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第十一章 初战
    东边开始放亮,凌云山下已经站满了人,密密麻麻的,少说也有好几万。

    凌云山之所以叫凌云山,那是因为山十分的高,高的都插进了云霄,在山下是看不到山顶的,山顶都被云雾遮住了,所以大家都叫它凌云山。

    在人群前面是一个穿着银袍的中年男子和许许多多穿着银色铠甲的士兵,而在士兵身上穿着的铠甲的胸口处都有一个鬼字。

    三个穿着银色铠甲的人紧跟在银袍男子的后边,他们的铠甲一看都比旁边士兵的好的多,而在他们铠甲的肩上有三朵金花。

    这三个人后边紧跟着的是三十个肩上有两朵金花的银色铠甲士兵,这三十个士兵身上的铠甲看起来虽然没有那三人的好,但是比起更后边那些士兵要好的多了。

    “大统领,你看今年能招到多少人?”前边的银袍男子看着身旁穿着银色铠甲的男子问道。

    “银鬼大人,属下觉得现在的人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以前参加的全部是练魂三阶的,有时候甚至还有神主级的,可是现在,不仅没有神主级的,连练魂初阶的也来凑热闹了。”前面那个银袍男子赫然便是银神众的众主银鬼,而说过的正是杀死莫刀的大统领。

    “呵呵,看起来你对这事还挺耿耿于怀的,看开些吧,这样你在修炼上才会有更高的进境。”银鬼看起来对自己的军队全然不在意,还反过来安慰了大统领。

    “谢谢大人指点。”大统领听了这话瞬间恍然大悟,赶紧对银鬼拱手道谢。

    银鬼随意的摆了摆手,没有再说话,而是把头扭向那黑压压的人群。

    “大家安静点。”银鬼对着人群说道。

    本来吵杂的人群一下都安静了,人们全都看向银鬼。对于好几万的人来说,银鬼的声音不大,但却瞬间在在场的所有人脑海里响起。

    出手便是不凡,银鬼一声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所有人都看向银鬼,银鬼身上原力波动,身体缓缓的浮起,一会儿之后便飞了五丈高,漂浮在所有人的头顶,俯视着人群。

    银鬼看着仰视自己的人们说道:“参加征兵的修士们,我是银鬼城城主银鬼,今天为大家主持比试,希望大家努力争取。”

    漂浮在空中的银鬼俯视这一群人,看着这一群人羡慕和敬仰的眼神。

    “今年征兵和往年一样,大家先爬凌云山,前一千名为初级入选者,在凌云山的山顶有一个签桶,前一千名修士爬上山顶后每人从中抽取一个蜡丸,蜡丸中写着同样编号的两人对战,对战完后,剩余的五百人便是今年的新兵了。”银鬼说着比赛的规则。

    人群开始嘈杂了,“今年只要五百个!这一下减少了一半。”

    “今年怎么这么少!”

    确实,好几万人中挑选五百个,竞争太激烈了,雷昊看着四周虽然嘴上抱怨但是依旧斗志昂扬的人群,握了握拳头。

    人群声音逐渐弱下。

    “比赛期间不准打斗,我会在沿途布下士兵,要是有人为了争夺前一千而伤害他人,我会严惩的。”

    “现在比赛开始!”银鬼宣布了比赛的开始,然后对着山顶飞去。

    在地上看着银鬼的大统领等人也跟随银鬼向上飞去,而留下的三十个千夫长开始布置士兵。

    “第一千人队往上走,驻扎山顶。”

    “第二千人队跟随第一千人队。”

    “第三千人队往山顶走,驻扎山腰。”

    …………

    …………

    “第三十千人队原地散开。”

    三十个千人队的千夫长把士兵们都布置好,最后留下的第三十千人队的千夫长看着蠢蠢欲动的人群,说道:“比赛开始!”

    四周的人们都在等待着这一句话,现在这话一出,原本安静的人群仿佛惊醒的野兽,冲着山脉冲去,黑压压的一大片。

    每个人都在飞奔着,有的人一不小心摔倒了,后边的人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一脚踏在倒地之人的头上,肩上,肚子上,腿上,然后继续向前飞奔,完全没有估计他人的死活。而更后边的人前赴后继,活活把倒地的人踏死。

    雷昊也在飞奔着,不过他却是跑在最后,没有一丝的危险。

    不是他不想跑在前面,而是前面的人太多了,完全没有间隙叫他插,他也想跑在前面,不过由于站的比较远,所以输了起跑线。

    看着遥遥领先的那些人,雷昊苦笑着摇了摇头。

    人群逐渐爬上了山,开始稀疏了。

    开始的时候,人群是沿着大路往山上跑,只有一条路,人都在路上,人比较多,最后到了山上,那么大的山,最起码有千百条通向山顶的路,所以人群开始稀疏了。

    雷昊也到了山上,随意选了一条向上的路就开始爬山了。

    凌云山的底部和腰部是比较安全和平坦的,雷昊一路上爬的不是十分辛苦,毕竟他天天爬后山呢,虽说后山没有凌云山高,但是后山比凌云山险多了。

    到了凌云山的颈部,雷昊眼睛瞪的圆溜圆溜的。

    在颈部,原本稀疏的人开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从山底而来。

    雷昊看着眼前的景象,不得不承认,凌云山不愧敢叫凌云。

    凌云山开始的时候是比较平坦的,但是到了颈部,那悬崖峭壁叫人望尘莫及,山峰完全是九十度,垂直而下,犹如一个直插云霄的棍子,看不见的顶。

    这才是真正的山,矗立在云间,只有山壁那凸起的石块和长出的树枝才让人看到了一丝希望。

    已经有人开始爬了,但是只有一两个,别的人看着危险的山峰犹豫着。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爬山了,雷昊依然犹豫着,这要是掉下来还不得摔成肉末了。

