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第二十八章 死
    空中一把白色小巧灵剑拖着长长的尾巴对着远处射去,目标正是那顶着灵力盾牌的陈华,此刻的陈华已经停了下来,现在站在远处举起手里的盾牌,准备抵挡灵剑。

    而这白色灵剑也是相当迅速,眨眼间就到了陈华的眼前,攻击到了那盾牌上。

    “嘭”

    爆炸声在这一刻响了起来,白光闪烁,又一次刺痛了众人的眼睛,众人紧闭双眼不敢向爆炸的中心看去,而处于爆炸中心的陈华此刻正在驾驭着灵力盾牌努力的抵挡着那白色灵剑,这会儿白色灵剑都把盾牌刺出了裂纹。

    白色灵剑的威力也是相当强悍,转眼间就把那陈华用尽全身灵力所凝聚的盾牌刺出裂纹了,估计这一会儿就会把盾牌刺穿,直接把陈华分成两半。

    而围观的人这会都眯着眼睛不敢往里看,但是却有两个人是例外,没错,他们正是石岩和同舟,作为王级的高手,这一点的光芒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他们是场中把比赛从头到尾一点都没有错过的仅有的两人,他们看到了光芒里的情景,看到了白色灵剑把那盾牌快要刺穿的情景。

    石岩嘴角上扬,眼看就要达到目的了,他没有理由不高兴,这一下不仅银鬼交待的任务完成了,而且还把同舟狠狠的教训了一把,看他等会怎么淡定。

    石岩是高兴的,同舟可是高兴不起来,在自己家门口撒野同舟能忍,在自己家里撒野同舟也能忍,但是要伤害自己的家人这就是同舟不能忍的,身上灵力暴起,同舟准备上去救陈华,他十分清楚这瞬灵剑的厉害,所以他明白陈华是挡不住的,这也是他让陈华躲避的原因。

    正在紧要关头,石岩当然是对同舟也打起十万分的精神以防同舟暴起救人,所以在同舟暴起灵力的时候石岩也是瞬间暴起灵力,这可不能功亏一篑。

    “同舟,你这是要干扰比赛啊,你一个千夫长还要不要脸了?”石岩先发制人,直接就质问同舟。

    “我们认输,你让我先救人,元祥根本就不能完全掌控瞬灵剑,这样下去陈华会死的!”同舟也是有些心急了,为了救人直接就认输了。

    “认输?你是不能代替比赛者的,你让他亲口认输啊,再说了,谁说元祥不能完全控制那瞬灵剑了,是你看见了还是谁看见了。”石岩又拿出他那一副无赖的样子,死死的缠住同舟,就是不让同舟救人去。

    在他们争斗的时候,那白色灵剑已经深深刺入盾牌里了,估计下一刻就是陈华的身体里,也多亏陈华把盾牌做的那么厚才能挡住这么一会儿,在盾牌后面的陈华没有一丝的害怕,脸上却是有一份纠结。

    其实陈华也是神主高阶,但是他到达神主高阶的灵力是阴灵力,属于魔派的功法,要是现在调动起来运用肯定会被同舟和石岩发现的,然后被光明正大的击杀,不调动自己就会有危险,有可能受重伤,所以他纠结啊,到底用不用!

    在陈华的心里他认为元祥是不敢杀他的,顶多是重伤他,还有就是陈华对同舟还是非常信任的,要是元祥敢杀他,同舟肯定会阻止的,只是他没有想到元祥还真是抱着杀他的想法战斗的,而且他还忽略了十分重要的一个人——石岩。

    就在他还在犹豫的时候,灵剑终于穿透了盾牌,也多亏这盾牌,这时的灵剑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二,已经没有力量把陈华一分两半了,但是灵剑依旧是从陈华心脏上穿透了过去,直接把胸口穿出一个窟窿。

    胸口一痛,陈华低头一看,露出一脸的不相信,抬头看了看还在狂笑的元祥他倒了下去,不过倒下去的他还是不甘心,同舟没有来,扭头看了看那边,同舟被石岩紧紧的挡着。

    白色光芒散尽,围观的赶紧向场中望去,众人都想知道这一次强强碰撞的结果,都想知道元祥那个灵技的威力,而元祥的灵技也是不失所望,因为众人都看到了场中的场景,元祥站在那里狂笑着,陈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雷昊自然也不例外,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相对于围观众人的平淡雷昊就比较心急了,直接就往那边跑去,陈华作为雷昊重生之后的第一个朋友,雷昊还是比较珍惜的,而且这几十天的接触陈华还帮了雷昊不少的忙,不仅陪雷昊练习格斗技术,而且有时还会指点一下雷昊修炼的功法。

