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第十章 征兵
    飞沙走石,一套不是十分厉害的拳法被打的虎虎生风。一时间四周灰尘飞扬,甚至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小碎石,而人影此时已经是大汗淋漓。

    把莫刀传给自己的拳法打了三遍,雷昊已经是没有了力气,但是他还是觉得不满意。虽然说这套拳法是很厉害的,但是在对战中总是用这些就略显单调了。

    再说,如果打来打去的总是那么几招,那么会被敌人把握住规律,然后一击而破。

    所以说,雷昊对只会这一套拳法而且没有任何对战经验的他没有一丝的信心。

    看着远处的城墙,他明白自己必须抓紧这次的机会,要不然就要多耽搁一年了。

    他握了握拳头,然后冲着远处的城墙扬了扬,说道:“我会努力的!”

    …………

    城中,东城门,两队士兵现在城门下,在士兵的前面是三十个穿着银色铠甲的的士兵,不过这三十个士兵不是那些普通士兵,他们都是兵中王者,而在他们铠甲的肩膀处就刻着两朵金花。他们是千夫长,在军中的地位只比统领低,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攒着真正的兵权,每个人都能调动属于自己的千人分队。并且他们都是王级高手,在军中他们有很高的威信,毕竟铁血战士都是比较崇尚强大和力量的。

    今天他们奉命前来统计征兵人数,以前都是小兵做这些事情的,而因为银鬼大人的出现和重视,他们今年都是亲自提笔统计。虽然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是他们还是在认真统计,毕竟银鬼大人的名号还是有些作用的。

    他们一个个的坐在桌子后面,看着桌子前面的人山人海皱着眉头。

    “这得弄到什么时候啊?”他们忽然有着同情每年办这些事情的人了。

    千夫长中的一个忽然站了起来,这位千夫长看起来没有军人的铁血和纪律,一张略显帅气而又年轻的脸庞和消瘦的身体怎么也使人联系不到军人两个字。

    站起来的千夫长看着眼前的人群有礼貌的说了一句大家先等一等就转身向站着的士兵走去,人群中站在第一位的那个人一下就愣住了,以往这些军人拽的跟大爷似的,今天竟然这么和气。

    其实不止是第一个人愣住了,四周凡是听到的人都愣住了,当兵的有这么好吗?

    那消瘦的千夫长个头有个一米七八,他走到士兵前面说道:“去把第三千人队的百夫长全部叫来,再让他们各自带几个机灵点的人来,去吧。就说是我同舟说的。”

    作为第三千人队的千夫长同舟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他不仅有着神王级的实力,而且手下的十名百夫长里还有三名是神王级高手。以至于他的千人队一直是位列全军第三。

    而位列第一和第二的千人队不是因为实力高于同舟才站在同舟之上,而是因为第一和第二千人队的千夫长是银神众众徒,作为众徒的第一第二千夫长的地位是高于在军中挥洒青春的士兵的。所以他们没人手里都有银神众赐下的王兵,以至于虽然每次同舟都是费尽全力,但是依然不能打败他们。

    他们只是来军中镀金来的。

    士兵看着眼前的千夫长说了一个是,便去叫人了,不一会儿一群士兵急速的跑来。

    “长官,第三千人队报道。”在军中的纪律性是十分严格的。

    但是同舟却是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每人搬一张桌子,坐到这前面给我统计人数。”

    “是,长官。”来的这群士兵最少有四五十人,很快那三十张桌子旁边稍后一点的地方就新添了四五十张桌子。

    同舟看了看眼前的人群指着新添的桌子说道:“诸位可以来这边,这边也可以报名。”

    四周的人看了看就一哄而上,围住了新添的桌子。

    “同大人,你这头脑就是比我们聪明,这办法好,我也效仿效仿,哈哈哈……” 只见一个皮肤黝黑,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看着同舟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他同样吩咐身后的士兵去叫他的人了。

    有看顺眼的,肯定也有看不顺眼的,人在江湖,不可能没有一个敌人的。

    “哼,只会投机取巧的东西。”在最中间的帅气年轻男子不屑的说道。

    刚才的络腮胡子看见说话的年轻男子之后给同舟耸了耸肩就坐下了,而同舟只是笑了笑也坐了下来,开始继续统计人数。

    从年轻男子憋红的脸上不难看出他的愤怒,自己卯足力气发出的一拳仿佛打到了一团棉花上了,轻飘飘的,没有对敌人造成一丝麻烦。

    男子是第一千人队的千夫长,来自银神众众徒,在众地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可是到了这儿以后,总是被同舟践踏着尊严,要是没有那银神众所赐的王兵,那他的尊严早都不再了,今天抓住机会侮辱同舟一次,没想到竟然一拳打空了,气的男子都快吐血了,但是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能太过分,所以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同舟就坐下了。

    雷昊在队伍中间,平凡的相貌和平庸的实力使他在人群中完全隐藏了起来。

    看着前面越来越少的人,雷昊一颗平常的心也被抓了起来,狠狠的跳动着,这是他第一次干这种事,心里的紧张还是十分浓郁的。

    “姓名,年龄,阶层”坐在桌子后面的同舟头也没有抬的吐出了三个词语。

    雷昊看着眼前的军官,心跳动的越来越快了,眼前的军官长的挺消瘦的,但是就是那消瘦的身体给了雷昊无穷的压力,雷昊愣了愣,没有说话。

    军官抬起头看着雷昊,笑了笑,又道:“你叫什么?多大了?现在是什么修为?”

