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第六章 天养
    火山爆发,岩浆奔腾,又一次侵袭了这片土地,刚刚恢复的森林又一次毁灭了……

    一百年没有爆发的火山今天又一次爆发了,虽然没有百年前的恐怖,但是依旧不可小窥,火红的岩浆滚滚奔袭,吞噬了一块又一块的大地,毁灭了一片又一片的绿林……

    虽然岩浆的侵袭十分迅速,但是它还是让一个人逃脱了。

    莫刀站到远处看着火山的侵袭,岩浆已经占满了这片绿地,但是火山口却如同没有穷尽一般,不停的吐出更多的岩浆,或许是火山对于一百年内惹怒它的人十分憎恨,想把那个人找出来,然后用尽一切方法折磨那个人……

    莫刀站的比较远,这块地暂时还是安全的,虽然现在岩浆还没有侵袭而来,但是依旧逃不过火山的魔爪,这只是时间的问题,毕竟这已经距离火山很远很远了。

    所以莫刀看了一会儿,感受了大自然的能量之巨大之后就赶紧退走,再没有做一丝的逗留。

    莫刀头也不回的向前奔走,看他脚下的步伐,一步就可以迈出十几米,周边的树木都飞快的向后倒。

    ………………

    小孩依旧躺在那片没有被岩浆侵袭的大地上,绿油油的树木为小孩遮着天上巨大的太阳。

    小孩身上再没有闪烁出光芒,胸前的黑色玉佩被一条黑线牢牢的系在小孩脖颈上,也没有再闪烁出光芒,他们都安静的躺在那里。

    小孩细腻的皮肤,白里透红,胸前的黑玉更是衬托出了小孩羊脂玉般的皮肤。

    “呼”“呼”“呼”急促的呼吸从远方逐渐而近。

    莫刀正在努力跑着,看见绿油油的森林里出现一个白花花的东西,瞬间停下,袖筒里的薄刀也出现在了手里。

    莫刀反手紧紧的握住刀,躬着身体缓缓的移向白花花的地方。

    看着睡的十分香甜的小孩,莫刀把刀缓缓的放在小孩的脖颈出,挨着脖颈,也许是小孩肌肤吹弹可破,也许是薄刀锋利无比,亦或是莫刀用了力气,反正小孩脖颈处是出血了,鲜红的血液流在白嫩的皮肤上,不难让人相信如果莫刀再用力一点,小孩便会命丧黄泉。

    小孩白嫩的皮肤上流了几滴血,没有让人感到血腥,反而是一片唯美……

    莫刀收起了刀,看着眼前熟睡的小孩,转过身就准备走了,可是刚走一步之后又回过头看了看远处逼近的岩浆,又看了看熟睡的小孩。

    莫刀叹了口气,一把抱起小孩,然后开始飞奔。莫刀终究是不忍看见一个小小的生命就这样毁灭在岩浆中,他冰冷的心还是泛起了一丝涟漪……

    本来是莫刀一个人狂奔在这绿林里,现在变成莫刀抱着一个小孩奔跑在绿林里。

    小孩虽然还在沉睡,但是终归是一个活物,可以与莫刀相伴……

    莫刀本来就是一个杀手,一直孤独的生活在阴暗处,虽然有时候会开几句玩笑,但那都是太无趣了,以至于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一直孤独冷血的他,无论是干什么都是独自完成,身体都没有接触过活的生物,凡是接近他一米的活物都会被他一刀两断,现在怀中却抱着一个赤裸的五岁小孩,小孩身上的体温暖暖的,把他的身体都暖热了。

    莫刀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种怪怪的感觉……

    …………………………

    终于看到了大路,绿林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绿林前面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上刻着的禁林两个大字在大路上也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

    莫刀抱着的小孩不再赤裸。

    刚才奔跑的路上莫刀碰见了一只灵狐,一刀了断了灵狐的性命,用那薄如蝉翼的小刀剥下狐狸皮,在河中洗了洗,甩干披在小孩的身上。

    大路上的人比较的多,莫刀抱着小孩往前走着,心里盘算着把小孩如何处理。

    走着走着就接近了城市,这城市有高高的城墙围着,城墙上站着一个个穿着银色铠甲的士兵,城门入口处也站着六个士兵,看着过往的人群。

    在路上小孩就醒了,迷茫的看着抱着自己的莫刀。

    “小孩,你家在哪?”看见小孩醒了,从来没有交际的莫刀直接问了小孩的家,没有关心,没有柔情。

    小孩依旧迷茫的看着莫刀,呆呆的摇了摇头。

    “呃”看见小孩这样的表情,莫刀一下无奈了。

    走在城里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叫卖声,有酒家的酒铺,有客栈的小二……四处都是人,好不热闹。

    走到一处隐秘的地方,莫刀把小孩放到地上“你先在这待着,我去买点东西。”

    说完莫刀就准备走了,可是却感觉到小孩拉着他的衣物,莫刀看着小孩说:“没事,你在这待着,我一会就回来。”

