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二十三章 我不许说话,何人敢做声?
    “东岩山”的半山腰上。

    此时的气氛,是有些怒剑拔张的沉默。站在树下的这二十余人,竟然没有任何人敢出声,不管是前来屠山的幕族,还是那数十名西陈氏的族人。

    沙沙...

    一道清风在“红桑树”中吹过,打落片片红叶在地面上盘旋,可是这发出的声音,却仅仅止于此了,眼下四下除了风声皆是无声。

    周围仍旧是一阵沉默。

    十余名西陈氏的族人坐在地面上,背着双手被捆绑着,嘴巴被白布捆绑。

    他们被堆在角落处,是一脸极为惊恐的样子,因为他们自然明白眼前的幕十一,是何等性格乖张可怕之人。

    而边上,是六七名幕族的大汉。

    他们此时也没有人敢出声,他们虽然人员稀少,甚至数量甚至比不过眼下西陈氏的十余名族人,可是对于他们而言,已然足以屠尽这“东岩山”了。

    原因也无他。

    咒界中,并非是依靠人数,便可取胜族群之战。

    一名强大的咒师,远胜过千千万万普通人,这七名大汉肃穆的站在原地,却面容有些恭敬的看向一名少年人,因为这少年人,才是他们屠山的关键。

    这少年身穿白袍,是一名翩翩公子。

    他手持的折扇扇面是一片山清水秀,扇子背面是湛蓝的河流,青草翠绿。

    这扇子有股优雅的风气,很明显是名家画师之作。这少年此时正淡然的坐在庭院的石椅上,缓缓扇动折扇,偶尔低饮一口茶水。

    沙沙..

    风吹动树叶发出声音,那少年在庭院中,动作有种说不出的悠然。

    “此时天青云淡,正是凉秋,四下微风吹拂,倒也是不错的饮茶之时。”这白衣少年忽然在寂静的气氛中轻语,动作越发清雅。

    他从头到尾,都未曾去看地面上那被捆绑的十余名西陈氏之人,仿佛是在自家庭院饮茶一般,一脸的惬意,有种契合自然的韵味。

    忽然间,一片声音打破了这片沉寂...

    “幕十一,我们陈寻族长到了,还请不要杀人!”

    这道打破寂静的声音传来,正是一名负责通报的陈族人在前面奔走,他身后缓步行走着身穿华丽紫色族长长袍的一人,正是陈寻。

    “呜呜!”

    “呜呜!”

    一名名被捆绑在地面的陈族人,在原地呜咽。

    他们听到那陈氏之人此言,跌坐在地面的面目猛然惊恐万分。

    他们此时呜咽,是要示意那人不要说话,仿佛此时任何人说话,都会打扰到那少年公子的饮茶雅兴,引来极为可怕的后果。

    眼下他们所想象的可怕事情,的确是发生了...

    “鼓噪!!”

    “你可知道,你打扰了我喝茶的雅兴?”这静坐石桌上捧茶的白衣少年,黑色的剑眉闪过一丝怒色,他瞄了那陈氏族人一眼,剑眉忽然微微皱起。

    “哪里来的蝼蚁也敢喧嚣,扰我喝茶兴致?”

    他呵斥一声之后,身影竟然消失在原地,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极为傲慢的余音在环绕:“我不许说话,何人又敢作声?!”

    风中..

    一道寒芒忽现。在刚刚那开口的陈姓族人面前闪过...

    当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幕十一手持一道折扇,已然出现在这陈族人的脖子,猛地划出一道血红,明明眼看就要划开喉咙,甚至是直接切下头颅...

    可是,折扇却是再也不得寸进了。

    “在我面前,容不得你杀人。”

    陈寻站在幕十一对面低语,却是面无神色。他两指微红如同烙铁般散发热气,在夹着那折扇,正是使用了“火掌”的战技神通,使折扇不得动弹。

    陈寻看着眼前的幕十一,轻轻说道:“他人说话你便要杀人,幕十一你喝茶的时候还是老样子,和原来一样令人恶心的傲慢。”

    幕十一,性格是陈寻见过最为乖张傲慢之人。

    他行~事极为古怪,性格乖张杀人随性,更是有个习惯,他品茶之时,绝对不容外人干扰,如若有人打扰了他的雅兴,其结果,必然要用鲜血来偿还。

    “你已经二阶?中层?”

    幕十一闻言也不恼怒,他身穿白袍浓厚的剑眉一挑,看向陈寻的面容竟然满是兴趣,他倒退了两步抖了抖折扇,轻笑:“你的修为,倒是有些涨进了!”

    他忽然像是有些兴致了,看着面无表情的陈寻,说着:“只是不知道进入二阶中层的你,可否在我眼前支撑上几招?”

    他看着陈寻的一脸沉默不语,又轻笑一声,嘴角闪过一丝理所当然的傲慢:“仅仅十六岁的二阶中层,在这片塑兽山脉中倒也算是天才,不过还是离我差太远了。”

    陈寻仍旧没有说话,只感觉这幕十一的废话有些多了。

    幕十一是幕氏一族的天才,也是这片塑兽山脉中无数族群中最为强大的天才,他的性格偏激、傲慢。

    作为这片塑兽山脉中千年难得一遇的咒道天才,即使是在陈寻后世的眼光看来,此人即使放到各个大族,也是天资卓越的那一类。

    因为他以十六之龄,就已然是二阶巅峰的咒师。

    只要再跨进一步,就已然达到一般偏远小族的三阶族老的层次。根据陈寻后世的记忆,这幕十一只需数月后,就可以踏出三阶这一步。

    十六七八的三阶,仅仅这般年龄,就已然达到了许多普通人的终身,都未曾达到的境界。

    他自然有资格傲慢,十六岁的三阶,不管是这塑兽山脉,还是外面的各个强族,都算是极为不错的了。

    要知道,之前的陈寻仅仅只是一阶巅峰的咒师,就已然是西陈氏的第一天才了,可想而知,他们这两者其中的差距又有多大?

    可是此时的陈寻,却不再是当年的陈寻了。

    -----------

    “眼下你准备如何?”陈寻站在原地,忽然出声。

    “来和我打上几招,或许我打的高兴,就放过你们西陈氏了。”幕十一看着陈寻嘴角微微弯起,明明是一副翩翩公子打扮,语气却有种让人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的傲慢。

    他嘴角闪过一丝戏谑:“只是,希望在你能让我高兴之前,别被我三下两下就活活打死了!这样的话,我会过意不去的。”

    抖了抖折扇,幕十一故意感叹一声。

    “我做人厚道,对你心生愧疚,自然要弥补。杀了你之后,送那千余西陈氏之人与你黄泉路上陪你作伴,也是极好。”

    呼呼!

    风声忽然阵阵。

    他自顾自的说完之后,忽然也不等陈寻言语。

    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身形刹那间就消失了,他的手间的折扇闪过一丝寒芒,猛地就出现在陈寻跟前,向着陈寻的脖子划过!

    “可笑!”

    弥赛亚声音带着寒意,但对于幕十一这般行为也不气恼。他知道幕十一的性格乖张,自己的身影也跟着在原地不见了,空气中响起了陈寻的声音。

    “幕十一,你还是和原来一样不会说人话。”

    扑通!

    两道身影瞬间就在原地纠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