以知道其地位跟势力是如何的大了。

    要知道当今东汉总人数也不过五千万人罢了,可是在这小小的南阳郡一角,竟然存在着一个拥有过万人口,完全属于私人的势力,其间的种种不得不让人感到震惊。

    …….

    刘家村不远处的树林里,站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小的人一身粗布麻衣,脸上用布包裹起来,只露出眼睛、嘴巴跟鼻子,看其轮廓就好像是十岁左右的小孩子,只是不管是气质还是其它的任何地方都无法让人认为其实小孩子,实在是其打扮太过于诡异了。

    另外一个人则是浓眉大眼,虽然说不上英俊,却给人一种厚重之感,年约二十上下,虽然同样的一身粗布麻衣,却自然的散发出一股军旅之气。

    就这样的两个人对立而站,看着彼此,气氛说不出的诡异跟凝重。

    过了片刻,浓眉大眼的年轻人率先打破了两人间的凝重,语带复杂的问道:“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无所谓好不好,事到如今,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抬头看了面前的黄忠一眼,刘洐的心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嘴中却是平静的开口道。

    虽然嘴上是安慰,但是心中却是忍不住暗自摇头,想道:“难过武艺如此过人,却直到年老的时候才得到重用,这份心性真是够差的。”

    黄忠闻言倒也的确是松了一口气,他之所以开口也不过是想从面前之人的身上得到一丝安慰罢了,毕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实在是让他难以平静。

    当然了,以他的实力其实也知道面前之人心中的想法,毕竟虽然对方掩饰的很好,但是要知道武学到了他这等地步,不需要看人脸色变化,只需要通过彼此的气机就可以知道一个人的真实想法。

    不过虽然知道对方对自己如此瞻前顾后的行为很是不屑,但是黄忠并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实在是相比其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一倍的少年,两者不管是心性还是智慧都差得太远了。

    回想起跟对方相识的这段时间里,对方所表现出来的种种,让他都忍不住暗自震惊天下竟然有如此妖孽存在。

    没错,对于黄忠而言,面前之人就是妖孽,因为天才什么的称呼根本就配不上对方,尤其是那个即将执行的计划,他自问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想到的。

    想到这里,就连黄忠那坚定的心性也忍不住再一次的回想起了两人相遇时的场景。

    那是在两个月前的一天,因为对方跟一个身份很高的人很是相似,就连他都认错了,而只是一个简单的称呼,结果就引起了面前这个十岁出头少年的注意,从而有了接下来的接触,并最终被其说服了自己,跟其一起执行这个惊天动地的计划。

    在这期间对方表现出来的种种,都让他震惊不已,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对方的表现,他再也不敢自称天才了,甚至就连别人用天才称呼他,往日的骄傲、高兴都已经消失,只剩下苦涩跟羞愧。

    跟面前之人一比,自己恐怕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天才什么的只不过是一个笑话。

    看着再次开始脸色变换的黄忠,刘洐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这家伙又陷入了回忆当中,而且这回忆估计还跟自己有关。

    或许是因为自己带给这个家伙的震惊太多,又或者是把其打击的太大了,导致这个家伙动不动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甚至发自内心的对他产生了丝丝尊敬之情。

    对此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说了几次不管用之后也就不理会对方了,反正以这家伙那恐怖的武力也不可能有人可以偷袭到他什么的。

    虽然心中经常鄙视这家伙的心性,甚至认为对方以后能够成为五虎上将之一靠的就是这份武力,其它的都不值一提,总的来说这个人还是值得相信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想尽办法让对方参与这个关系到自己能不能逆天改命的计划了。

    或者不如这么说,正是因为对方的存在,他才敢于施展这个计划,要是没有对方的存在,他还真未必能够如此干脆的发动这个计划,可以说对方的身份以及那堪称恐怖的武力正是他这个计划的唯一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