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第五十四章 贪婪
    残刀犹如幽灵一般从雷昊左手出现,对着蛇尾割去,显然蛇虎是非常忌惮残刀的,就准备抽回尾巴。

    犹如鞭子一样的蛇尾柔软的回撤,准备躲避残刀,但是雷昊捉住这个机会又怎么会让这个机会从眼前溜走。

    只见他右手一甩,身体骤然向前挺去,左手的残刀也如影随形的跟着后退的蛇尾,欲要把其割成两节。

    尽力回撤尾巴的蛇虎看见雷昊犹如黏在自己身上一般,紧跟着自己,顿时感到愤怒,然后低吼一声,原本回撤的尾巴这时却以更快的速度射向雷昊这边,它是想打雷昊一个措手不及。

    看见仿佛闪电一般速度的蛇尾射向自己,雷昊低声说了一句“算盘打的不错,不过方法用错人了!”

    随后左手中的残刀对着反射回来的蛇尾割去。

    “吼。”蛇虎的口中传出了一阵痛吼,蛇尾一下被残刀割成了两半,猩红的鲜血从中喷洒而出,半截蛇尾从空中落到了地上。

    蛇虎痛的在地上打着滚,剩下的半截尾巴直直的翘起,其中血液不断流出,一时间整个身体都被染成了血红色的,人性化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痛苦,它不止低估了雷昊所拿武器的凌厉,还低估了雷昊的实力和反应速度,这一切直接导致尾巴被一刀两断。

    雷昊从空中落到地上,看着眼前痛的尾巴翘起,身体直打着滚儿的蛇虎,左右手紧握黑刀和残刀,眼中迸发出果断和决然的神色,这是雷昊经历元祥和这几天生死搏斗和陈华死时的劝告得出的经验。

    趁你病,要你命!

    雷昊提刀对着在地上打滚的蛇虎砍了下去,他在黑刀还在空中的时候收起了残刀,双手牢牢握住黑刀,身上灵力爆发,更是增添了无数的力量和速度。

    “鬼斩!”低声喃呢道,被灵力包裹的黑刀用无与伦比的速度砍向蛇虎。

    远处的王成只看到雷昊把刀高举,然后灵力爆发,紧接着蛇虎的蛇头和虎身就分成两半了,最后才看见黑刀缓缓消失,出现在蛇虎的虎身上。

    残影!刚才由于速度过快竟然出现了残影!

    蛇虎被砍成两截了,一截虎身软软的躺在地上,暗红的血液从脖颈流淌着,一会功夫一个血泊就出现在雷昊面前,血泊包裹着虎身,一截是蛇头,此时蛇头还没有死绝,依旧眨着人性化的眼睛,猩红的蛇芯一吐一吐的,看起来还是十分精神。

    雷昊此时是全然失去了力气,一招鬼斩不仅把体力耗尽,还把他身上所有的灵力抽干了,这时候他是没有一点防御力和攻击力了,只是眼前还吐着蛇芯的蛇头提醒着他,战斗还没有结束。

    要是蛇虎这么容易死,那它用什么挑战王级,只不过雷昊太过于幸运了,无论是黑刀还是残刀,锋利的刀身都是蛇虎坚硬的身躯的克星,这才导致蛇首和虎身分了家,但是首尾分家之后的蛇虎,虎身就彻底死去了,但蛇头部分依旧能存活下来,不过蛇虎以后就会退化成蛇了。

    “这是什么妖兽?头都被砍了,还不死!”雷昊有些头痛的问向黑刀。

    黑刀在大陆上活了几千年了,对于妖兽还是十分了解的,其实一开始黑刀就想告诉雷昊关于蛇虎的事情,不过雷昊一直处于紧张中,无法分神聊天,所以黑刀一直都是沉默着的,此时雷昊终于开口了,它也赶紧回答着。

    “蛇虎是把蛇蛋浸泡在老虎精血里孵化出来的妖兽,它集蛇和虎的本领于一身,而且它有着双重本命神通!杀死蛇虎的方法只有一个,打破蛇头七寸处的蛇胆,只有这样它才能彻底死亡。”

    雷昊想了想问道:“意思是这只妖兽的父亲和母亲很厉害?”

    “靠,这你都能想到!你现在应该想的是怎么对付眼前的这只妖兽。”黑刀有点佩服雷昊的跳跃性思维了。

    抬起左手摸了摸鼻子,雷昊无奈的说道:“这下麻烦了,可能惹到厉害的家伙了,它父母要不是厉害的家伙就不会弄倒老虎精血的。”

    精血无论是对于人还是对于妖兽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精血乃是身体之本,万事之源,精血匮乏,人就会感到疲惫,身体不适,而精血充沛的话,人就会精力无限,全身都是充斥着力气,所以无论是妖兽亦或是人都视精血为第一珍宝,而精血也是深深埋藏在身体的脊髓中,除非自己调动精血或是被人杀死抽取精血,否则精血是无法出来的,平时受伤流血都是流出普通的血液,不会流出精血的。

    凭借这些,雷昊肯定的推断出这只蛇虎的父亲和母亲绝对是强大的存在,要不然哪里来的老虎精血温养孵化蛇虎。

    黑刀晃了晃刀身说道:“你是不是应该先把这只小蛇弄死啊!”