    “你不想要我吗?想要丢掉我吗?”小孩眨着宝石一般的眼睛,天真的看着一脸欺骗的莫刀。

    莫刀本来的想法就是把小孩丢在这儿,自己孤身离去,没想到小孩竟然知道自己的想法。

    “没有,没有,我怎么能不要你呢,只是我要买些东西,带着你有些麻烦。”

    “没事的,叔叔,我不会要什么的,也不会给叔叔带来麻烦,叔叔不要丢下我。”小孩紧紧的拉着莫刀的衣角。

    ………………

    夕阳西下,往西方走着的莫刀和小孩的身影被夕阳越拉越长,莫刀和小孩僵持了一天,莫刀败了,败的十分彻底……

    “叔叔,家远吗?”小孩昂头询问着莫刀。

    “叔叔,家里大吗?”小孩又一次问到。

    “叔叔,你怎么不说话?”小孩继续问着。

    “叔叔,你的脸怎么变得这么青,是不是生病了?”小孩执着的问着。

    …………

    …………

    …………

    在一片破旧的茅草屋前面,莫刀牵着小孩的手停了下来。

    莫刀指着茅屋说“这就是我的房屋,现在睡觉”

    说完,莫刀就冷着脸走进了茅屋,没搭理站在那里惊讶的不成样子的小孩。

    ………………

    一夜无话,小孩最后还是走进了破旧的茅屋……

    天边开始泛白,莫刀早早的起来开始训练,身上背起一块大青石,开始在茅屋前蹲蹲跳跳。

    在莫刀背青石的时候小孩就醒了,现在正蹲在地上看着莫刀锻炼。

    两个时辰过去了,天已经完全的亮了,莫刀终于训练完了。

    看着走进的莫刀,小孩露出崇拜的目光,小孩子们都是比较喜欢那些捉拿坏人的高手,小孩自然也不例外。

    “叔叔,你真厉害!”小孩认真的说道。

    莫刀没有看小孩,径直走向屋里。

    小孩不死心,又道:“叔叔,你累吗?我去给你打盆水,你洗洗”

    说完小孩就拿起门后的木盆去打水了。

    一夜的时间使小孩熟悉了这里的一切,还找到了一件莫刀的旧衣,现在身上就穿着那件旧衣。

    小孩打了满满的一盆水,满的都洒到了身上,本来十分大的衣服被水洒了之后全贴在了身上。

    小孩把盆放在莫刀的脚下“叔叔,你快洗洗。”

    莫刀还没有被人这么伺候过,以前一直是一个人,什么都是自己做,哪有人给自己打水,一瞬间,莫刀都愣住了……

    洗过脸之后的莫刀对小孩不再那么冷漠了,还做了早饭给两人吃。

    “小孩,你叫什么?”莫刀依旧是直刀直入。

    “嗯,嗯”小孩憋红了脸,嗯了一大会儿,终究是没有说出个名字。

    “想不起来就算了,以后我们就一起过日子,你跟我姓,就叫莫天养吧。”莫刀好想还是挺有知识的,给小孩起了一个名字。

    小孩高兴的看着给自己起名字的莫刀“叔叔,以后我就有名了,你要叫我天养,呵呵,呵呵”

    “天养,不要笑了,吃饭吧。”莫刀看着不停笑着的莫天养说道。

    “叔叔,要不你给我教功夫吧,我学会了可以保护叔叔。”莫天养停下了笑,抱着莫刀的胳膊摇晃着。

    “修炼?那很苦也很枯燥的,你受不了的。”莫刀当即就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没事的,我可以坚持的,再说,有叔叔的陪伴,我才不会觉得枯燥。”莫天养坚持的说道。

    “你一定要练?”莫刀质疑的问着。

    “嗯,我要保护叔叔,我要打坏人。”莫天养依旧坚持的说着

    “行,那下午你陪我去后山转转。”莫刀还是不想让莫天养修炼,也不相信莫天养能坚持下来。

    下午,莫天养跟在莫刀的屁股后面,走在杂草丛生的后山。

    莫刀看着亦步亦趋的跟在屁股后面的莫天养,然后突然加速向前走去,一下就把莫天养抛在了身后。

    莫天养看着走快的莫刀,一下跟不住了,所以撒起脚丫子就追。五岁大的小孩在山上奔跑着,累的满头大汗都没有停下来,看着就让人心痛。

    跑着跑着莫天养看见站在悬崖边的莫刀,就跑到莫刀跟前。

    “天养,不错呀,以后我就好好训练你了!”莫刀看着满头大汗的莫天养,笑呵呵的说道。

    “莫叔,你这是考验我啊?”莫天养看着笑呵呵的莫刀问道。

    “是呀,修炼是需要大毅力,大勇气的,你想修炼,那么必须要有这两样,所以我得考验考验你。”莫刀看着询问的莫天养说道。

    “现在,你通过我的考验,明天开始正式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