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二十四章 幕十一
    陈寻使用的是极为常见的二阶神通战技“火掌”。

    这极其普通的战技,却在他的手下由于不一样的威力,陈寻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对于各种战技的使用更是达到了神鬼莫测的程度。

    更何况是这极为常见的“掌”类的战技神通,陈寻本就是擅长近身搏杀的咒师,化咒入体的咒纹都要近身施展,经常使用这类“拳”“掌”的战技,自然得心应手。

    ---------

    噗噗!

    两段身影在原地高速移动,阵阵残影的同时,卷起了一地落叶飞起。

    陈寻的步伐闪烁,他在不断拉进两人的距离,在接近缓缓这幕十一。他那如同碳烧一般的灼热双掌带着阵阵热浪,一掌一掌的向着幕十一袭来。

    而另一边,而幕十一身形也是在不断晃动,他却在不断后退。

    他在与陈寻拉开距离的同时,身形不断挪移,躲避着陈寻的双掌。他挥舞折扇的扇面,竟然飞出道道如同青烟的火焰,带着滚滚的灼热,向着陈寻扑去。

    呼呼!

    风声微鸣,这一道道火焰如同缎带一般,在空气中卷动、盘旋,在幕十一的操控下,远远的在向着陈寻飞舞、扑射而来。

    “这是极为罕见的二阶灵火“青烟焰”,化咒入体得来的神通战技。”

    陈寻站在对面仅仅一眼,就看出了幕十一修炼的同样是火系锻体功法,并且他把极为罕见的灵火化咒入体,拥有了远距离战斗的战技。

    咒界中的咒师就战斗风格而言,大致分为两类。

    一者是如同陈寻这般近身搏杀,是大多数咒师的选择,一者是如同幕十一这般,使用远程的攻击手段,而战技风格不分高低,只看个人。

    眼下。

    这罕见的灵火化咒入体,让幕十一拥有了远超同阶的战力,再配合二阶巅峰的咒师层次,他自然有资格傲慢,因为他眼下在二阶之中,已然几乎是没有敌手。

    可是并非完全没有敌手。

    陈寻所使用战技,的确是极为普通的常见战技,也远远不如那灵火带来的神通。可是他却有后世至强者的无比丰富的经验。

    陈寻对于近身搏杀之术,已然到了神鬼莫测的程度。

    刷刷!

    这片“红桑树”下,空气有些灼热。

    一片片落叶在树上缓缓盘旋凋零,在两人交错的身躯中落下,细看过去,会发现原先树上那些深红的嫩叶也让有些枯黄。

    两人修炼的同是火系锻体功法,并且装载的同为火系战技,在功法增幅之下,这火系战技自然有了极为不寻常的可怕威力。

    一旁,几名幕族的大汉也有些惊疑不定了。

    在他们看来,他们的少主幕十一天资纵横,单单一人,就足以碾压这失去陈孤意的西陈氏一族了。即使是这西陈氏的两位三阶族老在此埋伏,他们幕十一少主也能悠然而去。

    毕竟西陈氏的两位族老实在是太老了,年老气衰,打上些许时间只怕就要力竭,又怎能留得住他们正是鼎盛期的少主?

    可是。他们却从未想到这陈孤意之子--陈寻,前些日子还是一阶巅峰,眼下却已然是二阶中层咒师了,并且还能与他们的少主打得有来有往。

    “这是二阶中层对战二阶高层。”

    一名幕族的彪形大汉低语,似乎看到了极为不寻常的事情,他看着眼前不断缠斗的二人,神色惊疑。“足足差距了两个层次,竟然二人也能打得旗鼓相当!”

    “要知道我们幕十一少主,可是融入了极为罕见的灵火,拥有的‘青烟锻’神通,是威力极大的远程神通,即使一般的二阶巅峰都不会是其对手,可是这眼下....”

    几名大汉说道此处,面色越发的僵硬了。

    就在此时。

    正在打斗的两人似乎都动了火气,动作越发的狠辣起来,两者飘忽不定的身影举动中,有种不死不休的意思。

    “死!”

    陈寻神色冷淡,忽然狠声道。

    他的面容仍旧是毫无表情,身形却闪烁向前猛然迈步一跨,趁着幕十一攻击的间隙,双掌如同烙铁一般通红,他就要打在幕十一的胸口!

    被抓着破绽的幕十一神色有些慌乱,就要躲闪不及,只能连忙挥舞着折扇挡在胸前。

    铛!!

    明明是肉掌与金属折扇的碰撞,却传出清脆的金属回声。

    这精钢折扇竟然微微凹陷,力度瞬间从折扇穿透,陈寻的双掌压着折扇打在幕十一的胸膛处,让幕十一英俊的脸庞一阵苍白。

    “怎么会...”

    幕十一猛地就一路倒退了好几十步,他英俊的面容此时微微颤抖。

    噗!

    只感觉一股甘甜从喉咙升起。

    幕十一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浊血,向陈寻面带不可思议之色。这陈寻神通与阶位都远远不如他,可是却能够与他打得平分秋色,实在太让他难以置信!

    然而陈寻此时却也不好过。他身形也猛退几步,一段段青烟式的火焰锻在他全身环绕灼烧,皮肉上一阵被烧焦的气味。

    即使是陈寻同修火系锻体功法,竟然也出现了严重烧伤的痕迹,并且灼烧处竟然微微出现了麻痹,有动弹不得的迹象。

    这不是普通的火焰。

    这是天地间的二阶灵火“青烟焰”,拥有烧伤麻痹的特性,如若是普通的火焰战技,没有特殊的效果,又怎能称得上罕见?

    两人此处交手之后,皆是倒退几步,竟然是两败俱伤的状态。

    “想不到竟然与我能够打到这种程度,陈寻,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幕十一说话间低头,看了眼为他抵挡攻击的折扇,似乎有些心疼的迹象。

    “屠杀之事,你准备如何?”

    陈寻站在原地全身微微麻痹,甚至有些腿脚的知觉已然消失,可是他性子冷淡,并不想和这幕十一闲聊,他直接问道。

    事情有些出乎陈寻的意料。

    在这个时间段的幕十一就如此强悍了,是陈寻远远未曾想到的,如果他眼下真要屠山,此时的陈寻如果不动用“燃魔之体”,还真的不一定能够阻止。

    刚刚如若不是他拥有绝对碾压的战斗经验,以及此时的幕十一的战技极为青涩,只怕单单用这个普通神通“火掌”,他陈寻早就败了。

    当然,如果陈寻使用”嗜骨”、或者“蒸汽之躯”之类的燃烧生命的禁术。眼下的幕十一,估计只要三两下就被他活活打死了。

    可是此时却非私下。

    有幕族与他西陈氏族人围观,幕族之人说杀了也就杀了,他们西陈氏的普通族人却是杀不得,再加上诸般考虑,故而自然不敢在人前使用。

    “屠山之事?”

    幕十一闻言一愣,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挥了挥折扇,看着陈寻闪过一丝异色,忽然笑道:“只有你能胜过我,我自然不会其屠山。”

    幕十一再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状况,说道:“只是此地并非适合我们继续交手之地,我们二人另选一处地方继续交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