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十一章 共饮一杯?
    三日后。

    未白镇西南面的深林。

    “眼下的一切都已然准备就绪了,他们是不可战胜的敌人,或是直接被我以绝对优势碾压,只在一瞬之间,只看前世苦心收集的情报是否准确,与这命运是否垂青于我!”

    一名清秀少年缓缓坐于石桌上喃喃,在一片参天大树的树荫下手拿茶杯,一脸悠然自得的看向远处的风景,偶尔低头轻饮。

    “至于两位族老,都已经老了。他们虽是三阶,可是已寿过百载,眼下气血早已衰败,与我一起对敌,只怕片刻便会力竭,反倒会成为我的累赘!”陈寻细饮了一口茶,感叹。

    他并没有通知任何族人。

    而是选择独自一人,来到此地应对那七名魔修!以二阶的咒师实力对战七名三阶魔修,如果被他人知晓,必定认为是疯了。

    可是陈寻却没有疯,眼下他或许的确会死。

    如果他选择在此时逃离,放任那七人去灭族,凭借前世的经验躲入深山苦修一年,一年过后自然可以轻松取下那七人首级。

    可是人生皆是畏畏缩缩,贪生怕死,这样的人生又有何用?

    如若不能改变这命中注定的灭族之事,他选择重活到此时又有何用?

    对于陈寻而言,有些事情却是不得不去做的,哪怕这过程中,他可能会死。

    -----------

    沙沙...

    忽然这片极为宁静的深林中,出现一片稀稀疏疏的动响,是草地被践踏的声音。

    伴随着这声响,七名黑衣壮硕的大汉,忽然从这片深林中走出,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到了陈寻,一脸诧异,然后跨步走近,厉声问道:“小子,你可曾看过此人?”

    陈寻微微饮了一口茶。

    他坐在石桌上,伸手悠然接过那人递过的画像。

    随意的瞟了一眼:画像是一名三十余岁的英俊男子,眼眸有说不出的霸气,身穿深紫色长袍,是一副极为奢华的打扮。

    陈寻扭头,一脸淡然的看了七人一眼,缓缓解释道:“自然是见过...此人是我未白镇中的一代天骄,又怎能不曾见过?”

    陈寻忽然顿了顿,坐在石桌上瞄了一眼问路的七人,又小饮了一口茶,仍旧是一脸面无表情。

    他解释道:“此人名叫陈孤意,是附近未白镇的霸主势力西陈氏的族长,只是十余天前,从塑兽山脉深处归来,就重伤不治而死了!”

    “死了??”这七名黑衣魔修听到陈寻此话,纷纷一脸了然的神色。

    “此人果然是死了!”

    一名黑衣魔修沉声一笑,嘴角闪过一丝残忍。

    他对着其他六名兄弟说道:“能以一己之力打伤我七人,让我们修养半月余才能回复伤势,又怎能不以死亡为代价?”

    “哈哈!”

    “此人倒也强悍,同是三阶却战力如此可怕!如若不是我们七人合力围杀,或许还真不是对手!”另一名黑衣魔修男子眼眸闪过一丝骇然,似乎想起了与陈孤意交战的可怕之处。

    “确是如此,不过那人那天带走的灵物,散发的气息极为强大,眼下他身死,估计这灵物是保存在其族群中了!”那名看似头领的黑衣魔修说道。

    “看来我们要到那西陈氏走上一趟了!”

    几名魔修听到此言,纷纷点头称是。他们在轻而易举的交谈间,就决定了一个族群的命运。只是即将正要离开,却耳边传来一声稚~嫩的声音。

    之前的陈寻,在旁边一直默默听闻这几人的交谈,也未曾插嘴。

    可是眼下,他却终于放下手中的茶杯,坐在石桌上轻轻笑道:“几位一路奔波,想必极为辛苦,何不在此地坐下,歇息间与我共饮一杯?”

    此时,几人才重新察觉到陈寻的存在,他们毫不在意的开始再次交谈。

    “大哥,此人怎么办?”

    “年纪轻轻就有二阶的咒师实力,在这方偏远地界,这般修为倒也算是不错的了!”“说这么多干嘛,随手也就杀了!”

    陈寻看到几人的对话,坐在石桌上轻轻再次小饮了第三口茶,三口茶水过后,茶杯已然见底。

    他放下手中空杯,忽然坐在原地,哑然一笑道:“七位,能否暂停谈论是否杀我之事,你们只问画像那人是谁,为何不去问问我是谁?”

    “你是...”

    一名魔修愣住,此时略微注意,才发现眼前的这名清秀少年,竟然与他们十余天前碰到的那名男子,面容竟然有七成相似!

    七人正是疑惑之色,陈寻轻声答道。“我是你们杀死的陈孤意之子,叫陈寻!”

    陈寻坐在石桌上缓缓起身,原先一脸温润悠然的神色然闪过一丝冷然,他忽然说道:“你们要找的那灵物,也在我手中!”

    陈寻缓缓张开手掌。

    瞬间浓郁的灵气,在密林的空气中弥漫...

    这灵物气息极为浓郁,就让那七名魔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贪婪,纷纷不自觉的把目光,全部都聚焦在陈寻的掌间之中。

    “各位找的可是此物?”

    陈寻轻笑,掏出了一块神秘到极点的红色琉璃石,正是西陈氏的收藏了数百年的镇族灵物,也是陈孤意为了掩护陈寻获得“时命”的灵物。

    “这是四阶灵石‘千里寻’,化咒入体则拥有‘百步’天赋神通,如果想要各位想要,就随我来吧!”陈寻猛然身躯往后一退,竟然瞬间消失在七人眼中。

    这数名邪修猛然向前跨几步。

    才发现这石桌之后,竟然是一片悬崖,下方有一如同口袋的巨大峡谷深坑,其中树林茂密,杂草丛生,阴影中根本看不到陈寻的身影。

    “大哥,这恐怕是陷阱!”

    一名魔修沉声,他们显然并非有勇无谋之辈。如果真是七名莽撞的大汉,在犯下诸多天怒人怨的事迹后,也难以活得到今日。

    “有陷阱又如何?”

    为首的魔修是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大汉,全身都是刀疤与愈合的致命伤,五指间更是断了一指。

    他冷声一笑:“这四阶灵石价值极大,是任何四阶咒师都垂涎之物,并且这塑兽山脉根本无四阶强者,以我们兄弟七人的合击战技,三阶以下根本不会有敌手!”

    “并且是陷阱又能如何?我七人合击之力甚至能抗衡四阶强者!这等实力足以横行整片塑兽山脉,有何等阴谋陷阱,我们皆平推而去即可!”

    说道此处,七名大汉对视一眼,猛然一跃,接连跨入这深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