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第六十三章 财不外露
    身上束灵御衣不仅能压制灵力的调动,还能掩盖灵力,让人误解没有灵力。

    此时白亮就是以为雷昊根本没有灵力,以他主级中阶的实力收拾雷昊可是分分秒秒的事情,所以他便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看着接近自己的雷昊,他的嘴角稍稍露出了冷笑。

    雷昊走到白亮的身前,刚握紧拳头,灵力从身体里渗透了出来,楼梯处忽然传来了响声,有人上来了。

    楼梯口走上来一个中年人,他赶紧走到雷昊和白亮跟前,对着白亮的头打了一巴掌,然后对雷昊说道:“对不起,在下白照南,是这座天地阁分店店主,在下教子无方,让阁下受惊了,这饭算是在下的赔偿饭了。”说着又递给雷昊一个金色的石头,正是这顿饭的饭钱。

    而此时白亮身上没有一丝气势,低着头,像是认错的小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很害怕中年人,听中年人的话语,便可以知道他们是父子关系了。

    雷昊没有伸手拿中年人递过来的石头,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对父子。

    中年人以为雷昊不满意,赶紧又道:“小亮,向客人道歉!”

    白亮抬起头,说道:“对不起。”说完对着雷昊又鞠了一个躬。

    这时雷昊脸色才缓了过来,抬起手从僵在空中的中年人的手上把那块石头拿了过去,然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多谢阁下海涵,希望阁下忘记刚才的不愉快,祝您以后的旅途快乐……”中年人对着下楼的雷昊又说了一句,这一句话里有话,他是希望雷昊不要把这件事情传出去,以免破坏天地阁的名声。

    雷昊下楼的身体停了下来,站在楼梯上,他转过头说道:“放心,我不是无聊的人。”说完就下楼,三层上只留下了白氏父子。

    “爹,为什么放他走?这会儿又没人!”看见雷昊走了,白亮再没有刚才的畏惧与乖巧。

    中年人说道:“那小子不是一般人,在这里解决动静会闹大的。”

    “可是,爹,他那黑刀可不是凡品,就这么让他走了?”白亮可惜的说道。

    “儿子,你太年轻了,以爹的性格怎么会让他这么安然的离开,无论是刚才的道歉还是那把黑刀,都不是他所能承受的起的。”此刻中年人身上原本本分的气质烟消云散,反倒是传出了一股阴暗歹毒的感觉,而且身上的气势一下从平凡人变成了王级。

    雷昊此时已经走到了一楼,根本不知道三楼上有这些事发生,在小二的恭敬中走出天地阁,虽说饭菜味道可口,但是那事的发生让他吃的一点都不愉快。

    走在古澹小镇的街道上,他四处观察着,发现两边街道大都是药坊和兵器坊,酒家也不少,可能是狩猎的那些人对这三样东西的需求量比较大。

    几十里的小镇花费了雷昊一天,最后在太阳落山之前他随意找了一家客栈就住了进入,房间里边摆设简洁,一张木床靠在屋子的左边,右边是洗脸的地方,中间一个方桌,不过看起来挺干净的。

    坐在床上,又开始研究霸拳了,不过他的心神却没有在霸拳之上。

    白天从天地阁出来之后,他就一直有一种被偷窥跟踪的感觉,而且一直持续了一整天,直到他进房之后才没有再感觉到。

    不过没有感觉到是没有感觉到,他依旧提高警惕注意着四周的环境,跟了一天了,不可能就这样退走。

    一直假装了一个时辰,雷昊终于等到了自己要等到的东西。

    纸糊的窗忽然被人戳开一个指头大小的孔,然后从中扔进了一片指甲盖大小的白色东西,雷昊猜想那可能是迷幻药之类的东西,所以他用灵力在鼻子处形成了一层保护膜,在那东西被扔进来一会儿之后他假装晕倒。

    果然,一会儿就从窗口进来了两个人,眯着眼睛的雷昊大致的看见两人都是夜行衣,而且脸上都包裹着黑布,瘦弱的身体敏捷无比,一下就跳到床边,从袖中抽出一把小剑对着他的咽喉刺了下去。

    雷昊此时眼睛徒然睁开,用纳戒收起身上的束灵御衣,灵力暴动,犹如泛滥之水,在身体里经久不息,速度迅速无比,一瞬间全身都活跃了起来。

    右手闪电般伸出,对着左边的那个个头稍微高的黑衣人的喉咙捏了过去,同时左脚对着右边的黑衣人踢去。

    “嘭”一声闷响,右边的黑衣人被踢飞,左边的黑衣人被捏住了喉咙,电光闪石之间战斗就结束了。

    扒下黑衣人的蒙脸布,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人,雷昊沉思了一会儿,说道:“白照南派你们来的还是白亮啊?以练魂三阶的实力就敢来,你们两个真有勇气!”

