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夺天 > 509银神灭
    将银鬼、银星、银百三人解决,雷昊的怒火得到宣泄,低头下望,一众人的尸体再次映入眼帘,心中一痛,可他已和之前有了截然不同的心境,他知道孰轻孰重。

    他明白,自己必须压制住悲伤!

    上空中,阿飞将银神几欲逼入绝境,但后者每每都能化险为夷。雷昊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煞气,与自己识海中的煞魂遥遥呼应。

    他在犹豫,是先将银神杀死,还是借助银神的力量先行将阿飞镇压!

    右手掌心的黑塔一阵阵的勃动,就像是一下下的心跳,十三层的高塔,每层都有四只瑞兽,那些瑞兽踊跃欲试,站在塔口不停的嚎叫。

    “不行,我得先将银神解决!”雷昊紧握夜刀,自言自语的说道:“要是先镇压阿飞,只怕他心有不服,煞气更加难以化解!”

    “唰!”

    他身形向高空中暴掠。

    域外高空,阿飞手握雷火,步步紧逼,银神紧紧防备,还未发觉下方银鬼三人的死亡。

    “啪!”

    阿飞左手落下,万古冰雷瞬间消失,似从未出现。等手掌抬起之时,风暴再生,千百丈大小的龙卷铺天盖地的在左侧排布,右侧金焰越发的旺盛。

    “风助火势!”

    阿飞双手齐挥,火焰与风暴同时逼向银神,银神向后暴退,阿飞顿时冷笑,他早已明了下方的情况,并且发现了向银神背后掠去的雷昊!

    “轰!”

    滔天的火势足以灼烧一切,可却出奇意料的速度缓慢,在银神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一声冰冷的喝声传出。

    “鬼斩十一斩……”雷昊悄声出现在银神背后,低低嘶吼,夜刀平行于地面,刀尖向前猛然刺去,“异刀斩!!”

    “哧!”

    在银神听到声音的同时,锐器入体的哧哧声发出,夜刀刀尖从他的后心处刺进,从胸前突出,宽大的刀身横插在胸腔。

    “呃……噗!”

    银神发出痛吟,嘴中血液吐出,艰难回头,眼神中充斥着不甘。神魔一般的存在,他从未想象过死亡,更不曾想到自己是被人从背后一刀致死。

    “嘭!”

    雷昊手臂微震,夜刀旋转,刀身在银神体内转动,当即将其身体撕裂!

    至此,银神一众,仅余远赴神魔城的银牙、银山、银斩三人。

    雷昊甩了甩夜刀,残留的腥血被甩飞,夜刀一如既往的漆黑。他头颅微仰,与远处眼睛血红的阿飞对视。

    金焰与风暴在银神死的那一刹那便已消失,四周平静而又美丽,星光灿烂,一望无垠,两道人影相对而立,平静而又亘久。

    ……

    ……

    远方,神魔城之中,念图已是伤势累累,但他仍然在坚持,念家人没有一个退缩的,同舟的长刀血迹斑斓,一袭白袍已是染血转红,更是黏在身上让人感到难受。

    横尸遍野,腥味冲天,这让刚刚抵达神魔城的银牙三人都感到心悸,神魔城已化作一片血海,到处都是战斗,房屋倒坍,残垣断壁,尸骸纵横,血流成河!

    “终止这场战斗,我们也算是做了好事。”银斩皱眉说道。

    “战争,就是这样。”银牙咬着嘴唇,沉沉的说了一句,顿时仰头向高空中掠去,银山、银斩紧随其后。

    三人转眼间抵达念图身旁,混魔与同戴齐齐停手,看向那三人,感知到其实力后,眉头不由紧紧皱起。

    “黑魔是干什么的?!”

    混魔嘴中嘟囔一声,还不知道黑魔一众、包括女儿惨死的他有些不满。

    “肯定是圣石拦住了黑魔等人。”同戴推测着解释了一声

    银牙、银山、银斩站在念图身旁,银牙看了一眼后者胸口的大洞,不免心惊,“你这是怎么弄得,赶紧疗伤,我们三个先联手拦住那二人!”

    “嗯!”