    “啊……”雷昊还在想肉末的时候,一个人从天而降,重重的摔在了他的面前,一下摔的粉碎,身体完全成了肉酱,而且还溅了他一衣服的血。

    看着衣服上的血,再看看地上的碎肉,雷昊头也不回的下山了。

    刚走了两步,雷昊手指触及到了腰间的残刀,想起了胸前有鬼字的银色铠甲,狠狠的咬了咬下嘴唇,又转头往山峰走去。

    山峰下的碎肉团越来越多了,雷昊咬着嘴唇越过肉团开始爬山。

    在雷昊旁边的是一个和雷昊一般大的小伙子。

    山峰下面的石头是比较多的,所以他们两个爬的比较轻松。

    “兄弟,你是哪个村的?”雷昊旁边的小伙子看着雷昊问道。

    “我是后山村的,你呢?”雷昊想了想离后山比较近的后山村,然后说了出来。

    “我是银鬼城的,家在银鬼城西区的贫民区。”小伙子一点都不在意的说道。

    雷昊看了看小伙子,没有说话。他知道,贫民区是全城最乱最脏最穷的地方,在那里生存的人无不无时无刻的想着出人头地,那里的人都是疯子。

    “不要那样看着我,虽然西区的人都被称为西疯子,但是我不是哦,我很正常的。”

    确实,西区的人都是疯子,心理都比较阴暗,现在出来一个如此健谈的,如此阳光的人,太不容易了。

    听了小伙子的话之后,雷昊仿佛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这我就放下心了。”

    小伙子看了看雷昊,笑了笑,没再说话,专心爬山。

    雷昊的境界没有那小伙子高,所以小伙子和雷昊逐渐拉开距离,爬到了雷昊上方,然后继续往上爬,再没有和雷昊一起。

    忽然,小伙子一个不小心,没有抓紧,从上面掉了下来。

    雷昊看见小伙子掉了下来,想也没想就伸出手拉去。

    小伙子看见雷昊的胳膊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赶紧一把抓去。

    雷昊抓住了小伙子,把小伙子拉了上来。

    “谢了。”小伙子一脸感激的道谢着。

    “没事,继续爬吧,希望我们还是前一千。”

    ………………

    逐渐看见了山顶,雷昊咬了咬牙,用尽全力爬上山顶。

    “到山顶的去那边抽蜡丸。”雷昊刚爬上山顶就有一个穿银色铠甲的士兵指着一个大坛子冷冷的说道。

    累的跟死狗一样的雷昊从地上爬起,来到坛子边,拿出了一个蜡丸,捏碎,里面有个纸丸,弄平纸丸,上面写了一个数字“二十三”

    “兄弟,我是三百一十二,你是多少?”刚才那小伙子有跑到雷昊旁边看着雷昊的纸条。

    “二十三?!这么早,兄弟你太倒霉了,你看我,三百一十二,对战绝对在后面,可以修养好再战,你太倒霉了,刚爬山,还不能休息好就要对战了。”小伙子一脸的幸灾乐祸,仿佛已经看到了雷昊的淘汰。

    雷昊看着手里的纸条,嘴角抽了抽,然后坐在地上恢复力气。

    一会儿之后,银鬼和三大统领从天而降,而那三十位千夫长也从山底上来了。

    “一千名已经全了,现在开始比武,自己觉得休息好的就开始比赛,比赛由三十位千夫长主持,一次可以战三十场。”银鬼从天上落了下来,看着山顶的一千人,在地上坐着的坐着,在那里站着的站着,躺在地上的躺在地上。

    “我是三百一十二,谁是我的对手?”听了银鬼的话,当即就有一名大汉站出来宣战。

    大汉身高八尺,一双铜铃大眼,看起来十分霸道,现在山顶中间宣战着。

    刚才还说雷昊倒霉的小伙子轱辘一下从地上爬起,看着那精力旺盛的大汉苦笑着,然后又回头看了看想笑不敢笑的雷昊。

    显然,在银鬼面前人们都不敢放肆。

    撇着嘴,小伙子走上前去了“死大个子,精力旺盛找母猪去,在这发什么疯!”

    看见走上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个头还不到自己肩膀上,大汉好心的说道:“行了,你不要上来了,免得我揍你。”

    “嗯?”小伙子惊讶了,有人敢这么说。小伙子刚准备还嘴,眼睛瞟向银鬼那边,又生生把嘴边的话语吞下了肚子。

    片刻之后,小伙子单脚踏在大汉身上说道:“只会吹牛。”

    “陈华胜。”一位千夫长宣布了对战结果。

    小伙子从上面走了下来,看着雷昊说道:“怎么样,牛吧!哈哈哈,不要崇拜。”

    雷昊看着眼前的陈华,心里深深的震惊,这家伙太灵活了。

    随着一场比赛的落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战了。

    “一号,谁是一号?”

    “三百三十六,来这比试”

    …………

    “我是二十三,谁来与我比试”

    终于,轮到了雷昊,雷昊从地上起来,看着嚷嚷着二十三的家伙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