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三十一章 回归未白镇
    未白镇。

    此时正是凉秋,天色有些湛蓝无云。

    似乎由于天色原因,此时的未白镇有些冷清了。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居民有些稀少,甚至一些店铺都门户紧闭没有开张,可是眼下这西陈氏的演武场,仍旧是热火朝天。

    喝!

    铛!铛铛!

    爆喝声与兵器打击的声音接连不断。

    一名名与陈寻同龄的十六七岁少年少女,站在巨大的演武场中或是原地打拳,或是与人两两对练,一个个青涩的面孔都有些热汗淋漓。

    “陈盹,你这拳发力不必用尽全力,出力时留三分余力为佳,并且脚你下不稳,你选择装载的神通战技‘风蛇步’是白费了吗?威力竟然发挥不出一半!”

    一名十六岁少女站在演武场中央,灰色宽松的武术袍穿在她的身上,配合热辣的身材与小麦色的健康皮肤,给人一种极为野性的感觉。

    身边一名名青涩的男女以少女为中心,是一脸尊崇的神色,而那少女自己本身也满是汗水,却在很是认真的指点着他人。

    “还有你陈鱼。”陈瑶扭头,抹了抹脸上的汗水。

    “风云决是我西陈氏的锻体功法,是风系功法以灵动著称,你刚刚动作却有些略微僵硬了一些,配合你装载的战技‘迅灰狼’,应该更好的叠加,发挥出速度优势才对,可是你却不得要领。”

    就在少女一脸认真的指点着其他同龄人的此时。演武场的角落忽然有人发觉了什么,出现了略微惊讶的声音。“陈寻少主,您什么回来了?”

    周围忽然一片寂静了。

    沉默之后,紧接着数道声音瞬间就爆发了出来,是稀稀疏疏的欢呼声。

    “陈寻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竟然悄无声息!”

    “掌嘴,我们该叫族长大人了,嘿嘿,十六岁的一族之长,在塑兽山脉前所未有,也只有我们陈寻大哥才能...”说话的是一名看似极为活泼的陈姓少年人。

    当然人群中也有沉稳的陈氏少年,知道以族长相称:“陈寻族长,东岩山的事情解决了吗?”

    周围皆是一片片稀稀疏疏同龄人的崇拜声音。

    陈寻自小性格就沉稳温润,并且咒道天赋不差,在这片西陈氏少年之中,一直以受人尊敬的形象存在,换句话说是孩子王。

    “陈寻,你还有脸回来。”

    站在人群中央的是陈瑶,她看着陈寻面色有些冷淡与复杂。“你一个人到东岩山去,如果是三阶咒师带人屠山...你,你不知道有多危险吗?”

    她的声音带着些许不知所措。

    像是在掩饰着什么情绪一般,说话的瞬间双掌露出鱼鳞寒光,向着陈寻扑来。不知何时,这见面动手,对于陈瑶而言已然变成了习惯,她与陈寻见面的习惯。

    噗呲!

    陈寻一如既往的再次随手把躁动的陈瑶打翻在地,他看向跌倒在地的陈瑶一眼,只得苦笑了一声:“陈瑶,是又来搞笑的吗,你始终是打不过我的。”

    说罢,陈寻弯腰伸手,是要把四脚朝天的少女陈瑶扶起。

    可是却不被领情。

    只见陈瑶自顾自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脸蛋涨得通红,看着陈寻眼眸里满是怒火,她挥舞着拳头:“迟早有一天,我要打倒你。”

    额...

    陈寻再次哑然。

    他无奈,只得抚摸了下站着他肩头上的红色灵猴,沉默了片刻,对着陈瑶轻声说道:“走吧,与我一同去见两位族老。”

    “哦...”陈瑶抖了抖刚刚被打得在地身上带来的灰尘,在站立了两秒后微微点头,快步离开人群,跟在陈寻的身后。

    -------------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这片幽静的族内庭院小路中。

    “西陈氏一族我并不打算久待,半个月后的墨雨山是墓地。幕氏与我西陈氏,两族必然要都有一族要埋葬其中。”陈寻直接了当的和陈瑶说道。

    “如果我在墨雨山死了,我们西陈氏也就灭了。”

    仿佛交代后事一般,陈寻走在前面,自言自语的说道。

    “可是如果我那时还未死,那么就是我胜了,我已经将幕氏灭族。那时我也会离开这片塑兽山脉,届时,要靠你陈瑶这个仅次于我的幕氏天才,来支撑起这西陈氏了。”

    “什么,你疯了吗?!”

    陈瑶骇然,她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慌张。“你要独自一个人,去对抗那幕氏一族五千人、那十八位三阶幕氏族老吗?!”

    她自然知道这句话其后的可怕含义,是完全楞住了,她声音带着疑惑忽然问道。“你分明才是二阶底层咒师,怎能一人去对抗这般庞然大物...”

    “不对。”

    陈瑶看着陈寻感觉有些不对劲。

    直接感知了下陈寻的气息,她清秀的容颜完全呆滞了,忽然停顿了两秒,站在原地轻声感叹:“明明是这么短的时间,你又再次跨进了一个小境界,成就了二阶中层?”

    陈寻没有去看极为失落的陈瑶。他知道他快速的咒道进境,是对于极为争强好胜好的陈瑶而言是巨大打击,他只得把话题转向另外一面。

    “我没疯,我的确要对抗幕氏。”陈寻淡然答道。

    “两位族老都已经老了,战力衰退,宗族之事已然无需他们再操心,并且我也有一名强大的帮手,两人联手暗中算计,这幕氏十八长老,我们并非没有胜算。”

    “你仅仅二阶,却对上那十八名三阶幕氏族老,竟然还有胜算?”

    陈瑶闻言再次沉默了。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神色复杂,面容苦涩,喃喃自语:“我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这么遥远了吗。”

    她知道陈寻自小性格沉稳,不会说空话,对上那十八名三阶也应该有所胜算。只是似乎眼前的陈寻,这个被她视为一生追逐的目标,离他的距离越发的让她遥不可及了。

    “越来越远了...”陈瑶低头苦笑,看着渐渐远去的陈寻背影,感觉恍如天边那想要去触摸,却触摸不到的璀璨星辰。

    说罢,陈瑶神色闪过决然。

    自此之后她选择闭关苦修、不问外事。

    直到一个多月后的墨雨山上,忽然传来了陈寻在十余名幕氏族老面前,为了保住西陈氏一族的延续,而“自杀谢罪”的震撼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