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欲天游 > 第210章 离曼陀上无量
    王语嫣被林天羞跑之后,整整三天都没有出现在嫏嬛玉洞之中,而林天也趁着这段时间,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完善独孤酒宴之中。利用这三天的时间,林天几乎是把嫏嬛玉洞中收藏的所有剑法都看了一遍,基本上已经对破剑式有了一个大体的框架。说来也巧,三天后当王语嫣再一次来到嫏嬛玉洞之中的时候,正是用剑法和林天的独孤九剑来了一场文斗,这倒是给了林天一个实践自己的破剑式的机会。最终的结果也确实证明了林天的破剑式很成功,王语嫣前前后后用了十七个门派的四十多种剑法和林天对战,但却被林天克制的死死的,这让王语嫣哪怕早就听林天说起了这独孤九剑的列害,也不由的感觉到惊讶。

    和王语嫣用剑法文斗了七天之后,林天的终于把破剑式完全创造成功了。这七天时间王语嫣几乎她知道的所有剑法招式都和林天文比走了一边,可却那林天这路破剑式没什么办法,而且越往后自己败下阵来的速度越快。不过王语嫣也不是没有收获,在林天丝毫不藏私的情况下,王语嫣基本上也学会了破剑式的一些基本套路。

    这日王语嫣离开后,林天为了庆祝自己终于完善了独孤九剑其中的一式剑招,再一次溜进了李青萝的房中,让林天意外的是,李青萝这次的抗拒明显没有前两次激烈,这让林天也比前两次温柔了不少。林天哪里知道李青萝这巨大的转变一来是完全把林天当成了春梦中的人物,还以为是一场春梦。二来也是林天所修的欢喜禅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当次日李青萝被正午的阳光晃醒的时候,侧身望去还是没有发现林天的身影。再她再次自我催眠是一场春梦的同时,会想到昨天夜里林天对她极尽温柔的爱护。这让李青萝的心情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有羞涩、有埋怨、有怀念、有痛苦、甚至还有一丝丝渴望。这让李青萝更不明白自己对这个不知道姓名的男子倒地抱着什么心态了。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转眼间林天再这曼陀山庄之中已经待了一年半的时间了。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林天不仅仅彻底完善了自己的独孤九剑,还把七伤拳和如影随形退修炼到了大成境界,一身内力更是因为隔三差五的就去李青萝的房间的关系,早就达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程度。单单从内力上来讲,林天自信就是碰上了逍遥三老之一,他也丝毫不惧。除此之外,林天和王语嫣的感情进展的也很快,这一年半来王语嫣每天都到嫏嬛玉洞之中呆上大半天的时间,两人从最开始的文斗,到后来谈论谈论诗词歌赋,兴致来了还会下上两盘棋。加上林天在王语嫣春心萌动只是就掐灭了慕容复的那根火苗,又时常的给王语嫣将一些浪漫的爱情故事,甚至有时候把故事中男女主角的名字直接换成了他和王语嫣。这让两人的感情飞速发展,此时两人虽然还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但林天的形象已经深深的刻画在王语嫣的心中了。完全取代了慕容复的地位。

    这一日林天和王语嫣正在嫏嬛玉洞之中下棋,林天突然开口对王语嫣说道“语嫣,可能我要离开了!”

    本来拿着棋子正在思考的王语嫣听到林天这句话后,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呆呆的看着林天发呆。虽然这小两年的时间因为女孩子矜持的关系,王语嫣并没有和林天表明自己的心迹。但王语嫣很清楚自己是喜欢林天的。所以在林天开口说要离开的时候,王语嫣感觉自己好像要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这让她心里十分难受。

    “为什么要离开?”王语嫣脸色有些苍白的看着林天问道。

    “我来这里本来最大的目的就是完善独孤九剑的,而这一目的早就已经达成了,自然是要离开了。只是一直舍不得和语嫣分开,所以才多呆了这半年时间。要不然可能我早就离开了。算算时间有一件事快要发生了,我必须得前往大理一行。若不然的话时间上也许就要来不及了。”林天看着王语嫣说道。

