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第四十九章 大仇
    “我问你一点事情。” 雷昊盯着同舟半天终于蹦出了一句话。

    此时他们已经远离那个洞穴,走在蟒山的森林里。

    铁褚依旧是耷拉着脸,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同舟和雷昊说着话,给雷昊安排以后的事,他一直建议雷昊去血神殿那里躲避的。

    “你问,知无不答。”眼看着发了半天呆的雷昊有了声响,同舟赶紧回答。

    雷昊抬起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住同舟,道:“你知道莫刀吗?”

    “莫刀!”听到这个名字同舟明显身体颤抖了一下。

    深吸一口冷气,同舟说道:“银神众众地内第一杀手,皇级高阶的实力,一手残刀使的是心手相应,不过一年前被银鬼亲自下令,三大统领亲自带队杀了,好像带领的队伍就是石岩的队伍,你问这个?”

    “莫刀和我是朋友,他是我的救命恩人。”雷昊道,“他是被银鬼亲自下令,被三大统领亲自带队杀死的?为什么?”

    同舟瞪大眼睛看了看雷昊,道:“你竟然和莫刀是朋友!”

    “据说银鬼下令是活捉莫刀,不过莫刀反抗激烈,被大统领杀了,本来大统领顶多色莫刀不相上下,但是莫刀好像是有旧伤在身被打败杀死的,原因好像是莫刀杀了银神众老三银星的手下,银星叫银鬼给他报仇的,不过依我看来,原因只有一个,银鬼想要莫刀的残刀,残刀薄如蝉翼,长八寸,宽两指,有着杀人不滴血,杀人无影踪之称,据说残刀是神魔城的三宝之一。”

    “意思是大统领杀死莫刀的,是银鬼下令的,跟去的有其他两个统领和石岩的队伍。”雷昊紧握拳头说道,“而且是因为银鬼想要残刀!”

    同舟看着怒气冲天的雷昊点了点头,“不过他们好像没得到残刀。”

    深吸一口气,雷昊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左手抬起,用大拇指摩擦了几下戴在无名指的纳戒,然后笑着喃呢道:“能得到残刀就怪了。这仇结大了,呵呵……”

    “你要报仇?杀统领?”同舟看着冷笑的雷昊问道。

    雷昊依旧冷笑道:“我还要杀银鬼!”

    斩钉截铁的回答是如此的有力,一时间把同舟的脑袋都镇的昏昏沉沉的,这是要翻天的节奏,不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银鬼实力很强的,而且银鬼头上还有银神!杀了银鬼必然会引出银神!”同舟给雷昊提醒道。

    “大不了把银神众这个势力拆了!”雷昊又是语出惊人。

    一脸自信的雷昊,身上洋溢出阵阵灵力。

    同舟道:“那你做好吃苦的准备吧,我再给你加一把火,陈华是因为银鬼死的,银鬼应该是察觉到了陈华身体里的阴灵力,以为陈华是魔大陆的人,下令让元祥杀死的。”

    “又是银鬼!”雷昊握了握拳头道,“看来是不把银鬼凌迟,莫刀和陈华都不会瞑目了。”

    这样的雷昊给同舟莫名的信任,看着自信心充满全身的雷昊,同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一切仿佛有可能发生,杀死银鬼,甚至是银神,捣毁银神众这个势力,五百亿人中或许只有这一个敢这样说,而且说的是那么笃定。

    但是同舟不清楚的是,雷昊准备修炼到皇级就穿越绿洲沙漠,回家请求支援,陈华虽然说过让雷昊不要相信任何人,只有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对于家人,对于宠爱他的父亲,雷昊还是无条件的相信。

    “行了,那就此分别吧!我们要回去了,你也努力,无论是十年还是百年,甚至是千年,我都希望可以看到你摧毁银神众,他们藏的秘密太多了。”同舟停住脚步说道。

    “噢,你们走吧,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雷昊也停下脚步,对着同舟挥了挥手。

    同舟说了一句走了,就拉着铁褚飞上天空,往西方飞行。

    看着翱翔在天空的同舟和铁褚,雷昊捏了捏手,露出向往的神色,百年之前他就没有练到皇级,飞行都是别人带着的,虽然别人没有一点儿不乐意,但是他觉得十分不自在,现在看见同舟和铁褚在天上飞,雷昊也是暗自下定决心,赶紧修炼到皇级,不仅为了回家,还为了可以在天空之下翱翔。

    同舟和铁褚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成为一个黑点然后消失不见,在同舟的心里,他从没有把雷昊当做小自己四岁的少年,他一直把雷昊看成是同龄人,从见第一次见面开始,然后到分别一直都是,原因他也不清楚,仅仅是一种感觉,做了十年细作的直觉。

