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二十六章 天生人魔
    “的确如此!”陈寻闻言点了点头,那十八名三阶族老的确是非常难缠的对象,即使是他眼下也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可是,我却能帮助你们。”

    幕十一说道此处抖了抖折扇,面色有些阴冷。

    显然,他的性格远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喜怒无常。

    实际上的性格估计要阴沉狠辣许多,因为他眼下说出了极为大逆不道的话:“我可以帮助你,帮助你杀死幕氏一族中那十八名三阶幕氏长老!”

    陈寻站在原地,闻言完全愣住了。

    一名族中少主,厉声说要与外族密谋联合,灭杀自己的宗族长老,显然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极为诧异的。

    可是陈寻听到此言,缓了片刻后,却仿佛瞬间就了解些什么一般。“怪不得,这幕十一要在其宗族中,隐藏已经突破到三阶咒师的修为,果然是有所图谋。”

    他瞟了一眼幕十一。

    沉默了两秒后,反而想到了另外一些事情:“原来这幕氏在后世一年内,宗族迅速衰败,宗族长老皆尽死亡,是他们少族长暗中下的毒手。”

    “自己暗中下手,搞垮自己将要继承的宗族,并杀掉十八名宗族长老,倒也是极为奇怪的事情了。”陈寻感叹一声,既然是同一阵营,他彻底也放下了将要打死这幕十一的想法。

    想到此处,陈寻抬头忽然问道:“既然如此,你要联合我西陈氏来搞垮你幕氏一族,那就告诉我,你的原因是什么吧。”

    --------------

    即使幕十一的性格再乖张,再喜怒无常,陈寻也不相信他会做这等无用之事,因此陈寻才有此问。

    “你可知我幕族?”

    听到询问,幕十一抖了抖折扇,忽然开口。

    “不同你们西陈氏这百年来的衰落,我们幕族势大,十八位族老的数量堪称千年以来幕氏最为鼎盛期,可是也因此族中勾心斗角,更是划分为各派势力。”

    幕十一嘴角冷笑一声,忽然说道:“眼下,幕氏两大派系中,我族长一脉几乎已然被排挤到末路,我父亲作为族长更是在半年前,被族中长老暗中杀害!”

    “幕氏族长早已被族老暗中杀害?”陈寻听到此处没有说话,反倒有些感慨了。因为任何族群一旦壮大,内部产生的斗争几乎是必不可免。

    也是他们西陈氏族小。

    只有勤勤恳恳的两位族老,再加上死去的父亲陈孤意性格霸道,是天生的枭雄,以三阶无敌的绝对实力震慑着族内,才没有内部斗争。

    说道此处两人都略微沉默了,幕十一扭头看了陈寻一眼。

    他忽然带着一丝冷笑,继续说道:“实际上幕氏也只是微末小族罢了,族内的勾心斗角我本也不屑去理会,幕氏族长之位,我幕十一根本看不上眼!”

    他站在滚滚的岩浆前,双臂猛然一展,嘴角却满是讽刺。

    “可笑!”

    “简直可笑!!”

    他的白色长袍在岩浆前的热浪中鼓动,激昂高呼的声音中带着不屑。

    “幕氏族长之位有何用?这片塑兽山脉太小!我幕十一注定要成为天上的巨龙,又怎会自愿被囚禁于这片浅滩之中?”

    这幕十一的话,简直是极端的傲慢。

    可是陈寻却知道幕十一有资格傲慢,后世的幕十一如若不是意外身死,以其可怕的咒道才能与残忍的心性,只怕未来巅峰强者之位也有他一份。

    “那十八名族老暗中害死我父亲的事,也就罢了。”

    幕十一言语忽然渐渐平缓,带着一股深寒低沉的神色。

    “我父亲那个老头子死了也就死了!只把我当成斗争工具,死了反而不错,没有人干扰,我还可以更加安心的饮茶。”

    再之后,陈寻也聆听中,渐渐知道了事情的争端与起因。

    -----------

    时间,转眼过去半时。

    “这家伙的性格,简直就是天生的人魔。”

    陈寻听完所有的过程后,站在原地沉默无语,只得暗叹了一句。幕十一的性格实在太过古怪了,甚至观念根本不同常人,简直无法无天!

    事情并不复杂。

    幕十一的父亲,即是现任的幕氏族长,在外人眼中半年前因病去世,实则被下药加害。而这幕十一明明知道事情真相并早有察觉,却不阻止。

    那一日。

    他仍旧在族院石桌中一如既往的树下饮茶,饮茶间淡然的看他父亲在房间里中毒身亡,并且尸体被担架抬出埋葬的事情。

    他在树下饮茶,父亲却在他面前被毒害而死,号称“病亡”之事他也没有任何反对。

    仿佛与他完全无关,其后的日子里,家族权利变动也仿佛与他毫无关系。他作为一名局外人仍旧一脸淡然的在饮茶、依旧庭院树下习武。

    至于此时选择开始动手,并非是要“为父报仇”这等可笑的事情。是因为族中长老也开始对他下药了,也是无色无味的慢性剧毒。

    准备用同样的手法杀死他们父子,打算彻底谋篡幕氏。

    如非这般,性情冷漠到极点的幕十一,必然还会安然的呆坐在族中庭院里饮茶、修炼咒道。对外事、与他父亲被杀之事置之不理。

    似乎对于幕十一而言。

    饮茶与修咒习武,是这个世界中唯一只得重视的事情。或许真的如同幕十一所言,这塑兽山脉太小,他父亲、乃至其他人生死又与他何干?并且族长之位也他根本看不上眼。

    “嘿!我可以帮你杀了我幕氏十八位长老。”幕十一说道最后,面露残忍。

    仍旧是一副无关紧要的神色。

    仿佛他说的是一件微末小事,幕十一此时嘴角咧出个夸张的弧度:“甚至连这幕氏五千族人也可以任由你灭杀,族中任何资源也由你西陈氏吞并,幕氏这种小族灭了也就灭了,我不要。”

    “他们毒杀了我父亲只是小事。”

    “那个老头杀了也就杀了,他们想要族长之位也由他们去,反正我看不上。可是他们影响我饮茶,影响我修炼,还想要在我茶中下药....却是大事了。”

    幕十一忽然低头一脸理智的沉思,他站在原地喃喃自语,是在把这发生的两件事情做比较。

    陈寻哑然。

    “父亲被杀是小事?影响喝茶、习武是大事?”

    如果是其他人对陈寻说如此荒唐之事,陈寻或许不信,可是说话之人却是后世号称“南海人魔”的幕十一,性格出了名的乖张诡异,自然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