    王语嫣听到这里心里面真的是有一些难过啊,不过很快林天就抛给了王语嫣一个让她为难的问题。

    “可我又不想和语嫣分开,所以我想问一问语嫣,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吗?”林天看着王语嫣说道。

    王语嫣听到林天这么说后,别提心下有多欢喜了,不过她毕竟从来都没有出过曼陀山庄,加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母亲说起林天这件事来。而且在王语嫣看来此事和林天离开和私定终身无疑。这让一向是乖乖女的王语嫣一时之间下不了这个决心。

    林天见状也没有再逼迫王语嫣,而是开口说道“既然语嫣你还没有想好,我也不会为难你,等过段时间我处理完大理那边的事情后,我会回来看你的。到时候哪怕是语嫣你不同意,我也会把你牢牢地绑在身边,再也不和你分开了!”

    王语嫣听到林天之言可谓是又羞又气啊,不过心下还是很欢喜的。因为她知道林天这么做是因为自己在他心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明天我送送你吧!”好半晌后王语嫣才满脸通红的开口说道。

    “不用了,你送我的话,岂不是让人知道了我的存在了吗!你就留在曼陀山庄等我回来接你就好了,实在无聊的话,就修炼一下小无相功或者独孤九剑吧!没准等我回来的时候我的语嫣已近成为了一位武功盖世的女侠了呢!”林天笑着说道。

    这一年多来,王语嫣在林天的连哄带骗下,尤其是在林天说这小无相功能青春永驻的诱导下,王语嫣终于和原著之中发生了偏离,开始修炼起了小无相功,虽然此时修炼时间并不长,但在林天不惜内力损耗,以一阳指为王语嫣打通全身经脉,加上王语嫣本身就资质不俗的情况下,王语嫣的小无相功进境很快。虽然还算不上是什么大高手,但加上林天传授她的独孤九剑跟无痕步和她通晓天下的武学见识,若真和人动手的话,可能比起慕容复之流还有差距,但已经丝毫不比邓百川、风波恶等人差了。真要动起手来,这些人也未必是王语嫣的对手,毕竟独孤九剑的特性摆在那里。

    这一日当夜色降临之时,王语嫣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嫏嬛玉洞,离开之前王语嫣鼓起勇气,紧紧的抱住了林天,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了句“我等你”之后,满脸羞红的跑出了嫏嬛玉洞。林天望着王语嫣离去的背影,鼻尖还残留着王语嫣身上的芳香。得意的笑了笑后,低头看了看因为王语嫣而被激起的小兄弟,坏笑着自言自语的说道“正好去找阿萝泄泻火。谁叫她女儿只管点火不管灭火呢,只能由她这个当娘的替女儿差屁股了!”

    林天的话音刚落一闪身也离开了嫏嬛玉洞。说起来林天和李青萝的关系真的有些奇葩,李青萝一直把林天当成是自己的春梦。从最开始的反抗,到逆来顺受,最后李青萝经不知不觉的爱上了林天。每次林天去找她的时候都变得很主动。甚至要是林天一段时间不去找她的话,李青萝甚至会真的做一些羞人的梦。只不过主角再也不是段正淳了,而是换成了林天。而林天也因为李青萝的关系,不停的和她一起钻研欢喜禅、阴阳合气诀甚至连黄帝内经中的双修知道两人都有涉猎。这让林天这段时间的功力保障,已经感觉到马上就要突破到龙象般若功的第十二层了。而本来武功不怎么样的李青萝也因为林天的关系,内力突飞猛进。单从内力上来看的话,已经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了。只是她平时养尊处优,很少出曼陀山庄,更不与人动手,所以她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李青萝却发现了,自己这一年多来似乎越来越年轻了。肌肤恢复到了如少女般的水润,眼角的一丝皱纹也消失不见了。最关键的是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变得更加诱人。和自己女儿站在一起一点都不像是母女,反倒是更像姐妹。这种变化哪怕是李青萝再傻也知道林天绝对不是她的春梦了,只不过当她发现了这一现象的时候,已经把心思全部都放在了林天的身上,已经不在乎这些事情了。

