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508虐杀
    “轰隆!”

    万道紫雷倾落,吞天恶犬瞬间化作湮粉,随风飘散。

    雷池翻滚,紫雷不断,灭掉恶犬之后,紫雷直指银神。

    银神面色越发认真,此刻的他并没有想着如何击败阿飞,而是思考怎么样拦住后者,继而让自己脱身!

    他的目光穿透紫雷,落到域外那无限广袤的空间。到了那里,他有足够的信心逃脱阿飞的追击。

    只不过,首先他必须先穿过重重轰击逃到那里!

    “天道法!太衍!”

    银神双手虚化抱圆,银色原力自手臂经脉涌出,双臂对立相应,一个银色的圆盘出现在双臂之中。

    随着圆盘的扩大,万物都在被吞噬,原力、煞气、空气,甚至是光芒,银色圆盘夺目刺眼,可在它的四周却漆黑如墨,白与黑的对比是那般的醒目。

    “轰隆隆……”

    万古冰雷仿若王者,拥护它们的紫雷嘶鸣着。

    “咻!”

    数百枚万古冰雷在银色圆盘触及雷池时齐齐颤动,锐利的破空声足以让任何人心寒,它们所散发的寒气将雷池冰封,银色圆盘的扩大变得缓慢,就如同一个人在冰天雪地中行动变得迟缓。

    凌驾于雷池上方的阿飞也没闲着,这电光火石之间所发生的事情全部映入他的眼帘,他的右手一收,风暴立即停止,但随着手掌再度抬起,一道炙热的焰火凭空而生。

    “火!焚烧万物!”

    阿飞表情轻松,似乎他调动这些磅礴能量根本不费劲一样,可是内心残存的一丝理智却知道自己此时是多么痛苦。

    他身体承受的重压比调动的能量要强横千倍有余,若不是他本就是大陆基石,只怕他早已支撑不住而崩塌。

    “轰!”

    炽热的气息在万古冰雷的寒气中猛的升起,金色的火焰仿佛是远方烈日上所不息的烈火,带来狂暴与干燥。

    冰火相交,万古冰雷并没因此而削弱寒气,金焰也未曾为此削弱,相反的,在它们相交汇的地方,热与寒的对撞,空间裂开,更是又夹杂了一份虚空能量!

    “咔、咔嚓……”

    银色的圆盘在一瞬间就被击碎,密密麻麻的裂纹在圆盘上纵横交错,当虚空能量肆虐时,它顿时粉碎!

    银神如受重创,口中鲜血喷涌,连忙向后退去,双手却没有因此停止凝印,张着狂喷血沫的嘴巴嘶吼,奋力一搏。

    “天道法!太虚!”

    他的双手古怪凝和,印结奇之又奇,一般人手指那样扭转怕是已经折碎,可在他那里,这个古怪的印结却带来与天地平齐的力量。

    以点化面,随着双手中那一点光芒的扩大,虚空逐渐呈现眼前,它没有以往的暴躁,里面仅有的便是黑暗,那是一片沉静而古老的地域——太虚!!

    寒气袭来,太虚便将寒气吞噬,热潮涌入,太虚仍无例外,全盘接收,而当虚空能量迟迟前来时,更是安静的度进其中。三种能量齐齐消失在里面。

    太虚之门关闭,天空平静下来,群星璀璨,烈日与圆月同在远方。

    阿飞面色平静的看着银神,血红的眼睛里充斥着暴戾,脚掌微动,他便毫不客气的再度向其轰去……

    ……

    ……

    “银星!!”

    银鬼与银百眼睁睁的看着银星被诡异青炎烧成灰烬,他们没有出手相救,反是一边注视着银星一边悄悄防备着隐匿于黑暗的雷昊。

    “我们必须破开这片黑暗,否则无法将其击杀!”银鬼、银百两人的感知在黑暗中大打折扣,根本难以发现雷昊的踪迹。

    而处于这片黑暗空间,雷昊却如鱼得水,夜刀漆黑无影,他的身形仿若鬼魅,声音飘忽难以锁定。

    “银鬼,咱们数次相对立,我的初衷只是调查莫刀之死,可是你却默许连石岩与元祥将陈华杀死,最后又生出曲老一事!”雷昊将自己在银鬼城的事情一一讲述,“你说,接下来,是不是该你死了!”

