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二十二章 以命锻体
    陈寻此时在这片熔岩火山口上盘腿而坐。

    噗呲!

    噗呲!噗呲!

    他边上的半米处,便是岩浆滚动。

    那蒸腾的岩浆气泡在剧烈翻滚。那滚滚的热浪在他面前灼烧,让他面容通红,使陈寻盘腿而坐的英俊少年面容,大汗淋漓。

    这数日来。

    陈寻虽然仍旧在停留在二阶底层咒师的层次,可是已然在向着中层迈进,并且进度极为迅速。

    他修炼的是火系邪道功法“燃魔之体”。

    火系功法会在灼热之地效果倍增,而水系锻体功法会在寒冰之地效果倍增,在咒界中是常理。可是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要能忍得住这般寂寞与巨大痛苦的折磨。

    可是意志与对自身的残忍程度,陈寻恰恰不缺。

    他历尽三世,他看过太多人生百态,也明白了太多太多事理,也有重新登入咒界顶峰的巨大执念,他此时不仅仅能对他人残忍,也能自己残忍,并且是无比的残忍。

    一切通往至强者的道路上,没有任何侥幸。历尽三世,他早已明白,咒界中的那些逆天小说中的主角事迹,仅仅是一个苍白的笑话罢了。

    陈寻后世。

    他所结识的每一个非大族出身,独自从底层、爬上顶峰的至强者。

    都不仅仅拥有狠辣的心智,不错的气运,也都几乎有极为惨然的过去,与不为人知的过往,甚至有比被灭全族的陈寻,更为凄惨之人。

    正是这些微末之人曾经拥有痛苦的过去,才想拥有美满的未来。

    抛开生在豪门的天之骄子不谈。作为寒门出身的破落户,如果不去牺牲些什么,就请不要妄想得到什么----这几乎是咒界恒古不变的真理。

    眼下。

    陈寻在岩浆旁边,枯坐了二十分钟有余。

    而这样的日子,陈寻在到了这片“东岩山”之后,已然持续了数天之久。

    他每天都有七八条时命,在这岩浆边上被活活烫死,每天死上七八次,简直就是常人难以想象、忍受的事情,可是对于陈寻而言,却是日常。

    可是数天来的辛酸却并非白费,一切都已然到了临界点,眼下今日正式突破之时。

    渐渐的。

    陈寻在岩浆边上皮肉的水分,似乎达到了肉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在剧烈蒸腾。

    他遍体通红,如同烤熟的大虾。

    肌肉在沸腾的热浪下剧烈萎~缩,失去水分的双臂、胸口甚至连骸骨都清晰可见,隐约如同枯坐百年的悟道老僧,骸骨嶙峋。

    黑色头发在渐渐枯糙、枯萎,甚至出现点点火星,紧接着黑发似乎到底了某个临界点,迅速开始燃起,伴随着毛发被烧焦的恶臭,他的头发瞬间化为火花燃烧殆尽。

    可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呼!

    一声轻响从无到有。像是什么突破了固有的枷锁一般,陈寻几乎失去所有水分的枯槁身躯,从身体深处猛然的传出一道轻音。

    咯蹦!咯蹦!

    他的身躯猛然发出一声声骨骼碰撞的脆响,筋骨齐鸣,而他完全失去水分的枯萎面容,此时忽然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轻笑。

    二阶中层,成!

    “终于突破了,对于这般自残身躯的刻苦修炼而言,还不算慢。”

    陈寻心中默念的同时缓缓起身。

    低头看着自己如同枯树一般干瘪的双手,似乎确信了什么,闪过一丝了然。他此时感觉到身体的力量,有了不小幅度的增长。

    踏踏踏!

    正当陈寻这般遐想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传来稀稀疏疏的脚步声。似乎是有族人向着这片山顶的火山口赶来了,这让陈寻心中有些紧张了。

    “怎么这个时候会有人来...”

    “我不是早早都已然有所交代,让族人在我修炼之时,绝对不可打扰的吗?”

    陈寻猛然心念一动。

    低头看了眼自己枯萎到极点的身躯,知道如若被外人看的,想必“时命”之事也难以解释,他暗叹,低头苦笑:“只能对我自己毁尸灭迹了。”

    想到此处,眉目忽然闪过一丝决然,他向着眼前滚烫的岩浆中,毫不犹豫的一跃!

    扑通!

    陈寻的身体在岩浆中沉没。

    他的身躯,化为一堆人形的火焰在岩浆中燃烧,皮肉在融化...

    瞬间,陈寻就在这熔岩中化为了一具白色骨架,其后霎时间,骨架焚烧变为一堆灰烬,在滚滚的熔岩中瞬间连尸骨都不剩。

    紧接着,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火山口。

    他正是一名负责牧养“火云猴”的族人,他眼睛四处转动,神色略带诧异,只听他喃喃自语着:“族长大人呢?刚刚分明听到动响,怎的就不见了人影?”

    “我不是说过,不要在我修炼的时候,来此地打扰我吗?”听到这声,那名族人猛然回头,发现正是身穿族长紫色长袍的陈寻。

    只见陈寻少年的面目极为惨白,像是承受了不一般的痛苦,有些颤抖的迹象,陈寻看着眼前的族人有些阴沉,似乎是有些动气了。

    因为对于陈寻而言,一般的死法都不算太痛。

    普通死亡所带来的痛觉感知,早已习惯了,可是那些残忍酷刑死法带来的巨大痛苦,仍旧让他坚韧的神经也有些难以承受。

    这名族人看到面色阴霾的陈寻族长,连忙恭敬弯腰行礼。

    然后神色略带慌张:“如果没有要紧事情,我决定不敢打扰族长苦修,只是大事不好了,此时的‘东岩山’,幕族来人了!”

    “幕族来人?”

    陈寻闻言心中一凛,也知道不是纠结于其他事情的时候。

    他猛然跨步前行,带着这名族人向着山下走去,一边问道:“现在情况如何?那幕族是否已然开始屠山?他们带来了几人?又有几位族人伤亡?”

    “没有人死亡。”

    那名族人快步跟随在陈寻身后,一脸恭敬之色。

    他答道:“主事的是一名白袍、手持折扇的年轻人,态度极为傲慢,自称幕十一,说要见我们西陈氏的族长,不然就再次血洗‘东岩山’!”

    “他说如若族长不出现,就每过三分钟,便杀上一人!”

    “幕十一?”

    陈寻闻言,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神色:“不去直接屠山,而是专门等我,会有这般诡异的行径的,也只有他幕十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