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十九章 东岩山,火云猴
    陈寻继任族长之位的事情。

    整个族群只有少部分人有异议,却被陈寻用雷霆手段给震慑住了。

    他虽为在这过程曾动用“时命”,可是即使如此,拥有前世各种老辣经验的他,面对同为二阶之人,却已然是碾压的状态。

    虽然眼下的整个西陈氏中,只有两位族老知晓陈寻拥有所谓的“百世蚕”,具备跨级而战的可怕战力,可是西陈氏的族长之位以二阶无敌的战力,也已然是足够。

    其后短短一日内,在两位三阶族老的支持下,陈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打压了族中不服气之人,轻而易举的便登上了西陈氏族长之位。

    偏远小族,一族之长的位置也只是仅仅如此而已。

    ---------------

    东岩山,本是一座小型的活火山。

    即使是被西陈氏看管这座山脉的数百年后的今日,山顶仍旧有赤红岩浆在滚动。

    只是这片东岩山极为稳定,却不曾出现过火山爆发之事,故而西陈氏历代把“火云猴”这等一阶灵兽。圈养于此山之中。

    而这火云猴,则是极为常见的一阶灵兽。

    性格暴躁,有略强于常人战力,喜炎热之地,厌水,群居于树。

    将之杀死化咒入体,则拥有火云猴特有的神通--“赤目”,会拥有极为强大的动态视觉,虽然并非直接的战斗神通,可是也算用处极大。

    西陈氏以繁殖火云猴,并以此来贩卖这一阶的神通战技“赤目”,为族群收入的主要来源。

    咕噜咕噜...

    车轮的声音在地面磨砂,发出碾压碎石的声音。

    咔擦...

    一辆华丽装束的灰色马车缓缓在山脚停下,马夫是一名二阶高层的强大咒师,正是陈弥意,他回头轻轻掀开车帘,一脸恭敬的说道:“族长,东岩山已到,还请下车。”

    马车在轻轻晃动,一名身穿华丽紫色长袍的少年,掀开门帘缓缓从车上走下。

    陈寻穿着的紫色长袍并不普通。

    是精致紫蚕丝制成,拥有极强的防御力,长袍上雕饰着古怪的神秘纹理,右肩的部位写着古老的神秘方块文字---“西陈氏”。

    这略显宽大的奢华族长长袍,穿着这十六七岁的清秀消瘦的少年身上,似乎有些空荡了。可是却有种古怪的神韵,配合陈寻一直淡然沉默的神色,竟然使人感觉...如此的契合。

    陈寻穿着宽大的族长长袍,轻轻抖了抖宽大的袖口,感觉有些极为不适应,他从马车上缓步下来,看了旁边的陈弥意一眼,问道:“告诉我东岩上的具体情况...”

    陈弥意目光严谨,缓缓道出事情始末。

    “东岩山近年来,火云猴的的数量已然达到三百七十二只,共有我西陈氏二十七人进行牧养灵兽,三日前幕氏一族的幕十一带人亲自奇袭,血洗我‘东岩山’之后,把所有灵兽全部掳走!”

    “幕十一吗?”

    陈寻与这陈弥意缓缓在往东岩山上走动,身后跟随着十余名族人。

    他心中闪过一个傲慢年轻人的身影,缓缓自语:“这幕氏一族,想不到与我西陈氏的战事,竟然是由他们年轻一代的少族长负责。”

    陈寻心中念头一动,瞬间就明白了这幕氏的想法。

    幕氏一族极为惧怕的三阶号称无敌的陈孤意已然身死,眼下只有两位老迈的三阶族老,现在更是他个十六岁乳臭未干的二阶少年登上族长之位,自然蔑视。

    在他们看来拿下西陈氏已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让其年轻一代的少族长负责族群间的战事,想必是要将这幕十一历练一番。

    “把我们西陈氏当做磨刀石吗?”

    陈寻哑然失笑。

    他随意的看了一眼山腰的四周,是一座座茅草屋,尽管尸体已然被族内收拾干净,仍旧可以隐约看到这茅草屋上沾染着一些被屠杀山的猩红鲜血。

    “我们西陈氏,还残留有多少只‘火云猴’?”陈寻扭头,忽然对身后一直默默跟随的陈弥意问道。

    陈弥意上前一步,微微弯腰,对着身穿宽大族长长袍的陈寻恭敬道:“我们还有十二只,是放养在东岩山之外,并未遭受毒手!”

    “那就全部再次放养吧!”

    陈寻感慨了一声,示意身后的十余名族人把带上的囚笼放开。

    十余名族人会意,把枷锁打开,紧接着一只只半米余高、红色皮毛的灵猴从囚笼中跑出,灵猴们在原地来回奔走跳跃,性格极其洒脱。

    似乎这群灵猴忽然发现了什么。

    欢喜的吱吱一叫,开始接连猛然向着山顶熔岩边上的那片红树林,奔跑而去。这“火云猴”喜灼热,火山之上的红树林,是它们的最佳居住地了,自然欣喜无比。

    陈寻随意的瞄了那猴群一眼忽然面目一凝,似乎发现了什么。他猛然对着身边的陈弥意问道:“那只灵猴小腹隆~起,可是即将产子?”

    陈弥意闻言,楞了一下,显然他也不知,开始询问旁边负责饲养“火云猴”族人。

    那族人会意,恭敬上去一步。

    弯腰对着陈寻说解释道:“一阶灵兽‘火云猴’怀胎三年产子,眼下此猴已然两十一月有余,只怕是不出七日,就要产下幼猴!”

    “果然如此!”

    陈寻心念一动,眼眸闪过一丝异色,瞬间就想起了他前世的某些隐秘的灵兽方面的知识,只见忽然他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残影晃动...

    当陈寻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的时候。

    众人才发现陈寻手掌中已然提着刚刚那只母猴。

    陈寻刚刚竟然在晃眼之中就一路急奔百米,把正要放养归山的灵猴追了回来。

    吱吱!

    那猴在陈寻手掌中龇牙咧嘴,不断挣扎,像是极为暴怒。

    “这只猴子,交给我来牧养了,其余的灵猴你们十余名族人照旧行~事!”陈寻抖了抖紫色宽大的长袍,十六岁的清秀面容略带些许严谨。

    “是,族长大人!”

    陈弥意与其余十余位族人满是疑惑,却不去推迟或是询问,在他们看来族长行为高深莫测,传言中更是以一人之力让西陈氏逃离了灭族的下场。

    陈寻也没有去理会旁人的疑惑。

    而是缓步起身,向着一处茅草屋走去,在身后留下声音:“我要在这片‘东岩山’住上一段时间,你们无需管我,自可忙于恢复牧养之事。”

    陈寻自然清楚,这片东岩山如果再次进行牧养灵兽,只怕要再次遭遇血洗。

    这幕十一性格傲慢,与陈寻在后世也交集极多,陈寻自然清楚幕十一绝对不能容忍被他屠杀之后的“东岩山”,再度若无其事的开始牧养灵兽。

    陈寻暂居于此地,便是为了等那幕十一再次归来,等他再次屠山。

    可是眼下却再度有一个原因了。

    陈寻端坐于茅草屋中的藤椅之上,看着手掌中吱吱作响的灵猴,心中闪过一丝期待:“我要看看前世看到过的那本灵兽的邪道育兽之术,其中记载是否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