    当林天来到了李青萝的房间之时,李青萝主动上前抱住了林天并送上了自己的双唇。林天也没有和李青萝客气,一边亲吻这李青萝一边抱起她向床边走去。两人一番大战直到李青萝第三次昏迷才得以结束。

    第二天当李青萝醒来之时,林天早就已经离开了曼陀山庄。林天要赶在段誉之前找到北冥神功的秘籍。作为林天最大的目标之一,他自然不会放弃这北冥神功了。若是让段誉先得到这北冥神功的话,林天想要在段誉手中弄到这北冥神功的话,肯定还得再费一番周章。所以最方便的方法就是在段誉之前得到北冥神功的武功秘籍了。

    离开了曼陀山庄后,林天先是重操旧业,解决了自己的身上的钱财问题后,先给自己置办了一身行头,回复了他那一身白衣长剑的形象后,又跑到酒楼大吃了一顿。这一年多来他始终躲在曼陀山庄之中,虽然每天晚上都会依靠移魂大法溜进厨房当中去解决自己的饮食问题,但曼陀山庄之中除了李青萝母女意外,剩下的人吃的都不是太好,毕竟都是吓人,就更不用说林天了。所以有了钱还是得先祭奠一下自己这一年多来没少遭罪的肚子要紧。

    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林天才动身向大理无量山而去。

    无量山位于大理境内,山水清幽,乃是大理国几大名山之一,声名之盛比起大理名山之首的点苍山来也只是稍逊,风景之美却是难分轩轾,各擅胜场。

    这一日在无量山的山道之上走来一行人,为首的乃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一身锦袍,头发花白,脸上是肉呼呼的一团,满面红光,一脸的和气富态。

    在这老头的身旁则是两个青年公子迤逦而行,边走边赏看山中幽景,看那草木繁盛,溪流不断,鸟语花香。其中一人做书生打扮,一袭青衫,面容清秀俊美,看起来也就在十八九岁的年纪,手中还摇着一把折扇,自有一般书生意气,风流俊雅。

    另外一人则是一身白衣如雪,看起来年岁要稍微大上一点,约莫有二十来岁的模样。面容俊朗脱俗,两道剑眉入鬓,双眸璀璨若星,左手领着一柄连鞘长剑,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不凡气势,潇洒不羁。

    在三人的身后,则是几个作仆役打扮之人,挑担提箱,举止恭谨的跟在身后。

    就见那白衣公子叹道“想不到这无量山竟有如斯美景,人说‘青城天下幽,峨眉天下秀’,依我看来,论及清幽秀美,这无量山也是丝毫不差,只可惜我往日孤陋寡闻,不曾得知,以至今日方得一赏究竟。”

    那青衣公子闻言一笑道“林兄不必介怀,这无量山景色虽美,名头却并不甚响。便是在我们大理国内也远不及点苍山等,林兄出身大宋华邦。名山大川在所多有,不知道这无量山的景致也属平常。说来惭愧,便是小弟身为大理国民,近水楼台,这无量山也才是第一次前来赏玩。”

    “这真是酒香也怕巷子深啊,若非这无量山地处天南,客少人稀,不像中原众名山一般有许多文人骚客的歌颂赞美。只怕美名早已播于天下,而不像是现在一般只能名传天南一隅了。如此胜景不能为天下人所广知,实在可惜!”白衣公子感慨道。

    青衣公子将折扇一合,道“林兄此言甚合我意,这等美景,正该让世人都知道,也都能欣赏到这无量山中的美丽景色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