    念图一直癫狂的情绪开始缓和,一连吞进六、七颗神魔丹,运转功法,体内出现裂缝的经脉开始恢复,被混魔一掌捏碎的心脏再次生长出来。

    “我就说不该手下留情的,你看现在!”混魔又忍不住对着同戴发牢骚。

    同戴叹息一声,“同念本一家,我怎能下杀手?!罢了,罢了,他执迷不悟,我等同念族人也只能清理门户。”

    “唰!”

    言即,混魔、同戴一齐向前,银牙、银山、银斩三人皆是迎击,后方念图在迅速疗伤。

    转眼间,混战再起,五人斗的天昏地暗,各自施展奇法秘术,毫不保留,却是一心要致对方于死地。

    夕阳落下,昏暗的大地上亮芒不时乍现,五人如同亮星般划破天空,虚空不时裂开,暴虐能量的席卷让神魔城更加不堪重负,城墙哗啦啦的都倒坍下来。

    城中的混战传到远处桥头,桥头东方、北冥两家族的死战又传回神魔城中。

    同舟已化作血人,一开始他手下留情,可念家人却要致他于死地,当杀死第一个念家人后,杀第二个便不再困难,而后的第三个、第四个便和旁人没有两样。

    不过,在乱战中,他一直小心翼翼的躲避着那道倩影,但同念两家又有多少人,终归会是相遇,这导致同舟第一次感到神魔城的狭小。

    “我……”同舟面色发苦,抛开死去那么多人不说,面对她,他又怎么能挥起鲲鹏斩天刀,“我不想伤害你。”

    “你已经伤害了。”念月曦面色冰冷,她从未对同舟有过这样的表情,“我看着你,亲眼看着你杀死我的族人!”

    “他们也是我的族人。”同舟说道:“可是,难道我应该被杀死吗?是他们背弃了神魔老人。”

    “噢。”念月曦点头,“那我也背弃了,你杀了我啊!”

    “没有,我知道你没有。”同舟看着一身干净的念月曦,“一开始,你父亲做出决定时你的疑惑,到此时此刻你不曾杀过任何一个人,我看的很清楚,你对这件事根本一无所知。”

    “呵呵……”念月曦双眼一红,突然落下泪珠,“是啊,我一无所知,可是我姓念,我必须永远站在念家那一边。”

    “你活下来,我娶你!!”

    同舟身体轻颤,说出了一句念月曦最想听到的话,可是,在现在,这句话已经变得无足轻重!

    “不……”

    念月曦摇头,哽咽的越发厉害,她快速的向同舟逼近,单掌扬起,向后者狠狠拍去,烈风阵阵,逼得同舟不得不后退。

    “啪!”

    同舟后退,握在手心的长刀微微抬起,可却被念月曦钻了空子。

    念月曦双手猛的握住长刀,在同舟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她将长刀向腹中一刺,原力向刀中度去,鲲鹏斩天刀出于护主,紫色刀芒大亮,顿时将念月曦击杀!

    “小曦……”

    同舟一怔,后退的脚步停下,放开长刀,他扑上前去一把将念月曦抱住,“小曦,为什么……为什么……??”

    “呵……呵……”念月曦在笑,看着同舟发自内心的关切的目光,她笑的前所未有的开心,“我姓念,做、做了念家人该、该做的事,能、能……死在你、你的怀里……真、真好!”

    “不要这么说,我不是说娶你吗?!你怎么这么傻?!”同舟瞪大了眼睛,慌张的从纳戒中寻出一颗神魔丹,想要给念月曦喂服的时候,可后者已经没了生息……

    “呃啊!!”

    同舟嘶吼,将念月曦的尸体紧紧抱住,他茫然,他悲痛,他不知道为何就要战争,为何就要权势,为何唯有死亡。一滩腥血之中,他久久痴坐。

    ……

    ……

    蟒山中,在雷昊出墓的同时,皇太极等人也走出了墓穴,可惜雷昊一心追击阿飞,却是将他们忘在了山中,他们只能依靠自己向银神众出发。

    可在未走出三个时辰,天渐渐黯淡,空中两道彗星般的亮光划来,正处蟒山上空,他们向上飞掠,凝神细看,当即看清人影,正是相斗的阿飞与雷昊!

    雷昊挥舞夜刀,阿飞掌控万物,他们二人从银神众斗到了蟒山,轰鸣的声音回荡天地,蟒山中的万兽皆是匍匐在地不敢动弹,老五、皇太极等人眼神复杂的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