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第五十一章 烤兔
    雷昊本来是打算救了人之后就走,但是他没想到那人这么快就醒了,还叫住自己,这下雷昊就不得不停下来,要不就太没有礼貌了。

    对于在大势力,大家族里长大的雷昊,修炼可以停下,历练也可以停下,唯一不能停的就是礼仪方面了,父亲是黑魔宫主,母亲是神魔城神魔女,这个原因更是要求他需要大量的礼仪训练,免得出去做事显得没有大家风范。

    “有什么事?”雷昊询问道。

    中年男子从地上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冲着雷昊这边走了过来,“恩人,等一等,你救了我的性命,最起码让我知道你的长相和性命!”

    修炼者虽然五官的敏感度都比常人的要高,但是雷昊在救他的时候一直是背着身体的,所以他一直没有看清楚雷昊的面孔,而且他刚才恢复了身体的伤势,也没有顾得上细看,现在雷昊也只是侧脸露在他的面前。

    雷昊看见中年男子身体摇摇晃晃的,眼看又要倒在地上了,他一个闪身来到男子身旁赶紧扶住男子“你的灵力损耗太多,伤势有太重,还是不要动好好修养修养。”

    说着他就扶着中年男子向前走去,他知道必须离开这块地方,不说刚才的打斗声了,就是现在的血腥味都不知道会引来多少妖兽,要知道妖兽对于血腥味是相当敏感和狂暴的。

    “恩人这么年轻啊!不知道尊姓大名啊?”中年男子看见雷昊年轻的面孔,小小吃惊了一下,然后驱赶了脑中的惊讶,回过神来问道。

    雷昊皱着眉头看了中年男子一眼,道:“我叫莫天养,你现在应该少说话,凝神养伤!”

    “哦,谢谢天养少侠了!”刚说完这句话男子就晕倒过去了,软软的看在雷昊的胳膊上。

    “真是麻烦。”雷昊嘴里喃喃自语,“又要耽误时间了。唉,算了,好人做到底!”

    这时背上的黑刀插嘴说道:“呵,在蟒山里碰见人受伤,恐怕也就只有你一个会救!”

    黑刀这话说的是非常现实的事情,在蟒山里荒山野岭的,人们除非是一个团队一起的,否则是没有多少信任的,毕竟在蟒山里杀人劫财的事情是非常普遍的,或许前一秒拯救的人,下一秒就会杀了你,然后把你的财产全部拿光。

    在听过黑刀的一番解释之后,雷昊撇了撇嘴说道:“我的运气不会那么差吧!何况他只是一个主级中阶的修士,他是伤不了我的。”

    “你随意!”黑刀听见雷昊这么说,它也无奈了,随意说了一句就沉寂下来了,森林里又是一片死寂,唯一有的便是雷昊脚踩在蓬松的干草和落叶上的响声。

    他现在走的是回去的路,虽说十分着急神魔老人坟墓的事情,但是不能把中年男子也带到那里去,他决定先把中年男子往外送出一截,然后等男子伤势有所好转了再去神魔老人的坟墓。

    由于这次带着一个重伤在身的人一起走的,雷昊在森林里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惊动妖兽,要是打斗起来估计就照顾不上男子了。

    中年男子从说完那句话晕倒之后到现在还没有清醒,雷昊只能把黑刀放进纳戒,背着中年男子前行了,这十天来天天背着黑刀,他也习惯了背上有东西压着走路的方式了,所以背着中年男子走路他没有感觉一点的不适应。

    在背着中年男子走了一个时辰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座山的山脚下,这座山不是很高也不是十分险峻,它只是十万蟒山里不起眼的一座小山峰,上边长满了大树和花草,看起来犹如世外桃源一般。

    把中年男子放了下来,雷昊从纳戒中取出黑刀在山脚下准备随意的挖一个可以住人的大洞,虽然山石坚硬,但是也抵不过黑刀的锋利,一会儿功夫一个三丈大的洞穴就出现在雷昊的手下,把中年男子移到山洞里,雷昊又出去寻找食物了。

    在蟒山里虽然没有寒冷的北风,没有阴湿的空气,但是到了晚上还是很冷的,山里的温度和天气比较反常一点,主级的修士是抵挡不住蟒山昼夜的变化的。

    在与同舟和铁褚分别的第一个晚上,他一个人在树林里住了下来,晚上北风呼呼的吹着,原本温暖湿润的空气也变的仿佛结了冰一般,一晚上的时间他仿佛是冻僵了一般,靠在树上一动也不动,在太阳出来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才缓了过来,从这以后他过夜都是先找山洞躲避寒冷,然后找足够的柴火驱寒。

    一会儿功夫雷昊手里提着两只兔子回来了,然后放在地上又出去了,一会儿之后又抱着一捆柴火回来了,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了。

