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九章 蒸汽之躯
    未白镇,东南面的深林。

    此地,确如众人所言,遍地荆棘,人迹罕见。

    地形也是极为古怪,坑坑洼洼,如同一个个巨大的陨石坑中种满树木,据说此地千年之前曾是一片巨大的长河,只是由于未知原因,千年之后山川断流,露出不平整的巨大河床。

    这里连生活在此处的灵兽,也稀少,可是正是如此,陈寻才会在即将灭族的时间段中,选择来到此处,进行刚刚获得灵兽神通的战技数据收集。

    高低起伏的山丘中,一名清秀的十五六岁少年,在此地缓缓行走,他拨开一片片荆棘,眼眸中在无数的参天大树中徘徊。

    “一个时辰已过,我的下一个时命已然到来!有了下一条性命,倒是可以尝试下一个自杀式战技,收集实际的战技数据了!”

    陈寻心中默念,然后确信了四下无人之后,猛然身躯一阵晃动,开始发动起他修炼的邪道锻体功法燃魔之体”中的禁忌招式之一“蒸汽之躯”。

    淡淡的火红流光,在他的皮肤中闪现...

    呼呼....

    嗡鸣的红色蒸汽散发。

    渐渐的在陈寻全身的每一处角落冒出,他的眼眶,嘴角,头发,蒸腾起妖异到极点的蒸汽,从他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沸腾着气雾!

    此时的陈寻,站在原地,如同中世纪的老式蒸汽机一般,阵阵蒸汽涌动并发出巨大嗡鸣,可是这燃烧的却不是汽油,而是他的寿元!!

    “燃魔之体”只有三式,每一式有极大的副作用,其本身就是赫赫有名的邪道锻体功法,是以燃烧性命、岁月为代价的禁忌武学。

    也正是因此,以此锻体功法为基础,在装载灵物咒纹之后,其使用的神通,也会发挥出远强其他锻体功法,更强的增幅!

    “天魔解体大~法”是“燃魔之体”的其中一式。

    而“蒸汽之躯”便是三式中的第二式,也即是眼下的状态,此时蒸腾的红雾包裹住陈寻的全身,有种妖异到极点的美丽。

    陈寻每处于这个蒸汽爆发的“蒸汽之躯”状态一秒,则要耗费一个月的寿命。

    换句话说,十二秒则要耗损一年的寿元,他获得极为可怕的力量的同时,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这也是陈寻后世之中,日常的战斗状态。

    虽然他拥有“时命”,每一个时辰都能重置一次生命,可并不是每一个敌人,都值得他使用牺牲性命的“燃魔解体大~法”之类的禁术。

    而耗损岁月,却不给予人死亡的“蒸汽之躯”,便成了陈寻的首选。

    一片密集的荆棘树林中。

    陈寻蒸腾着红色蒸汽的身躯,猛然消失原地...

    嘭!!

    彭彭!!

    一阵阵炸裂声猛然从这片树林间响起!

    整片深林,像是遭受了什么可怕的怪物侵袭。

    一道蒸腾着妖异气雾的修长红影,在以极快的瞬间,向着前方跨步,挥拳一连打倒数十颗参天大树。

    紧接着,这道火红的虚影,在地面上猛然犁出一道巨大的轨迹,这片深林中一颗颗大树被破坏,打得支离破碎,地面的岩石不断被翻滚而出!

    伴随着陈寻的随意破坏,巨大的碰撞声接连不断,整片深林面目全非!

    “我虽然是二阶低层的咒术师,可是一旦动用‘蒸汽之躯’,几乎就已经拥有二阶内几乎无敌的实力,再配合震骨螳螂‘嗜骨’的战技,只怕连三阶也有一搏之力!”

    片刻后。

    嗡...

    伴随着一声低声响起。

    陈寻全身蒸腾的红色消失,他退出了“蒸汽之躯”的状态,原地缓缓露出了一个身材极为佝偻的人影。

    此时的陈寻,满脸皱纹。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低头,看了自己枯槁到极点的泛着灰白色老人斑的双手一眼。“‘蒸汽之躯’的副作用,还是一如既往的大。”

    陈寻此时的脸庞,已然不是原先那名十六岁的少年清秀面容了,他如同即将入土的老人,身躯佝偻,步履蹒跚,仿佛随便走上两步,就要跌倒一般。

    这是使用“蒸汽之躯”的巨大代价,刚刚的陈寻,在短短十余分钟间,他已然耗损了六七十年的寿元,此时化为白发苍苍的暮年老人。

    这是他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用自己的寿命付出的惨烈代价!

    陈寻轻轻感叹:“这样一来,配合‘燃魔解体大~法’与‘薄命’我面对那七名魔修,就已然有六成胜算!至于剩下四成,却只能看前世的情报准确与否了!”

    他对于两位族老所说的十成胜算,自然是假。

    如果他拥有的灵物是百世蚕,的确是十成胜算无疑。

    因为百世蚕拥有百次性命,不断使用各种类似于“天魔解体大~法”的禁术,不断死亡后再次重活,在花费了三四十条性命之后,自然可以把那七人活活耗死。

    可是他拥有的却是“时命”。

    虽然他二十四小时中,有二十四条性命,可是每一个时辰却只有一次性命,如果他在一个小时中连续死亡两次,就真的死亡了。

    可是强者之间的战斗,极为迅速。

    生死间的搏杀之中,对方根本不会让他拖延到一个小时后,另一个“时命”的刷新时刻。所以眼下的陈寻,只拥有两条性命,去应对那七名魔修。

    “倒是也不着急动用这个小时的‘时命’,来重置我化为七八十岁老人的后遗症。”

    陈寻面容枯槁得如同七八十岁的老人,站在原地低语着,他抬头看了身边一眼,“正好可以试试刚刚获得的灵兽神通‘薄命’,效果如何?”

    想到此处...

    陈寻眉头一动,他苍老的身躯呆呆的站在原地,只感觉四周的树林忽然一片寂静了,空气中似乎有一道可怕到极点的狂暴灵力迅速酝酿...

    呼!

    呼呼!

    陈寻的身躯迅速在膨~胀。

    圆~鼓~鼓的真的就如同气爆鱼一般,膨~胀、再膨~胀!像是猛然突破了什么局限,紧接着,一股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彻整片密林!

    嘭!

    呼...啦啦!

    这蹒跚的老人瞬间化为一团猩红的血雾,如同美丽的烟花绽放,陈寻带着白色的骨骼碎片、一片片挥洒的滚烫鲜血,在空气中瞬间炸开!

    “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