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五章 千人为我而葬

第五章 千人为我而葬

 热门推荐:
    未白镇,位于朔兽山脉东面,是以西陈族为首的大镇。

    西陈族与东枯镇的幕族不同。

    如果说他们做着以开采灵石贩卖为生,那么以西陈族为首的未白镇,是世代以猎杀朔兽山脉深处的灵兽,获取兽咒纹并以此贩卖为生。

    入镇之后,道路两侧是一些较为热闹的商铺,稀稀疏疏的人流涌动。

    陈寻双眸微微闭目。

    他坐于马车中,耳边却传来陈弥意略微犹豫的声音。

    “少主,我们对外宣布的是把您驱逐出家族,这件事只有族内部分族老知道,如果看到您回来,想必会在不知情的年轻族人中,会有骚乱,我们是不是从后门..”

    “不必!”

    陈寻仍旧闭目。

    少年秀气的面容端坐在马车上,嘴巴却缓缓嚅嗫:“光明正大就好,如果有人鼓噪,我会出手。正好为了继承族长之位,敲打一些不服气之人。”

    他陈寻明面上是被废除修为,贬为奴隶逐出族谱,实际上,这一切却是他父亲临死前的刻意安排。

    他父亲陈孤意性格霸道、杀伐果断。

    获得“时命”之后被人追杀重伤而归,已然知道他西陈族必定逃不过死劫。

    为了让他的儿子陈寻生还,带着他陈孤意苦心争夺的传奇咒纹“时命”离开,直接用西陈氏整个家族数千人,作为他的掩护,让数千族人....为了陈寻掩护一人而死。

    陈孤意此人说是一代枭雄,也不为过!

    -----------

    马车渐渐在未白镇的繁华地带驶过宗族大门,进入族内。

    门后,是族群中宽阔的演武场,一名名青涩的陈姓少女少年,在缓缓习武。

    “是陈弥意大人回来了!”

    有人看到马车,便已然知道车内是谁。

    “把陈寻那个废材送走了吗?那个家伙原先还高高在上,现在却沦为奴隶!”一名华服的少女大笑,他作为族老之女在陈氏也是天才,去自小稳稳被陈寻压着一头,自然心中无比愤怒。

    陈弥意听到此处,心中略微尴尬,因为这陈寻少主,就在他身后的马车上。

    却不料还未等陈弥意有所动作,这马车上便传来一道轻声:“陈瑶,你刚刚是在说我吗?”说话间,一名清秀的少年缓缓走下马车。

    “少主,请下马车!”

    陈弥意恭敬弯腰,对着拉开马车帘子。

    紧接着车上缓缓下来一名清秀少年却面无表情,只听陈寻轻笑道:“陈瑶,才几天不揍你,你就这般放肆了,看来你皮又痒了。”

    “陈..陈寻!!”

    陈瑶看到陈寻从马车上下来,猛地倒退几步。

    她原先刁蛮的神色本能的惊骇起来,她语气极为慌张:“你不是被废掉修为,送往西南矿山做奴才吗?怎么,怎么...”

    “不对,你被废掉修为,是个废人!你...你,应该打不过我!”

    陈瑶看着陈寻神色慌张,她自然知道陈寻有仇必报,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想到此处她不知道为何,猛然鼓起勇气一拳向着陈寻挥拳!

    噗呲!

    一片寒光闪过....

    一道五指抓痕猛然闪过陈瑶的面容。

    陈瑶被扇到在地,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浊血,她惊骇的摸了摸自己的漂亮脸蛋,发现不知道何时,电光火石间被划出五道血迹!

    “陈瑶,你都好久没有敢挑衅我了,你脸上的手~感,我倒是有些怀念了。”陈寻轻轻抖了抖手腕,不明所以的平淡说出这一句话。

    然后缓缓转身,仿佛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般,他毫不在意的对着陈弥意说道:“走吧,时间紧迫,带我去见两位三阶的族老!”

    陈寻自幼心智成熟,这陈瑶在少年时代就常常挑衅于他。

    可陈寻本身也不是什么善人。

    当然也不顾及其是女子,故而这陈瑶自小就常常被他暴打。更何况眼下的陈瑶对于他更加如同蝼蚁,根本无关紧要,自然根本不屑去理睬。

    他注定成为天上的巨龙,又忽然会去和蝼蚁计较。

    “这是二阶!?”

    陈瑶跌倒在地,看向陈寻的离去背影,神色满是惊骇:“陈寻并没有被废修为,还突破到二阶咒师了?”

    “不会有错的,咒道一途,一阶背印虚影,二阶融灵物入己身,刚刚陈寻双手化为狼爪,分明是已然把“迅灰狼”的咒纹,融入己身的迹象!”

    ---------------

    西陈族的宗族大厅,足有百余平米。

    虽然不大,可是极为奢华,一片片灵兽皮毛被制成地毯铺设于地,雪白的兽牙雕饰在墙沿,精雕玉镯,挂饰极为奢华气派。

    可是眼下这看似空荡的宗族大厅之中,对视的四人气氛极为紧张。

    “陈弥意!!”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从长椅上猛然站立起来,满是愤怒。

    他看着陈弥意,那吃人的目光,仿佛随时要把陈弥意打杀:“你为何再把少族长带回,你要知道,那击伤族长的七名魔修,随时都可能会来!!”

    “确是如此!”

    另一名雪白发色的老妇人,跌跌撞撞的拄着拐杖,沉声道:“我们西陈族能灭,数千族人能亡,可是少族长却不能死!”

    “只要我宗族还有火种留下,便或许还有希望!你可知道,你这般作为,辜负了死去的族长一片苦心!!”

    陈弥意在两位族老的这番质问下,竟然无法反驳。

    他顿了顿,只得弯腰苦笑:“是少族长,说他有能力挽回我西陈族灭族之危!两位族老也知道,少族长性格极像族长,如无把握不会说出如此荒唐之事!”

    “那可是七名三阶咒师,我们眼下西陈氏又如何有能力抵抗!”白发苍苍的老者心念一动,忽然转念问道。“陈寻,你....可当真?”

    “如无把握就逃吧,我们依然为你布置好了一切,即使是你父亲口中的那七人,对你被逐出族谱之事也不会怀疑!更不会对你追杀。”拄着拐杖的老妇人喃喃。

    陈寻站在宗族大厅一愣,心中感慨万千。

    他前世作为邪修,也见过太多至情至性、愿为他人而死之人。

    可也却大多也与他无关,他是邪修看似目无法纪,也极为自由。然而一切事情,总有两面,这其中数万万人敌视的其中寂寞,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想到此处,陈寻神色忽然闪过一丝冷然。他对着族中两名仅有的族老,缓缓答道:“我已有十成把握,把那七人全部打杀!!”

    “我西陈族,绝对,不能被灭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