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第六十五章 小女孩
    白照南实在想不通自己堂堂神王级高手竟然被他一个小小的神主级杀死了,他全身都散发着不甘心的气息,双手紧紧捂住喷血的脖颈,偏过头恶狠狠的盯着在一边喘气的雷昊。

    雷昊的残刀虽然没有直接把白照南的头砍下来,但是却把他脖颈上的大动脉和呼吸道割破,大量的鲜血从呼吸道灌了进去,全部流到肺部,缺少氧气的白照南在血液的弥漫中抽搐着,身体一下一下的抖动,一会儿就失去了意志。

    深深的喘了几口气,眼看着白照南生命力流逝殆尽,雷昊赶紧从地上把黑刀捡起,背在身上远远离去。

    刚才的打斗声比较剧烈,肯定早都传到远处了,只是刚才雷昊为了引诱白照南,跑的地方比较偏僻,所以在第一时间没有人赶过来。

    但是在雷昊离去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有四五人从四方赶来,而后又是稀稀落落的来了十几个人,然后在一起指指点点,相互讨论,一时间人声鼎沸……

    “这不是天地阁的白店主吗?”

    “没错,就是他,这是被谁杀死的?”

    “不是传说他是神王级高手吗?怎么会让人杀死?”

    讨论之声全是不相信的话语,在古澹小镇这里神王级虽然算不上顶尖,但是离顶尖也差不了多少,而且白照南还有天地阁名声的笼罩,即使神皇级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在人们讨论的时候,罪魁祸首的雷昊已经走上了通向森林外面的大路。

    他的一身黑衣掩盖住了喷洒到身上的鲜血的颜色,但是其上的血腥味可是怎么也去除不了,多亏四周行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着血液和伤痕,甚至有的衣服残破,身上伤痕遍布,故而他在这里也不显的特殊。

    沿着大路走了一个多时辰,前方冒出了一座城池,走到城墙跟前才看见门洞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山破城”

    城墙上面站着一队站岗的士兵,门洞那里也有十几个士兵,那些士兵都是一身银色铠甲,不过和银鬼护城兵的铠甲所不同的是,他们的铠甲胸口的小字是一个启字,而且他们铠甲后面的背部还有一个手掌大的山字。

    这两个字清晰的给人说出了士兵的出处,隶属于银山的帝启帝国的士兵。

    在门洞前面是排成一队的人,人不是很多。

    雷昊也排着队缓步向前走着,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轮到了他。

    “有命牌吗?没命牌缴纳十枚金币!”站在一旁的士兵指了指一个巨大的盆,说道。

    看了一眼盆,盆里放着许许多多的金币,在阳光照耀下散发着刺眼的金光。

    一段信息从脑海深处蹦了出来,雷昊赶紧缴纳十枚金币,迈步走向城池里面,边有边仔细的回想那一段信息。

    命牌是银山发给那些自己领地的,想进入蟒山的修士的凭证。在他领域的修士如果想进入蟒山,那就必须先去固定的地方申请,由那些地方的人调查清楚来历的时候,那些人就会发一个命牌。而命牌的作用就是从蟒山出来经过山破城去大路上时,不要缴纳钱财,而没有命牌的就必须交十枚金币。而且山破城是唯一一个通往大路的途径,其他地方都被军队封锁,所以要出蟒山就必须过山破城。

    这便是银山的敛财之道。

    而雷昊正是没有命牌,缴纳十枚金币才进城的,此时他正在街道上四处乱逛,由于接近蟒山,这里的东西都是一些比较新奇的,雷昊也是颇有兴趣的观察着,有妖兽骨头制作的利兵,有兽皮缝制的大衣,还有各式各样的玩物……

    大街上的人流还是比较多,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四周摆摊买东西的也不少,吆喝唱买声也是声声入耳。

    不过雷昊走到街道一处地方却没有那种吵杂的声音。人们全部围在一起,围成一个圈,紧紧包围着什么,圈里一声又一声的叫骂和四周人们的指责传到雷昊耳机。

    “偷东西?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叫你再偷!叫你再偷!……”

    “唉,小小年纪便不学好,偷人家东西。”

    “是呀,听说都偷了好几次了,这次终于被人家主人逮住了。”

    “嗯嗯,我看这家店主是要狠狠的出气了……”

    四周全部是对里面小偷的痛斥和谩骂,人们眼中全部是冷漠和讥讽,但是却全部围在那里观看,如同看戏一般,边看还边讨论。

    雷昊在进城的时候已经收起来背上的黑刀,刚准备走的他,被一波又是前来围观的人直接挤到了里面,而且还是最里边。

    转身准备挤出去的时候,他抬头扫了一眼场中的小偷。

    凌乱的头发散在头上,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但是透过脏兮兮的小脸,雷昊依旧认出来这是一个小女孩。