    准备好一切的雷昊看见中年男子还在昏迷中,就没有生火,只是一个人跑到山顶坐着观看夕阳,玉盘般大小的太阳散发着柔和的火红光芒照耀着大地,西下的夕阳散发的光芒更是柔和,看着夕阳与远处大地的交叉处,雷昊又是想起了自己的家,想起自己母亲和父亲,想起两位哥哥,想起所有关于黑魔宫的一切,然后他叹息了一声“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不知道身上背负着莫刀的仇恨什么时候能了结!”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回忆着黑魔宫,太阳就在眼前一点点的消失,不知道太阳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现在消失是去了哪里。

    黑夜侵袭,蟒山中更是显得幽静,白天的兽吼鸟叫此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唯一有的声音便是北风吹的森林树叶哗啦啦直响了。

    被北风唤醒的雷昊咬了咬牙齿,低声喃喃自语:“努力!为家,为生存!”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下山了,山洞里一片黑暗,但是借助微微的月光雷昊还是能看见洞中躺着一个人,中年男子还在昏迷着。

    走到白天搭建好的柴堆边,从纳戒中拿出火种,吹了吹便点燃柴堆,一瞬间火红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洞穴,趴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被火光照耀着,皱了皱眉从昏迷中慢慢转醒,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

    恩人在一堆火柴便坐着,火堆散发着热气和光芒照耀着洞穴,地上的土地还有些潮湿,远处山洞壁上挂着两块肉。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看见中年男子睁开了眼睛,雷昊询问道,他可不想耽误太长的时间。

    男子坐了起来,感觉背后伤口处冰凉冰凉的,身上也没有那么的疲惫,当即就明白过来了,赶紧站起来走到雷昊旁边拱手道:“谢谢少侠的药,在下感激不尽!”

    “没事,都是同胞我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雷昊随意的摆了摆手,“一天没吃饭,我想你也饿了吧,那里有两只兔子,一人一只,我烤的太难吃了,你就自己烤吧。”

    走到那两片肉旁边,雷昊拿起来一个递给中年男子,“不知道你如何称呼?”

    “少侠叫我王成就行了。”接过兔子,中年男子说道,“我的手法还不错,要不我给咱们把这两只兔子一起烤了?”

    “噢,王成,你会烤肉?你伤不要紧吧?”雷昊听到王成说自己烤肉手法可以,一下就激动了,这几天雷昊可是吃尽了苦头,肉都是妖兽的好肉,其中灵力充沛,肉质鲜美,可以他不会弄,烤出来的肉不是焦糊的就是还没有熟的,前天才把火候掌握好,味道依旧是惨不忍睹,现在可以吃一顿较好的他虽然不想放过,但是也不得不为人家着想,毕竟人家身体还负着重伤,虚弱不堪。

    中年男子,也就王成说道:“没事,烤兔又不需要灵力。”

    从雷昊手中把另一只兔子也拿了过来,顺手从腰间拿出了一把铁签子,挑出两个比较粗的把兔肉插上,又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两个瓶罐,然后才开始烤兔子。

    “在森林里这些都是必备的,因为在森林里要吃热食就只有烤的东西了,而吃烤的东西就少不了这件东西了。”王成挥舞了一下手里的铁签子给雷昊解释道,然后看见雷昊点了点头,他指着眼前的那两个瓶罐又说道:“而吃烤肉肯定要调味了,这个是辣椒,这个是盐巴,这两样东西是必备的,盐巴可以去除腥味,辣椒可以增添味道。”

    看见王成讲完了,雷昊此时是一脸的佩服:“你真厉害!烤的真香,我都问到香味了。”说着雷昊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十天没有好好吃饭了,他都快忘记美味佳肴的味道,现在闻到这个味道他觉得就是天下最好的美味。

    眼前的兔子也快烤好了,金黄色的肉质,上面的油点一滴一滴掉在火里,发出嗞嗞的声音,香味弥漫整个洞穴,原本还潮湿的洞穴一瞬间也变得美好了,王成在往上散着盐巴和辣椒,更是看的雷昊食指大动。

    王成拿出一把小匕首削了一块兔肉递给雷昊,道,“你尝尝。”

    拿着烤兔肉的雷昊没有顾忌兔肉的烫口,先满足食欲再说,一下把兔肉塞进口中,吞咽了下去,呆了一下,雷昊突然叫道:“太好吃了!不行,不行,我还要来点!”

    伸手准备拿兔子的雷昊被王成挡住了,“这烤肉要边烤边吃,这样才有味道!”

    缩回手的雷昊显得有着不太开心,这个很正常,任谁看见美食,闻见香味却不能动都会苦恼的,不过他也就苦恼了一会就不苦恼了,因为王成把烤好的兔肉都削下来递给他了。

    “给你,吃吧!我再接着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