    军官的笑容一下就打破了雷昊紧张的心情,“我叫雷昊,今年十六,练魂初阶。”

    “初阶?我看你年龄还小,回去在修炼一年,明年再来吧。”军官没有在纸上写雷昊的名字,反而是劝着雷昊,“参加征兵的人大多都是练魂二阶和三阶,你这种初阶的是没有希望的,我看你还年轻,劝你回去修炼到二阶再来吧。”

    看着同舟,雷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显然是他没有想到同舟会劝他。

    “没事,没事,我就当一次历练了。”雷昊紧张的摆了摆手。

    “那好,明天早晨在东门三十里外的凌云山下。”看着坚持的雷昊,同舟在纸上写下了雷昊的姓名、年龄和修为。

    十六岁的练魂初阶,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势力的弟子,但是在他们这二级城市的护城兵看来还是可以的。

    “谢谢。”雷昊看见他的名字写上了,看着军官道了声谢就走了。

    报名的人依旧没有减少,天上的太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都没有把这些人赶走。

    人们都知道报名的时间只有这么一天,今天报不了名就又需要等一年了。所以人们都在坚持着,等待着。

    在这些大兵面前,人们都显得小心翼翼的,仿佛是害怕惹怒这些大兵,故而虽然东城门口的人很多,但是依旧有着很好的纪律,没有人敢闹事,没有人敢出头。

    太阳西去,月亮已经悬挂在空中很久了,只是太阳的光芒一直遮盖着月亮。

    雷昊已经回去了很久了,在后山上已经打了一遍又一遍的拳法,但是东城门口的人依旧很多,但是已经没有了中午的密集,千夫长和那些士兵们还是很努力的。

    “快了,就快轮到我了。”在人群中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男子脸露兴奋的说道。

    任谁在骄阳下从凌晨等到黑夜,现在看见希望就在眼前都会露出笑容。

    到那青衣男子了,在青衣男子身前的是白天侮辱同舟的青年人。

    “好了,剩余的人赶紧滚吧,不要了,明年再来。”青年人瞟了一眼并不是太多的人群,今天同舟的表现使他十分愤怒,他压抑了一天,现在终于压制不住了,把气全撒在应征的人身上。

    “大,大人,行行好啊,这,这是我最,最后的机会了,明,明年就不,不能应征了。”青年人面前的青衣男子颤颤巍巍的说着。

    “呵,你没听见我说的吗?找死啊!”看见有人敢违背自己的话,青年人当即就愤怒了,一把抓起青衣男子的衣领。

    “说话啊,你想死吗?”青衣男子被青年人抓住衣领,吓得不敢说话。

    “不说话是吧,那就是默认了啊,我送你一程。”青年人胳膊抬起,伸出食指和中指,双指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白光,然后对着青衣男子的脑袋狠狠的插去。

    青衣男子都吓哭了,他怎么这么倒霉,来这里报名竟然要丢掉性命,自己的嘴太贱了,以后再也不说话了,以后?自己还会有以后吗?

    青衣男子还在幻想中,泛着白光的双指已经被人挡住了,都已经挨住他的脑袋了,在深入一点他就要一命呜呼了。

    同舟在旁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眼看着手指就要插入那人脑袋了,同舟单脚跺地,身体向前奔去。

    也多亏同舟和那青年人离得不远,所以才赶得及在刺入青衣男子脑袋之前阻止青年人。

    看着抓住自己手腕的同舟,青年人眼中冒出了怒火:“你敢阻止我?!”

    “银鬼大人说了,不许欺负平民百姓。”同舟看着怒火中烧的青年人淡淡说了一句,然后放开了青年人的手腕。

    “你用银鬼大人压我?”听到银鬼大人四个字,青年人从愤怒中转醒,多亏没有杀这个人,要不然银鬼大人还不弄死他,以儆效尤。

    “没有,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同舟没有看青年人,而是去扶起早都吓得躺在地上的青衣男子。

    “来我这边吧,我来给你记录。”同舟看着青衣男子就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自己也是这样一步一步的爬上来的。

    征兵,报名,争夺,战斗,修炼……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同舟能理解这群最基层人的心情,想要出人头地,有没有惊人天资,那么就只有征兵这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