    面对强壮有力的店主,小女孩没有一丝畏惧,隐藏在凌乱头发后面的眼睛犹如宝石一般散发出迷人的光芒,眼珠子转了几圈,小女孩开始四处躲避店主的追打,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她没有张口去求任何一个人,眼睛也没有一丝可怜的神色。

    “咚”

    正在跑着的小女孩不知道是累了还是不小心摔倒了,一下磕在了雷昊面前,宝石般的眸子里露出些许痛苦。

    眼看就要被壮硕的店主抬腿踢中了,雷昊忽然闪身前去,一把抱起跪在地上,双手撑地的小女孩,躲避过了店主的腿。

    “这位小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店主看见有人护住小女孩,出声质问道。

    雷昊揉了揉小女孩纤细的小腿,望着那红通通即将泛出泪花的宝石,说道:“没事了。”然后才转过头看向店主说道:“多少钱?我赔。”

    听见雷昊为小女孩解围,四周人群都传出劝告的声音。

    “小兄弟,不要被欺骗了,城里这种人多了去了。”

    “是呀,小兄弟,这种人都活该,谁让他们不自食其力。”

    这时店主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小兄弟,本来你赔钱我是应该高兴的,但是我还是要劝你,这种人还是不要管为好,直接死了最好。”

    “大哥哥,你是好人,不过我不要你管,我要自食其力。”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在雷昊怀里响起,听起来清脆动人。

    雷昊听到这话,笑了笑,然后抚了抚小女孩散乱的头发说道:“没事,听话,乖乖的。”

    抬头看向店主,道:“你狠心置她于死地,我可狠不下心来,说吧,多少,我全出。”

    听见雷昊不仅不接受自己的好意,还质骂了自己,那店主有些不高兴了,阴沉着脸说道:“十枚铜币。”

    雷昊冷笑,他还以为是多少呢,要活生生打死这个小女孩,原来只是十枚铜币。

    一千枚铜币相当于一个银币,而一千枚银币才能换一枚金币,由这便可以知道十枚铜币是如何渺小,但是偏偏在这些人眼里一条人命都比不上十枚铜币。

    “不是十枚,我一共只拿了九个包子,是九枚!”小女孩清脆稚嫩的声音响起,反驳着店主的话。

    店主阴沉的脸更加阴沉了,张开口刚准备说话,但却被雷昊堵住了嘴巴,而且脸上骤然出现了献媚的笑容,对着雷昊点头哈腰。

    雷昊抱着小女孩在人们指指点点的议论声中远去,留下一脸高兴的店主,只见他拿出雷昊刚才扔过来的金币放在嘴里咬了咬,然后有用沾满油渍的袖子擦了擦,最后才把金币收在衣服里了。

    雷昊抱着小女孩已经离开了这条街,买了一些吃的来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盘腿席地而坐,把买来的吃的放在铺着油纸的地上,雷昊招呼小女孩和他一起吃。

    小女孩也不客气,坐在地上拿起一块肉就啃了起来。

    “你家里还有人吗?”雷昊看着狼吞虎咽的小女孩,笑道。

    “有,我家里有我爷爷。”小女孩满嘴油腻,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你爷爷干什么的呀?怎么让你偷东西呢?”

    小女孩一下从狼吞虎咽中惊醒,没有搭理雷昊,自语说道:“坏了,爷爷这会儿应该到我的房间了。”说完猛地站了起来,顿了顿,塌着脸又坐了下来,喃喃道:“算了,肯定发现我溜出去了,不管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大哥哥,谢谢你,你真好!”小女孩吃完后坐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雷昊,宝石眼睛中全部是喜悦。

    雷昊笑了笑,说道:“小事啦。”

    然后他从纳戒中拿出了一把金币,塞进小女孩的衣服里,又道:“这些金币回家给你爷爷,知道吗?以后不要再偷东西了。”

    “噢。”看见小女孩点了点头,雷昊站了起来,说道:“我该走了,记住,要自食其力哦。”

    小女孩又点了点头。

    揉了揉小女孩的头,雷昊笑了笑迈步走出巷子,又开始在大街上闲逛了,不过小女孩却是亦步亦趋的跟在雷昊后面。

    跟了两步,雷昊便感觉周围人的目光有些不对,他转头看去,发现了在身后跟着的小女孩,然后大步走到跟前,蹲了下来,道:“是不是不认识回家的路?”

    小女孩摇了摇头,道:“大哥哥,我想带你去我家,行吗?”

    雷昊愣了一下,有点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才认识不到一个时辰就敢带到家里,都不怕他是坏人,这小孩子就是纯真可爱。

    “大哥哥不愿意吗?”看见雷昊愣住了,小女孩以为雷昊不愿意,眼睛又有些潮湿了。

    雷昊赶紧摇头说道:“愿意啊,咱们这就去你家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