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青春禁岛 > 第909章 世代恩怨两难消
    最先出现问题的,是我的两个孩子,他们说头有些晕,不想吃饭了。

    若亚公主虽然曾经和肖恩是不清不白的,但还是很疼爱这两个外孙。女人慈良的天性和她们的欲望是没有关系的呢!她马上带着兄妹俩离开晚餐大厅,出门的时候,我感觉她身体也有点晃。

    随后,梅伦夫人也说自己头有些晕,还是装得很有素养的起身,向我们告退。那时候,梅伦却是一头栽倒在自己面前的餐盘上。

    我和娜伊斯非常吃惊,但那时的娜伊斯已经感觉不好了,说:“艾斯伯爵,我也感觉到头晕,身上有些乏力。”

    我其实也是感觉到很不对劲儿了,头开始眩晕,身上也有些乏力。当场,我便道:“不好,有人在食物里给我们下了毒。”

    说完之时,娜伊斯一头栽倒在地上。梅伦夫人在我的对面滑下了椅子,溜到了地上。

    我强撑着站在那里,手扶着桌面,大叫道:“来人,速度将我们……”

    日他先人板板,人倒是没叫来,我全身软得要命,瘫坐在椅子上,头晕得要命,脑浆子像是要旋转起来,要飞出颅腔了。

    我瘫在那里,再强大的力量也使不上了,眼睛都快闭上了。可那个时候,我看到了布鲁斯的身影。这个瘦小的男子,在大门口出现,脸上竟然带着淡淡的阴冷笑意。

    猛然间,我心头震了震,痛苦万端。布鲁斯,他竟然变节了。

    就在布鲁斯的身边,又过来一个男子。高大颀长的身形,英俊儒雅的面目,只有三十五六的样子,极是年轻态,身体里充满了活力似的。而这张脸,赫然是我熟悉的——许凌锋!

    这王八蛋,说是来到伦敦了,迟迟不露面,可他一露面,竟然就是这样的结局。我只能勉强一笑,感觉舌头都有些麻木动不了,只能暗自叹念道:妈比的,许凌锋果然是不出招就算了,一出招就是大招,这下好了,我们中了大招了。

    许凌锋带着淡淡的微笑,一派和气的样子。而他的身边,还有另一个身影,赫然是当初的黑狐杜学平,这个长得黝黑的家伙,还曾是我的篮球教练,那一次在西安阴了我,然后逃脱了,现在竟然又在我面前占了上风,太让我郁闷了。

    杜学平呢,一脸冷冷的微笑,简直就是那种得势的兴奋之样。

    我看到他们三人,心中已然有些绝望。说不出什么话了,我脑子晕得厉害,头一歪,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还没睁开眼睛,便听到了海鸟的声音,闻到了海风吹来的腥气。睁眼一看,哦,这是一处只有巴掌大窗户的牢房,巨石垒成,有十平米的大小。我的身下,铺的是干枯的棕叶。

    我可以判断出来,我被丢在大海上的某个岛屿囚牢里了。许凌锋真他妈能搞事,竟然能透过我和殷简枫在温莎城堡的安保系统,给我们食物里下毒。记得山娃也用过这样的手法,这种办法真他妈是屡试不爽啊!

    我站起来,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但已经走不出那个地方了。因为有大铁门,外锁的。我的手腕、脚踝上也上了锁链,另一端拴在地底的大铁柱上,是用大锁头锁的,但却是锁眼都被铁砂给堵住了。

    粗实的铁链,巨大的锁,我这瘦小的身材被彻底困死了。虎落平阳被犬欺,这等人生际遇我并不陌生,但这一次来得太让人绝望了。

    我咆哮了几声,外面没人理,于是也懒得咆哮了。

    坐在棕叶上,被冰冷的铁链拴着,我不由得想起了许、夏两家的恩恩怨怨来。

    如果说许、夏两家是世仇,这是一点也不假的。早在湖广填四川的时候,这仇恨就结下了。

    那时候,明末清初,四川境内因为战火涂炭,人口锐减得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大清为了恢复生产,便有了湖广填四川的举措。我夏家的老祖宗带着族人百口,大人老小不论,都被反绑着双手,在清兵的押解下,离开了夏家祖地,前往四川。所以,在四川,只要是那个时候移民而来的人,后代人近中老年,走路时总喜欢背着手,这是一种苦难的象征。