    “小蛇啥呀!你告诉我这下麻烦是不是大了?”雷昊还要去蟒山深处的神魔老人的坟墓呢,他可不想惹一身的麻烦,要不然在这蟒山里他估计是没命去神魔老人的坟墓了。

    “没事的,就算它父母亲实力强大,那也应该在蟒山中心,再说了,也有可能它父母亲全部死了,用尽全力孵化出它,所以它才在蟒山外围的。”黑刀解释道。

    这解释其实是黑刀骗雷昊的,它害怕雷昊因为恐惧而不去神魔老人的坟墓了,但是它不知道的是雷昊可是下定决心要去那里的,为了实力,也为了回家。

    不过这解释也让乱想的雷昊释怀了,“说的有道理,要是它父母还在的话,它不可能在这里的,它更应该在灵力充沛的蟒山深处才对。”

    黑刀又是晃了晃刀身以作回答。

    而奇迹的是,蛇头在雷昊和黑刀讨论的时候竟然没有攻击雷昊,只是在一边吸收着虎身中流出来的血液,然后就是安静的听着一人一刀的对话,并且是讨论自己父母的生死。

    了解了一切的雷昊,咬了咬牙,决定先杀死这蛇头再说,免得后患无穷,无论它的父母在不在,都要杀掉以绝后患!

    双手举起黑刀对着还在那里吸收血液的蛇头拍了过去,准备一下拍碎蛇胆。

    但是原本还在吸收血液的蛇头看见黑刀拍了过来,赶紧停下来,然后向后滑行。

    一刀拍空,雷昊再没有力气了,那一刀可是用尽了全身最后最后的力气,盯着远处的蛇头,雷昊准备让黑刀使用自己的力量斩断它的时候,小蛇忽然头也不回的向远处滑行。

    “黑刀,快杀了它,以绝后患!”雷昊对着黑刀说道。

    黑刀晃了晃刀身,没有动,道:“这种小事还需要我浪费灵力!跑了就跑了,一只小蛇也翻不起大的风浪。”

    对于黑刀,雷昊又不是主人,他完全没有指挥的权利,所以黑刀没有听自己的话,雷昊也是无奈。

    咧了咧嘴,雷昊忽然感到一阵疲惫,和这蛇虎厮杀的太激烈了,用尽了灵力和体力。然后他就直直的往后倒去,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闭目养神。

    远处观战的王成看见蛇虎的蛇头逃走,雷昊又倒在了地上,一时间他赶紧向这边跑来,他要看雷昊怎么样了,是不是负伤过重了,毕竟雷昊可是因为自己才与蛇虎搏斗的,要是没有自己,雷昊肯定是轻轻松松的逃跑了。

    王成越走越近了,不过他却越走越慢了,此时的他脑海中有两个人在争吵着,一个主持杀死雷昊,夺宝,一个却说雷昊救过自己,不能那么做。

    他脸上狰狞,犹豫,纠结,但是脑海中总是闪过黑刀,残刀和纳戒,脚步仿佛由于脑中的争斗都变的沉重了。

    远处黑刀静静的躺在雷昊身旁,纳戒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芒,而雷昊却是犹如死亡了一般,躺在地上没有反应,连呼吸时胸口的起伏都没有。

    黑刀的锋利和厚重,残刀的凌厉和小巧,纳戒的方便和昂贵,这三样东西压的王成喘不过气来,他王成不是典型的杀人越货的强盗,也不是那些唯利是图的小人,但是这三样东西却犹如磁铁一般,牢牢的吸引着他。

    “就这一次,就这一次……”王成最后仿佛是下定决心了,来自穷乡僻壤的他还是不能忍受宝物的诱惑。

    一步一步的接近,看来雷昊仿佛昏死过去了,他拔出袖子里的短刀,慢慢走到雷昊身旁,抬起手掌,对着昏死中的雷昊刺了过去,这一下是对着雷昊脖颈的刺过去的,这是要雷昊的性命!

    “叮”王成预料中的鲜血飞溅的情景没有出现,反而是一双漆黑的眸子,和一把黑刀映入眼帘,丹凤眼中的眸子黑的仿佛要把世界的光都吸进去一样,王成看着这一双眼睛,身体颤抖了一下便瘫坐在一边。

    雷昊起身,看着一边瘫坐的王成,道:“贪婪是人性,不过对恩人贪婪,你就不配做人了。我想到了你会趁机抢东西的,不过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动手杀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你,不可饶恕!”

    说着雷昊就举刀准备动手,这是第二次杀人,这次是一个素不相识,只是谋财害命的人,雷昊觉得有点下不了手,但是他要杀自己也是事实,这是不可饶恕的。

    “少侠饶命啊,我是一时贪婪蒙蔽了双眼,以后再也不会了,少侠饶命啊……”看着举刀欲砍的雷昊,王成赶紧跪在地上对雷昊磕着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