    跑到陈华的身边,雷昊一下眼睛就瞪直了,陈华躺在一片血泊之中,一脸的痛苦,双手紧紧的捂在胸口上,但是却依然挡不住鲜血的流淌,甚至都遮不住失去心脏后留下的窟窿,眼神呆呆的看着上空漂浮着的云彩。

    “陈华。”雷昊一下扑倒陈华的身边大吼着,摇晃着陈华。

    可能是雷昊的叫声起了作用,也可能是雷昊摇晃他使他感到了疼痛,陈华的眼睛瞳孔缩小,逐渐出现一丝丝的神采,然后看了看摇晃着自己的雷昊,虚弱的说道:“别,别晃了,再晃我就断,断气了。”

    看见陈华回过神来,雷昊也不晃了,只是看着怀里的陈华,但是雷昊突然身躯一振,想到了一个很不好很不好的词语,回光返照!陈华这是回光返照!

    虽说神主级就已经用灵力填充五脏了,但是失去了五脏之首的心脏,陈华估计是要没命了,因为那只是用灵力填充了五脏而不是炼化五脏,而据说只要炼化五脏那即便是失去五脏也没关系,用灵力依旧可以修补,但是陈华显然只是填充而不是炼化。

    陈华冲着雷昊先笑了笑才说道:“你是我、我这一生唯一的一、一个朋友,我有、有事给你说、说……”

    “说什么呀?你闭嘴,保留力气等同舟来救你!”雷昊看着眼前快没气交待着后事的陈华焦急的说道。

    “你别、别说话,听我、我说,我知道自、自己的状态,你、你听我说,这戒指里有、有我的一切财、财产和修、修炼资源,你拿、拿好他,不、不要给我报、报仇,这是光、光明正大的输、输了,所以你、你不要记、记恨他们,还有、有,我给你两、两句忠告,第一个是、是做事千、千万不要犹、犹豫,而且要、要有几个可以保、保命的底牌,第二是不要等、等待他人的救、救助,自己要有、有强大的实、实力。”说完这些陈华把手上的白色戒指给了雷昊,对着雷昊笑了笑就闭上了眼睛,身体逐渐失去力气。

    “陈华。”

    陈华死了,但是他把他的一切都交给了雷昊,并且是无私的,他并没有要求雷昊给他报仇,甚至自己还劝雷昊不要给他报仇,这是怎样的一个人,阳光,开朗,无私,肯替他人着想,这样的朋友雷昊又有什么理由不交呢!虽说一切都迟了,但是雷昊还是紧紧的握住陈华的手,感受着最后一丝温度的流逝。

    甚至雷昊都开始痛恨自己,要是自己把那御龟术也让陈华修炼,或许现在陈华也不是这样了,要是自己可以悄悄破坏一下军规,陈华也不至于死去,这一刻说什么都迟了,陈华到死都没有提雷昊不给自己那御龟术事情,他没有怨恨雷昊也没有骂雷昊,反而是把自己的所有交给了雷昊,这使得雷昊这个轮回百次看惯生死的人都流出了一滴泪水。

    不是说雷昊不够坚强,不是说雷昊不够男人,这滴泪水是为友情而流,为陈华的无私而流,这滴泪水祭奠了一段不是很长的但是却是很真的感情。

    远处,同舟听到雷昊的吼叫和后来的沉默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这一刻同舟反而更加的冷淡了,没有一丝的愤怒和伤心,只是冷淡的对着石岩说道:“赢了,就请回吧”

    在一旁的断玄也明白了所发生的事情,这会儿也是一阵失魂落魄,他针对陈华并不是说他真的讨厌陈华,他针对陈华这反而是对陈华的一种关心和喜爱,对于这种天赋好,开朗活泼的人,他们往往可以得到更多人的喜爱和接待,断玄也不例外,他也是喜欢这种开心果型的陈华,但是正是他的关心和喜爱害死了陈华,正是他的针对害死了陈华,要是他同意给陈华灵技,那么这会儿躺下的就不知该是谁了,要是他默许陈华修行雷昊的御龟术那更是谁赢谁输两知了,但是他那时却多嘴了一句,直接导致了陈华的死亡。

    陈华的死亡使练兵场上多出了两个后悔的人,一个高兴的人,一个冷淡的人,还有一个不太高兴的人,这个人便是石岩。

    石岩来这里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完成银鬼交待的任务,一个是想看看愤怒的同舟的模样,第一个目的顺利达成使他心里轻松了一大截,但是第二个目的却没有达到,同舟使他失望了,同舟没有愤怒有的只是冷淡,而没有看到同舟愤怒的他看到了同舟的冷淡之后却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