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十五章 薄命
    “这同命神通的巨大破绽,你们自己又怎会不知?”

    陈寻跌坐在地面明明是一副重伤垂死的老者,却开始轻笑起来:“只是,你们从未想过有除了古族之外的他人知道吧?”

    说道此处,陈寻似乎也已然厌倦了。

    空气中,一道淡淡的红花,从跌坐在地面的陈寻身上涌出....

    瞬间,这细微的红色烟花便化为冲天的热浪火焰,在陈寻身边包围翻滚,妖邪的火焰环绕其身,他的气息在疯狂增长!!

    二阶底层..中层..高层..巅峰。

    三阶底层!!

    如果说之前的“蒸汽之躯”是淡淡的蒸汽涌动,那么此时的陈寻的整个身躯,都被巨大的红色火焰所包裹,仿佛火焰中走出的战神,剧烈蒸腾!

    “燃魔解体大法,的确是我的底牌,可是!却是其一!”

    陈寻不顾那七人的骇然,嘴里喃喃。即使此时他短时间跨入了三阶,也仍旧是一名面容沧桑的三阶老人,双臂仍旧缺失,独眼。

    可他却毫不在意。

    他的身躯在声势浩荡的的火焰中忽然抬头,站在峡谷低处,看向那七人,莫名的轻轻问了一句:“你们见过,这世间最为灿烂的烟火吗?”

    陈寻仰望天空,有种古怪的淡漠。

    全身蒸腾妖邪火焰的他,忽然自言自语的答道:“这世间最为灿烂的烟花,是生命燃烧的最后绽放呢....”

    “这是要?!!”

    七人抬头看向四周密闭狭小的环境,猛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他们声音前所未有的惊骇:“你...你要!!”

    陈寻再没有说话了。

    空气中是一阵沉默,类似暴风雨前的死寂,忽然一阵灵力潮汐的漩涡流转,一道可怕到极点的灵力在陈寻身上迅速酝酿。

    陈寻消瘦的身躯在膨胀,如同气爆鱼一般快速膨胀,再膨胀...

    呼!

    呼呼!

    似乎在诡异的类似风箱拉扯的声音中,这鼓胀的身躯到了某个临界点....

    嘭!!!

    轰隆隆!!

    巨大的气浪猛然炸开,层层扩散,瞬间血肉淋漓,骸骨炸裂,无数的参天大树、遍地花草荆棘、沙石,猛然被气浪如同迅速扩散的涟漪一般,晕开!

    整个十余米深的岩坑,被巨大的气流带着岩石淹没,瞬间就被填平!

    这是埋骨之地,陈寻为了那七人所选。

    -------

    实际上。

    二阶的“薄命”,通过自爆已然拥有灭杀三阶强者的实力。

    更何况眼下的陈寻使用“燃魔解体大法”强行跨入三阶,再使用“薄命”,并且这般封闭的环境下,自爆的威力已然显露到最大。

    或许其他一般的七名三阶强者,可以活下。

    可是,眼下这七名魔修却是“七人同命”,这无差别的爆炸中,受到的伤害相互叠加,自然是他们七人的最为致命的破绽!

    从陈寻确信他们拥有“同命蛊”这等灵兽化咒入体,他们的结局就已然注定,他选择气爆鱼为破解死局的战技神通,并选择此处盆地的天时地利,也是他前世苦心策划的谋略之一。

    只是这计划却有缺陷,只看命运是否垂青于他。

    如果这七人并非他从情报中得到的那般。

    七人用“同命蛊”把生命力链接,那么他用“薄命”进行自爆,他们受到的伤害不叠加,陈寻也绝对难以杀死这七人。

    因为他们七人不是普通的流浪咒师,是这咒界最为可怕的大族之一,古族在这片大地中游历的弟子,他们的实力绝对远超同阶。

    如果七人使用的不是“同命蛊”,在他陈寻使用了“薄命”之后,只剩下一条性命,面对剩下的六名魔修,根本没有可能拖到下一个时辰的“时命”,自然是必死无疑!

    这是一场赌注,陈寻为了小小的七名三阶邪修,赌上了他这位后世至强者的性命。

    值得庆幸的是,陈寻赌赢了。

    --------------

    天地,烟尘滚滚。

    巨大的气浪卷起一片片沙石,遮蔽了天日,原先的深坑状的峡谷,是如同末日一般的景象,此时已然被无数的沙石给埋葬。

    噗!

    噗!!

    此时仍旧有一片片大树,被这可怕的气流连根卷起,一片片地面草皮被爆炸掀开,飞向远处的半空中,此时的深林,方圆百米之内,恍如末日一般。

    而这可怕的爆炸漩涡中央,一名清秀少年半跪在地面,匍匐在旁边呕吐,全身佝偻着剧烈抽搐。刚刚自爆的死亡痛觉再次传递到他的身上,让他全身再次变得惨白。

    他全身的神经再次承受难以想象的考验。

    他刚刚死亡的瞬间全身的每一处血肉瞬间炸裂,这是远超千刀万剐之类酷刑的可怕刑罚,即使是陈寻死过千百次,这种痛苦也有些承受。

    片刻后。

    陈寻终于从刚刚感受到的死亡痛苦中缓过神来,他抬头,看着眼前仍旧在波荡的巨大声浪,沉默无语。如果是一般的魔修在这般爆炸下,陈寻或许早已让离开。

    可是这七名魔修,却是那古族之人,是这咒界作为强大的宗族之一,是否还留有底牌陈寻不知,眼下自然要确信七人是否死去。

    如果七人未死,陈寻此时离去与放虎归山无异。

    想到此处,他陈寻忽然转身。

    他略显惨白的面容如同生过一场重病,蹒跚的小步走向原先的石桌之上。

    他安然坐下,在石桌上斟茶低饮,偶尔看向那片废墟,偶尔扭头看向另一面幽静的密林,如同一名贵族公子一般,一脸悠然观赏风景。

    陈寻在这片废墟之中,石桌之上,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第二日黎明。

    当天地间第一缕阳光从层层白云中照下,这片已然化为死地、四下无声、被填无数沙石填埋的废墟,忽然有了微微的动响。

    咔擦...

    一声细碎的碎石声音,忽然从废石堆中响起。

    首先出现的是一只血淋淋的手。

    这手紧接着艰难的爬开碎石,忽然出现在地表上,其后足足花费了十余分钟的时间,一人在血肉淋漓中从石堆深处爬出。

    此人的面容如同死尸一般惨白,全身被碎石划得遍体鳞伤,仿佛已然离死不远了,可是隐隐看去,还能认得出此人的身份,是那七名魔修的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