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八章 违背常理之事
    其后。

    陈寻抹了抹脸上的汗水,一咬牙,用手猛然再度拿起气爆鱼的咒纹,再次往胸口一按!!

    如果是旁人,在连续把两道咒纹化入己身,两道从灵兽身上获取的神通还未稳固,只怕会对身体产生极大的身体负荷。

    可是陈寻,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忧虑。

    他的只要能够忍住身体带来的痛苦,根本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因为他拥有咒界最为强大的法则灵物之一,代表时间法则的灵物--“时命”。

    转瞬。

    密密麻麻的咒纹再次在陈寻的皮肤上涌动....

    ----------

    时间,又过半时。

    阴暗的藏咒阁中,无数陈旧的架子上堆积着复杂的咒纹,而这架子与架子之间,却似乎有不同寻常的血腥。

    地面上,一堆鲜红。

    隐隐看得出是残肢、碎骨的痕迹,遍地皆是鲜血。

    而一人在残肢、鲜血的尸骸边上盘腿而坐,忽然此人面目清秀,看得出稚气未脱,可是眼睛却闪烁着同龄人之中未曾看过的深邃与沉稳。

    如同蚯蚓一般的细线咒纹,在此人皮肤上缓缓蠕动,让人心生恶寒。

    忽然...

    一切渐渐趋于平静。

    此时,陈寻苍白的皮肤上密密麻麻的咒纹消失了。

    他忽然缓缓起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皮肤咒纹已消,是已然化咒入体的神通战技,喃喃自语:“气爆鱼,终于化咒入身!可这获得的‘薄命’神通,眼下却不急着尝试!”

    此时离一个时辰未过。

    他的下一个时辰的额外性命还未到来,眼下“时命”未生,自然不敢轻易尝试,并且眼下这“薄命”,也并非可以随意在此地尝试!

    如若在此处使用“薄命”,只怕整个藏咒阁,都要被这巨大的爆炸漩涡,化为乌有!

    陈寻想到这里摇了摇头,忽然缓缓向着藏咒阁的门口走去。

    “陈寻少主!”

    藏咒阁门口,是一名二阶巅峰的中年男子。

    他看着陈寻一脸恭敬。对此陈寻并不惊讶,藏咒阁为西陈族中重地,是一个族群的根本所在,自然日夜有族中高手把守。

    陈寻随意的看了这男子一眼,点了点头,大步离开的同时,留下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藏咒阁中,有些不干净,你去收拾下!”

    “不干净?”

    “少主真会说笑,我藏咒阁日日有人打扫,又怎会...”

    男子守卫看着陈寻离去的背影低语,心中诧异,然后跨步走到藏咒阁内,心中猛然被巨大的惊骇填满:“这个是!!!”

    他面目骇然,呆滞在原地。

    他愣住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仿佛看到了极为不符合世间真理的事情。

    因为他看到了藏咒阁中央,陈列的咒纹架子之间遍地鲜血,地面有一具极为血腥、支离破碎的残骸,这尸骸,竟然隐约看得出,有刚刚离去的陈寻少主的影子。

    “陈寻少主的尸体?”这名看守倒退几步,猛然喃喃自语;“不对,我分明看到,陈寻少主刚刚明明已经从藏咒阁中离去了...”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般违背常理之事!!”

    -----

    西陈氏,宗族大厅。

    仍旧是极为奢华的雕饰,两侧的太师椅中央,是一条红色的精致长地毯,地毯上站着一人,此时面色紧张异常,看向上方静坐的两位族老,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报告两位族老,藏咒阁中,出现了一具极为不完整的....残肢!”这看守一路飞奔,在他看来,此事绝对并不寻常,只能与两位族中长老禀报。

    这男子面带惊骇之色,缓缓把事情经过与两位族老事情道来。

    两位族老闻言竟然也不惊讶,他们缓缓对视一眼,像是了解了些什么,忽然沉声说道:“此事,从此你不需再提,如若泄露此事,我二老必定亲自追杀于你!”

    这男子心中虽有诧异,却不敢多问,毕竟陈孤意族长已死,眼下的两位族老自然掌控族中一切,少主的异常两位族老自有决断。

    “你先退下吧!”两位族老摆了摆手。

    “等等,陈寻少主既然已经从宗族藏咒阁中离去,必然是选择了咒纹战技,此时又在何处!”两位族老看着正要退下的男子,忽然问道。

    看守男子闻言微微弯腰,十分恭敬的回答:“陈寻少主,似乎刚刚往未白镇的东南树林中,过去了。”

    “东南面的那片深林?我们知道了,你暂且退下!”说罢,两位老人示意看守离去。

    空荡的宗族大厅内,两位族老缓缓而谈。

    “我未白镇东南面的深林,树林虽然茂密,却人烟稀少,灵兽也少有出没,少主去那边,不知道又有何用意?”须发齐白的老者沉声说道,语气带着疑惑。

    “少主行~事稳重,我们西陈氏大敌将近,想必不会做无用之事,必有其道理!”

    苍老妇人一脸感叹:“少主之事,我们不必多问!哪怕此时他弃族离去,我们也不会怪罪与他,毕竟这亡族之事几乎已是死局....”

    “不过蝉蜕二世,果然是天地灵物榜上七十三的百世蚕!不愧是超脱世间真理,代表规则、并能违背规则的天地灵物!”

    拄着拐杖的老妇人沉声说道:“眼下,藏咒阁中~出现尸骸,陈寻少主只怕已经在藏咒阁中蝉蜕,活出了第二世,可是百世蚕却只能让人活上百世,少主这般轻易浪费了一世性命....”

    “我们无需多想,少主这般作为,必然有其道理!”

    须发齐白的老者应声答道:“陈寻少主,自小性格沉稳,眼下重新归来的少主,更是让人捉摸不透!让人隐隐有种巨大的畏惧!就像是看到了深渊中的囚龙,仿佛随时挣脱万道枷锁,脱困而出!”

    “陈寻少主,自小就绝非池中物,我们二人绝对不会看错!”

    两人说道此处,对视一眼,心中闪过一丝决然。

    “我们西陈氏此处哪怕灭族,包括你我的数千族人身死,也绝对要让少主活着离开,只有少主还在,我们西陈氏...就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