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二十五章 三阶的天才
    “此地并非交手之地?”陈寻一愣,心中疑惑。

    幕十一似乎看出了陈寻的表情,他忽然指了指眼前的“红桑林”,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灭了你们西陈氏之后,这片‘东岩山’以后是我的产业了,这片培育一阶‘火云猴’的宝地,自然不能在我们二人交手之中损毁...”

    “我们去山顶的火山口一战。”

    “我们二人皆修火系锻体功法,那里倒是绝佳之地。”幕十一再扭头,看向身边负责关押的幕族大汉:“你们几人就不用跟来了,好好看守几名西陈氏的人质。”

    “是!”几名幕族大汉一愣,虽然不知道为何,可是仍旧恭敬答道。

    说罢,陈寻点了点头,其后两人对视了一眼身形一闪,向着山顶直奔而去。

    --------

    虽然陈寻对于幕十一的举动,有些意义不明。可是却刚好符合了陈寻的意思。

    在西陈氏的族人面前,他自然不好用燃烧性命的禁术把幕十一打死,可是到了山顶,那里四下无人,使用禁忌术却没有任何忧虑了。

    转眼,两人便将自己的族人弃于山腰之上。

    他们一路急奔,来到了热浪滚滚的山顶之中,这里熔岩依旧沸腾,空气中弥漫着灼热,一股股热浪向着这两名十六七岁的同龄人扑来。

    两人站在岩浆边上对视了一眼,却不急着动手。

    “我原本还以为你还是一阶巅峰,想不到短短半月就到了二阶中层,还能与我打得旗鼓相当。”幕十一抖了抖折扇,似乎在感慨。

    “你,还不算太弱!”

    他语气分明傲慢,却带着一股怅然。

    “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带来这片山顶吗?”

    幕十一看向陈寻嘴角在微微嚅嗫,忽然说出了一个极为骇然的事实。“因为,我早已进阶三阶咒师的实力,却不想让外人知道。”

    呼!

    一股三阶的狂暴气息骤然从幕十一身上升起,一股压人的气势迎面扑来,在向着陈寻碾压而来。这幕十一竟然隐藏着实力,早已是十六岁的天才三阶咒师。

    这幕十一瞬间的变化让陈寻一愣。

    “想不到这个时间段的幕十一,就已然是三阶了,前世的传言倒是有许多都不可信。”陈寻看着幕十一微微感慨,却没有任何惧怕之色。

    三阶对于一名普通的二阶而言,已然是绝对碾压的实力了。

    眼下只是使用普通战技“火掌”的二阶中层的陈寻,即使有极为强大的战斗经验,在这巨大的阶级碾压下也要被活活打死。

    可是他陈寻,根本不能看着常理论之。

    他在数日前借助那天时地利人和,就杀了七名三阶的魔修,而眼下的这幕十一即使是三阶,光轮战力也比那魔修大哥差上许多。

    而此时十六岁的幕十一,战技还极为青涩。

    幕十一还未到达后世巅峰期的那般老辣与难缠,陈寻自信即使就算不使用“天魔解体”,配合“嗜骨”与“蒸汽之躯”,也能用将其轻易击杀!

    想到此处。

    “是该结束了。”

    陈寻只是看着幕十一,微微暗自感慨。

    “这幕十一后世在这片宽广的南海域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一代魔修,想不到此时还未成长起来,却要被我轻易斩杀了,可是他自己找死,却怪不得我。”

    后世的幕十一是除了他陈寻之外,唯一从这片“朔兽山脉”中走出的大人物。

    因为根据陈寻的记忆中,在西陈氏被灭族的一年后,他幕氏一族也不知道因何原因破落,族中人口大量凋零,族中长老更是全部死亡。

    而幕十一在幕氏宗族衰败之后,也同样从这片偏远的地界走出,在南海域中以极为乖张的性格,成为了一代赫赫有名的魔修。

    可是幕十一却并未像陈寻一般成就巅峰强者,似乎在四百年后,与某个大族结怨,其后身死,却只离巅峰咒道只有半步之遥。

    咒界自古以来从不缺少绝世天才,可是却有许多人因为诸般原因战败身死,埋骨在通往巅峰的途中,成为其他天才们的踏脚石,后世的幕十一也是其一。

    -----------

    此时。

    陈寻正要发动“蒸汽之躯”,准备三两下打死这幕十一的时候,却忽然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

    只听幕十一全身散发着三阶咒师的强大气息,他忽然对着陈寻笑道:“你应该暗自庆幸,因为我眼下并不打算杀你。”

    “不打算杀我?是准备如何?有些意思了。”陈寻闻言瞬间一愣,正要发动“蒸汽之躯”,却忽然停滞住了,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幕十一。

    “我不止不打算杀你,你西陈氏灭族之事,我也可以帮助于你。”幕十一站在陈寻对面缓缓抖了抖折扇,配合英俊的面容有股翩翩公子的感觉。

    “本想今日为了完成宗族长老给予的任务,将你随手打杀了事后过去交差。可是谁想你天赋不错,竟然能与隐藏实力前的我,不相上下!”

    “虽然远不如我,可也算一名小天才,还与我所在的阵营也大致相同,并且....你性子和我很像。”幕十一眼光忽然闪过异色。

    他眼睛明亮。似乎能看到陈寻隐藏在眼眸深处,某些只有杀人无算、草菅人命才有的深沉与狠辣。“我们都是同一类人,眼下这种种条件之下,已然有了让你和我交易的资本。”

    这忽然冒出的话使得陈寻越发有些不明所以,他刚刚准备发动“蒸汽之躯”将打杀幕十一之事,眼前动作也停滞了下来。

    陈寻站在原地,扭头看了眼身边滚动的灼热熔岩,忽然冷淡的问道:“同一阵营?交易?是什么交易,你可以说说看。”

    幕十一却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让陈寻有了兴趣,让他逃过了死劫。

    只听他声音阴沉,缓缓阐述道:“我们幕氏有十八名三阶长老,其中更是有两名三阶巅峰的可怕存在,你们西陈氏失去了陈孤意,此时绝对没有任何抵抗幕族入侵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