    银鬼身体绷紧,神识在四周紧紧提防。

    “立场不同。再说,杀死曲老与曲夕的连亦离已经死了!”

    银鬼知道雷昊心中最在意的事情,他很聪明,连忙挑出重点解释。

    “可是,一切的起因是你。”雷昊冷声说道:“因为你想将残刀据为己有!”

    “我都说过了,立场不同!”银鬼喝道。

    “好,立场不同!”雷昊冷笑,“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解释?!”

    银鬼一怔,心中不由反问,自己为什么要解释,答案很明确,他不想死,可是这样的话他又说不出来,不到真正的生死关头,他永远坚定的认为荣誉比生死要重要!

    但是,没有性命,又哪里来的荣誉可言,死后,人们最多记得曾经有个强者叫银鬼!而大部分的人则会不屑的撇嘴,可惜他死了!

    “鬼斩……”雷昊催命一样的声音在银鬼发怔的时候响起,“……十一斩!修冥斩!!”

    “铮!”

    夜刀的轻鸣清脆响起。

    “银网!”

    银鬼赶忙做出防备,原力爆发,可银光乍现,随即就又消失不见。这片漆黑的地域吞噬一切光芒!

    “锵!”

    夜刀劈下,失去光华的银网被撕开。

    同时,黑暗如同幕布被撕开,外界繁星的光点在一瞬间照射进来,伴随着银鬼的痛吼,他的右臂抛飞出去,血液飞溅,照射进来的光点被染的血红,又在下一刻,光点消失,重新回归黑暗。

    “二哥,怎么样了?”听到银鬼声声痛吟,银百赶紧问道。

    “他砍了我的右臂!”

    银鬼不停的倒吸冷气,额头上冒出黄豆大的冷汗,顺着脸颊不停的滴落。

    “没杀死你,是我收手了。”飘渺的声音随后传来,雷昊持刀躲在黑暗之中,“知道为什么吗?!”

    银鬼、银百都未开口。

    雷昊自问自答,“因为我想起了一件事,百年前的事!是你们,杀死我母亲和吴叔的!”

    “咻!”

    夜刀再度抬起,刀意弥漫,黑白两色的原力爆发,雷昊狰狞的脸庞猛的浮现在银鬼眼前,一刀劈下化作万千刀刃!

    “呃啊……!”

    银鬼在这个世间留下最后的声音,刀刃入体,霎时他便被分尸千万,化作层层肉片,混合着体内的灵血抛撒。

    “银百……”漆黑地狱收起,雷昊与银百对视,他轻轻的叫了一声,后者顿时身体轻颤。

    高空中,银鬼被分尸的尸体伴随着血液还在下落,空气中弥漫着经久不散的灼烧味道,恐惧如同一只巨手向银百笼罩,他心中恐惧至极。

    以至于雷昊刚开口,他便赶紧说话,“我没做过什么,是银月杀的,百年前都是银月杀的人,别杀我,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我还想活着。”

    “难道你忘记刚才银鬼所说的吗?”雷昊凌空度步,向银百缓缓走去,“立场不同,我岂能留你性命!”

    “不,不……”银百一边向后退走,一边摆手,“没有什么不同,我可以效忠于你,做牛做马我也愿意!”

    “噢……?”雷昊停下脚步,冰冷的眼神刺进银百心脏,“那你告诉我,杀我父亲等人的银牙、银山、银斩,他们三人去了哪里?”

    “神魔城!去了神魔城!”银百毫不犹豫的说道:“银神安排他们去神魔城帮助念家除去同家!”

    “神魔城……”

    雷昊低低呢喃,将夜刀垂下,银百见此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可在下一刻,雷昊身形骤动,瞬间站在其身前,残刀冰冷的刀刃紧紧的挨在银百的脖颈!

    “哧啦!”

    在银百茫然的眼神下,雷昊划开了他的脖颈,神魂之力与原力同时度进,体内经脉霎时寸断,脑中识海被彻底击穿!

    银百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啪!”

    雷昊抬手将银百的尸体推开,冷漠的说道:“对付仇人,我不会再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