    细作这个词同舟第一次接触时是十岁,他记得训练他们的人是这样解释这两个字的,“细作很简单,就是内奸,卧底!不被发现还好,一旦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

    望着越来越远的同舟和铁褚,直至消失,雷昊这才回过神来,一时间空旷寂静的森林带来了孤寂和落寞浸蚀着他的心灵。

    “小子,该我们聊聊了,你别发呆了。”忽然纳戒黑光一闪,一个黑色大刀出现在雷昊面前,一下打断了雷昊品尝孤独的意境。

    这把黑色大刀正是陈华纳戒中的黑刀,此时人全部走光了,它从纳戒中走了出来。

    “不聊了,直接去神魔老人的坟墓!”回过神的雷昊说道。

    黑刀晃了晃说道:“不行,我有些问题想要你回答!”

    听着雷昊他们的聊天,黑刀现在是揣着一肚子的疑惑想要弄明白。

    “你说。”

    “残刀是不是在你手里?”黑刀道。

    “是。”雷昊说着从另外一个纳戒中把残刀拿了出来,薄如蝉翼。

    “果然是残刀!”黑刀看见着薄如蝉翼,在阳光下反射着黝黑光芒的残刀道,“它百年之前就是你的,你参悟残刀里的夜残刀法没有?唉,算我多嘴,看你刚才使用残刀的样子就应该知道你没有参悟。”

    “夜残刀法?这是什么?”雷昊反问道,对于残刀的秘密他一直没有什么研究,本来他就不喜欢战斗,父亲送这残刀之后,他一直把残刀当成一把等级高,但是没有灵智的兵器,而且他一直想布置一个大阵,把残刀当成阵眼,始终没有机会,不过最后他还是成功的把残刀当成阵眼了,但是那个大阵却不是他希望的。

    “夜残刀法是专门为残刀和夜刀量身定制的一套刀法,可暗杀,可直攻,是一套非常厉害的刀法,他就藏在残刀里,悟性高了就能参悟出来,悟性不高那残刀就只是一把比普通的兵器坚硬的普通兵器。”

    “这样啊,以后有机会再参悟,现在我们赶紧去坟墓吧,估计银鬼也该派人到这里搜查了,要是被捉住就惨了。”听完黑刀的简述,雷昊把心中的激动压制住,他还是知道逃命要进,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从那次醒来,自己对战斗和实力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黑刀却是悠闲的说道:“放心吧,这里是蟒山深处,银鬼是不敢派人来这里的,神魔老人的坟墓在蟒山的更深处,还远着呢,慢慢来。”

    “慢慢来也得来啊,现在就出发吧!”雷昊道。

    “行,你背着我……”黑刀说道。

    “你这么大,叫我背着你?不行!”

    “我飞着的话要消耗灵力,以我现在的灵力估计是飞不到那里的,要是半路耗尽灵力谁给你带路呢!”

    雷昊翻了翻白眼…………

    …………

    十万蟒山,深处山峰不断,到处都是郁郁葱葱,一会儿有狼嚎,一会儿有虎啸,到处都是悉悉索索的声音,全部都是参天的大树,有的甚至有十几丈粗,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落叶与杂草,走在前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天是二月的天,树林中却没有二月的样子,风没有以往的凌厉,有的只是柔和,空气没有外界的寒冷,显得暖暖湿湿的。

    在这一片林中一身黑衣的年轻小伙斜背着一把比自己还要高的巨大黑刀,刀柄冒出头斜斜的指向天空,要是刀不是斜着背着的话,估计是要拖着地走了。

    年轻小伙略微显黑的脸庞上一双深邃而漆黑的丹凤眼散发着无尽的光芒,看起来是那么的神采奕奕,挺拔的身影显示着强健的体魄。

    “黑刀,还有多远啊?”年轻小伙道。

    背上的黑刀口吐人言说道:“雷昊,才走了十天,还需要十几天呢!”

    这一对组合显然是雷昊和那黑色的大刀,一路上雷昊不知道怎么称呼大刀,看见大刀全身漆黑,索性就叫黑刀了。

    “喂,黑刀,当初你不是说陈华刚进蟒山就掉进神魔老人的坟墓了吗?”雷昊问道,他可清楚的记得黑刀给他讲述的陈华的事情。

    “当初陈华掉了进来,坟墓的禁制阵法就开启了,然后自动挪移到蟒山深处了,你再忍忍,十几天就到了。”

    雷昊道:“十几天?我怕十几天之后我就要赤裸着身体了!”

    这是雷昊在林中和黑刀度过的第十一天,前十天他走的小心翼翼,怕把林中潜藏着的妖兽惊醒,但是他经验还是显得穷乏,每次遇到妖兽都会惊起妖兽,多亏的是这里还不算蟒山的最深处,妖兽大多是主级的,雷昊还能应付过来,但是每次战斗都要损坏衣服,这已经是他最后一套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