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十八章 暂任
    以十六的弱冠之龄继任一族之长。

    这是塑兽山脉中,数千年来的无数部族都前所未有之事。

    因为这十六之龄,大多数的少年还在一阶徘徊,是初入咒道的程度,无论实力、或者是心智都远未可以当此重任,背负起一个族群的兴衰。

    可是此时,两位老人却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了出来。

    陈寻闻言一脸惭愧,连忙把两位族老扶起。

    两位族老数十年来一直对西陈氏忠心耿耿,在父亲陈孤意的遗嘱下,更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带着千名族人,为了掩护陈寻而死。

    二老前世今生都对陈寻有恩,陈寻自然受不得这二老一拜。

    “族长之位,我想留给陈瑶!”陈寻看着二老说道。

    “陈瑶天赋也是极强,并且本身也是两位族老一脉的直系血亲....”陈寻轻声拒绝,这塑兽山脉太小,终究是偏远的蛮夷荒地,根本不是他能够久待之。

    并且这陈瑶虽然性子有些急躁,不过稍加磨砺也堪大用。

    况且他前世还留有太多遗憾,欠下他人太多人情,皆要偿还,即使未来之事眼下还未曾发生,可是对于陈寻而言,却是必然要去做之事。

    更何况这古族之仇,不可不报!

    他穿越而过,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了,因此陈寻对于这族长之位,自然是果断拒绝。

    “陈寻少主,不需立即决断,可以在回去思考些时日!”两位老人似乎心有不甘。

    “这族长之位,我的确想留给陈瑶...”

    陈寻摇头,一脸不容置疑的神色再次拒绝。“陈瑶天赋在同龄人之中,咒道天赋算是极佳,虽为女子,却是男子般刚烈!”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会多加勉强!”

    两名族老此时似乎看出了陈寻的决意,也不强求了,只得把话收回。

    “毕竟陈寻少主拥有天地灵物榜上的传奇灵物,未来未尝没有可能登上这咒界至强者之一,这片塑兽山脉太小,少主出去闯荡一番,也是好事!”

    三人说道陈瑶,二老似乎想起了什么。

    “不过陈瑶性子内敛,虽然一直与少主敌对、厉声相加,可实际上对于少主还是极为关切的!”

    白发的族老忽然轻声感叹:“前些日子,陈瑶一直私底下苦声祈求我们放过陈寻少主,不要把少主废除修为,贬为奴隶之事....”

    “陈瑶吗?”陈寻心中一愣。

    -----------

    世间变换无常。

    实际上,从陈寻彻底改变西陈氏千名族人的灭族之事开始,命运的轨迹就已然彻底改变,渐渐开始向着陈寻意想不到的方向前进。

    正当陈寻与两位族老商谈之时,猛然出现了陈寻前世根本不曾发生过的事件,原先注定的时间长河,开始渐渐偏离了轨迹。

    .一道声音传来。

    “两位族老,大事不好了!”

    一名族中强者跨步而来,是一名陈姓中年男子,此人是族中的二阶高层咒师,陈寻自然认得,他此时语气严肃,带着淡淡的惊惶之色。

    “有何大事?一定要在此时说出?”

    两位族老闻言神色有些严厉,他们略显歉意的看了陈寻一眼,沉声问道:“有比我们与少主交谈,更加大的事情吗?”

    “是族群生死存亡的大事,若非如此,绝不敢惊扰族老!”

    这名中年男子出声,似乎是发生了极为可怕的事情。“我们东岩山的十余名族人被杀,以及牧养在上山的‘火云猴’,全部被东枯镇的幕氏一族掳走了!!”

    东枯镇幕氏一族,以灵矿生意为生,西南矿山更是其主要来源。

    而未白镇的西陈氏,则是以灵兽生意为生,在未白镇的东边,东岩山上圈养有一阶灵兽‘火云猴’,是西陈氏的主要稳定收入。

    这名中年族人说道此处,神色越发的惊惶了,他说道:“不仅仅是袭击,这幕族还放下话来,要与我们西陈氏一族开战!!”

    “什么!”

    两位族老对视一眼,瞬间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西南矿山的屠山之事,幕族果然要与我西陈氏算账吗?只是想不到反应这么迅速!”

    两位族老心中闪过一丝疑虑缓缓点头,示意那名中年族人离去:“‘火云猴’之事我们二老已然知晓,你先退下去吧!”

    陈寻听到此处,心中也已然了解。

    他带头血洗西南矿山,放走近千奴隶,杀死幕族数百族人,这即使是强大如幕族,也伤了根本,幕族必然大怒,要与他西陈氏结算。

    此时幕族屠尽他们“东岩山”的所有族人,以及把灵兽全部掠走,与他在西南矿山之举无异,很显然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做法。

    所幸的是他们西陈氏族小,只有三十多名族人驻守在“东岩山”,损失却是不大。

    只是血屠西南矿山之事,陈寻并不后悔,如若没有那五阶灵物与百余灵石储备,他不能开启“时命”,西陈氏只怕早已灭族!

    “这东枯镇的幕族,是我塑兽山脉中最强势力之一,拥有十八名三阶族老,要是倾巢出动,我们西陈氏只怕根本抵御不住!”拄着拐杖的老妇叹息。

    “却是如此,陈寻少主你的百世寿命,为了应付那七名三阶已然使用了近四十世寿命,眼下这十八名三阶的幕氏长老...”白发老者沉默了一会,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决断了。

    这十八名三阶,对于陈寻而言,的确是非常可怕的战力。

    虽然这幕族是偏远小族,不会拥有“同命蛊”之类的可怕灵物化为战技神通,战力自然远不如那七人强大,可是这十八的数量太过庞大,依然是让人窒息的威胁。

    要知道陈寻若非天时地利,以及刻意的谋划针对,他根本就没有以二阶的实力,战胜那七名三阶。

    毕竟“时命”虽是天地灵物榜前十的可怕灵物,更是蕴含咒界的本质法则之一“时间”,可是并非战斗神通。

    陈寻沉默了片刻。

    这招惹到幕族,是他惹下的祸事,自然要管,他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道:“本来想要解决掉灭族之事,便就此离开这塑兽山脉,可是这....”

    陈寻念及至此,有了决断。

    他突然抬头看向二老,十六岁的清秀面孔带着一股淡淡的严肃。

    他缓缓说道:“既然如此,我便暂居这族长之位,待到幕族之事解决,我便退下离开塑兽山脉,让陈瑶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