    起初,夏家是沿长江而上,再进入嘉陵江,最后到达长庆镇。那时候,长庆镇已经毁于战火,到处是破房烂屋,白骨累累无人问。有的地方,巨大的树木都从破房子里长出来了。

    嘉陵江边土地肥沃,夏家老祖宗看中了这块地方,于是率族人开始在镇上打扫一切,重建一切。

    二十年后,夏家把长庆镇创造得勃勃生机,欣欣向荣。而且发现了一口盐井,为官府熬起了盐,并且垄断了川东的盐业,这就做得家大业大了。

    就这个时候,从南方迁来的许家也到达了长庆镇。他们人口比较少,只有三十来人,原本有百多口子,但在路上病死了不少,还有逃跑被清兵杀死的。

    照理说,都是被朝廷下令背井离乡的人,大家应该相互帮助的,结果,却为了土地结下了仇恨。

    当许家人看到夏家人垦出来的良田良地,看到修复的漂亮房子,眼红了。当时许家人是在南方被清廷以强盗罪给罪贬过来的,骨子里的抢掠思想竟然一直未变。

    正当时,许家有个女子生得漂亮,被当时的果城府的知府大人纳为了小妾。就仗着这样的关系,许家人霸占了夏家人大半的田地和房舍、盐井。许家人利用女儿谋福利的传统,似乎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后来,夏家出了个儿子,读书考取了功名,任京官十年,回四川做了巡抚,这官在四川就是老大,二品封疆大吏呢!他这一回川上任,首先就收拾了许家一回,把原来的知府大人用贪污受贿的理由给罢免了,许家夺走的田地、房屋、盐井也拿回来了。

    许家人那时繁衍上百,全都迁到了长庆镇最偏远的山区去居住。

    许家人不服气,暗中使绊子,又用了美人计,诱惑了京中的一个小王爷。没两年,王爷撑腰,利用文字狱的机会,说夏家巡抚有反清复明的不忠之举,便把夏家巡抚给罢免了,下大狱,冤死狱中。

    王爷升原来的许家的知府野女婿为巡抚,这下子把夏家人搞惨了,所有的田地房产、盐井都给了许家人,夏家人去了最偏远的地方居住、生息。不过,没几年,盐井枯了。再后来遇上小地震,盐场的遗址都被掩埋了。

    又过了没几年,白莲教起义,许家人生了个毒计,诬告夏家人谋反,这搞得夏家被满门抄斩,只留了一男丁。这男丁便是我爷爷的太爷爷。

    朝廷有令,夏家从此以后,只能代代单传,生女则溺死,生儿则苟活。夏家在长庆镇,那是完全没有地位的。而许家呢,则是枝繁叶茂,发展越来越壮大,其中做官的子弟不少,家族里也产美女,在朝中那也是换成人脉很广。

    特别是当许家有一代美女成了皇妃的时候,那更是了不得了,许家那是要上天了的节奏。

    到我太爷爷的时候,长庆镇完全没有夏家人的立锥之地,他便离开了长庆镇,赴外地谋生。起初,太爷爷只是个帮成都府一大富人家赵老爷家赶马的,但生性老实忠厚,长得俊秀,赵家大小姐看上了他。当然,赵老爷是看不起太爷爷的,一顿乱棍打了,叫他滚,不许在成都府呆了!

    太爷爷也就只能滚,滚到哪里去呢,他自己都不知道。结果,他流落到了北方,正遇上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嘿,夏家人崛起了,许家人就倒了大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