    黑衣人把脖子被雷昊捏着,呼吸不畅,脸憋的通红,听到雷昊的问话他赶紧点头,他现在什么也顾不上了,逃命要紧。

    “嘭。”把黑衣人摔到地上,雷昊坐在床边想着什么,一会儿之后他摇了摇头,自语道:“算了,算了,忍了。”

    看着地上一趟一爬呻吟着的两个人,雷昊对着他们招了一下手,两个人赶紧爬过去跪在雷昊面前磕头说道:“我们也是为人卖命的,您就当我们是一个屁,放了我们吧,求您了。怎么上有老下有小,家中五六口人都需要养活,您行行好……”

    被两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吵的有点心烦,雷昊不耐烦的喊了一声闭嘴,吓得两个人战战兢兢的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你们两个听着,我不会动你们的,而且还会放了你们,不过你们替我给白照南传一句话,就说是,不要再来烦我了,要不然我不客气了!知道了吗?”

    两个黑衣人赶紧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们一定带到。”

    “行了,那你们两个滚吧。”摆了摆手赶走那两个人,雷昊躺在床上开始回忆,他感觉自己没怎么得罪白照南,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派人杀自己。

    想了一会儿,雷昊都没有想明白,便不再去想了。他觉得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江湖险恶吧。旋即便躺在床上感受身上的灵力了,去掉束灵御衣之后,灵力犹如脱缰野马一般在身体里乱窜着,调动灵力轻松无比,仿佛灵力就是身体的一部分,想如何调动就如何调动。

    而且身体一下都感觉轻盈了,有种止不住往上漂浮的感觉,仿佛身体没有质量逃脱了地面的吸引力,顺道挥舞了一下胳膊和腿,发现比之前快了好几倍,甚至都能听到打破空气的撕裂声。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后,雷昊暗自想到,这束灵御衣的能力还真是强大,看来以后要多穿着它活动了。

    想着想着,他就把束灵御衣又拿了出来套在身上。一时间灵力又是不听指挥,身体重若千斤。

    迷离迷糊的雷昊就睡着了,在醒来的时候正是天空微微放亮的时候,这已经形成了他的生物钟了,不自觉的就醒来了。

    洗漱完之后,他退掉房子开始出发灵启城。

    古澹小镇是在蟒山外围的森林里建造的,四周都包裹着树林,此时雷昊正是走在丛林中,黑衣黑刀,他需要先走出蟒山,到大路上在买马匹赶路,在丛林中马匹也跑不快的。

    忽然,他停了下来,从背上取下黑刀,转过身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跟了这么久了,你不累吗?出来吧!”

    冷淡的话语在森林里扩散着。

    一棵树的后边走出来一个人,满脸的佩服,“真是厉害,在下实在佩服。”

    雷昊定睛一看,瞳孔收缩,竟然是那天地阁的店主,白照南。

    “白店主,不知一路跟踪我有何赐教?”雷昊其实一点也不惊讶,既然昨天会派人跟踪自己,那今天派人拦截自己,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没想到他竟然亲自来了。

    白照南笑了笑说道:“赐教不敢,不过你仿佛忘了一些事!”

    “有话直说吧。”雷昊冷笑。

    白照南依旧一副温和的样子,说道:“心急了?不要急,有你受的。”话音刚落,他身上气息大变,原本的温和消失的一干二净,现在展现出来的全部是阴鸷,但是不可忽略的是其身上王级初阶的气势。

    “让我死也让我做个明白鬼吧!”雷昊没有在意白照南身上的气势,从皇级高手手里都能逃跑,他是不会在意一个王级初阶的修士,他现在就是疑惑着这白照南为什么紧盯自己不放。

    “桀桀,你要知道原因,那我告诉你,我道过歉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古澹,还有就是你不知道财不外露吗?纳戒可是我都没有拥有的东西!”白照南身上气质变了,连说话的声音也有略微的改变,嘶哑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刺耳的音调。

    抬起左手摸了摸鼻子,然后用大拇指搓了一下无名指上带着的纳戒,雷昊无奈的苦笑着,“又是这些东西惹得祸,看来无论在哪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都是不变的定理。”

    “我给你把这些东西,可以绕我一命吗?”雷昊问道。

    白照南桀桀一笑,道:“你还挺识相的,不过我说过了,受过我道歉的人,我一个都不会饶的,你做好死的觉悟吧!桀桀……”

    说着白照南就对着雷昊冲了过去,手掌上浮出血红色的灵力,对着雷昊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