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二十七章 戏
    陈寻沉默了片刻,忽然站在原地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如何?”

    幕十一顿了顿,答道。“他们在我茶中下药。虽然我并未服下毒药之事他们还未察觉,可是一年内如若我不毒发身亡,也必然要暴露!”

    他说着,看着不远处翻滚的岩浆气泡,忽然对着陈寻感慨。

    “你的修为还是太差了,加上你们西陈氏的两位老迈的三阶族老,与我里应外合算计我幕氏那十八名幕氏族老,还不够!”

    陈寻没有反驳。

    他知道的确是如此,略微思索了一番,说道:“算上我西陈氏的两位族老,与你幕十一也只有三名三阶咒师,的确有些乏力了。”

    陈寻并没有暴露他的真实战力,而是敷衍而过。

    只是他忽然神色变幻,说道:“不过,我有办法,在半年内杀掉那十八幕氏长老,让你继续安心树下饮茶,无人打扰的习武修炼。”

    “哦?”

    幕十一楞了一下,忽然一脸笑意的看着陈寻,似乎陈寻的承诺让他有些意动。“似乎有些意思了,说说看?”

    他对于陈寻的话也不怀疑,因为他隐隐看出了陈寻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与他是同一类人。不然以他的傲慢乖张,也不会选择与陈寻联手。

    两名聪明人间的交谈根本不必多费口舌。

    他们都是心思深沉、杀伐果断之辈,作为能走出这片偏远荒地的数千年来唯一两位邪、魔道天骄,自然有其独特过人之处。

    “我得到消息,塑兽山脉深处,墨雨山中的地下岩洞有上古遗迹。”

    陈寻沉默了一会,忽然说出了来自前世的情报:“这上古遗迹是万年以前一方大族的遗址,蕴含上古时代储存的诸多罕见灵物,大概半个月后将会有灵物出世,整片塑兽山脉都会带来冲天的灵气。”

    “那时整片塑兽山脉皆知,大小诸族躁动,估计会有数千名塑兽山脉的隔着强者往墨雨山赶去,鱼龙混杂,杀人自然也是方便,可由幕兄将族中长老引来....”

    幕十一闻言眉头微微皱起。

    其后瞬间就明白了陈寻的意图,思索一番后点了点头。“墨雨山的地下岩洞错综复杂,更是有千百条地下岩石通道,把幕氏族老引来之后,是要分流击杀吗?”

    “算是不错的计划。”

    他应声说道:“族长长老以为我对下药之事不知,还未对我有太多提防。如若真有上古遗迹在塑兽山脉深处现世,我会尽可能唆使他们前去,只是幕氏族中必然要有不少于八位族老驻守,对于即将到来的族老数量,陈兄不必多过期许。”

    “幕氏一族,还并未对幕兄有提防吗?”陈寻闻言一愣,只得苦笑着点头。

    幕氏族老自然不会想到幕十一对下毒之事有所察觉。这原因也无他,因为幕十一对于自己父亲被毒杀后仍旧无动于衷,就是最好的掩饰。

    如果一般人察觉到了自己父亲被人毒杀之事,只要是正常人都有暴怒而起。可是幕十一察觉之后却在淡然饮茶,看着他父亲在眼前“病亡”,仿佛局外人一般根本不管不顾。

    或许在幕氏的十八名长老看来。

    连这蹊跷的族长“病亡”之事都没有任何察觉,仍旧在一如既往的饮茶习武的幕十一,只不过是一名傲慢迟钝的白痴罢了。

    可是他们又如何知道,他们眼前的是怎样一个可怕的怪物?

    陈寻来自未来,自然清楚的知道。

    这幕十一未来巅峰期的战力是多么的可怕,他不仅仅是千年难遇的绝世天才,性格冷淡乖张的他,也是天生的人魔.....人中之魔。

    眼下。

    这两位未来邪道、魔道的天骄走在一起,此时在密谋杀人的过程中,竟然渐渐的有了相谈甚欢的迹象,毕竟某些观念而言,两者都极为相似。

    可是陈寻始终与幕十一不同。

    幕十一的性格天生就是最为纯粹的魔修。

    性格乖张、没有任何底线原则、做事只凭兴起只看心情,根本不去管他人看法,他是天生的人魔,连亲生父亲在他眼前被杀之事,也只是冷眼旁观。

    陈寻却不一样,他性格也是杀伐果断,为了达到目的、成就巅峰前世也使用过许多极为不齿的手段,可是却有底线,有他要守护的东西。

    虽然陈寻在后世战力逆天,被人们称为第一魔修,可是他始终自认是邪修,并非魔修。

    ------------

    时间过去少许,东岩山,山腰处。

    蹬!

    蹬瞪!

    一阵稀疏践踏碎石的步伐声音,通往东岩山顶的小路忽然下来一人,此时身穿白袍、面色苍白,连手掌中的折扇也残破不堪。

    正是幕十一。

    他身形有些不稳,甚至白衣沾染着片片血红。

    他跌跌撞撞走到山腰处,对着身边十余名幕氏大汉说道:“我们走!这个陈寻倒也有意思,竟然能把我伤到这般程度。”

    几名大汉一愣,连忙恭敬的问道:“少主,可是把那陈寻击杀了?”可是没等幕十一情况回答,山上的小路却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

    “呵...”

    “区区幕十一,又怎会能杀得了我?”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从山上的小路上传来,伴随着声音,出现了紫色族长袍的一名面色惨白的十六岁少年,正是陈寻。

    陈寻此时也是面容颤抖,脚下的步伐似乎极为不稳。

    看样子却在故意撑着身体,他冷声道:“你们幕十一少主,也不过是区区如此罢了,二阶巅峰,竟然还不如我这个二阶中层咒师。”

    “两败俱伤!”幕氏的十余名大汉,与西陈氏被囚禁的族人们心中猛然跳出这个想法,由于两人刚刚势均力敌的战斗推测,对于战斗的结果越发的深信起来。

    “少主,要不要我们...”几名大汉对视了一眼,猛然做出了一个划脖子的动作,眼睛纷纷闪过一丝狠辣,似乎想趁机结果掉重伤的陈寻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