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三十二章 二十三岁的陈寻
    在与陈瑶、两位族老交代完所谓的“后事”之后,陈寻便脱下了紫色族长长袍,穿上简易便装,毅然开始独自一人向着塑兽山脉深处的墨雨山走去。

    自从穿越回十六岁这年,陈寻的精神一直都处于极为紧绷的状态。

    因为失去了能够以一人之力震慑整片塑兽山脉的陈孤意后,眼下西陈氏实在太弱了,哪怕是眼下的西陈氏两位族老,也没有足够的战力帮他。

    故而陈寻少与西陈氏族人接触,想要把所有的一切危机,都由他作为陈孤意之子,独自一人承担。

    东岩山屠山之事,虽然以陈寻所意想不到的和平方式结束了,并与幕十一这名喜怒无常的“人魔”勾搭在一起,商讨起覆灭幕氏一族的阴谋。

    至于那只红色小猴。

    陈寻却并非带在身边,它是未来的大妖,成就或许不逊于将来的陈寻,可是眼下却仅仅只是一名刚刚诞生的幼体灵兽罢了,战力微末,尚未有大用。

    并且此时,墨雨山上古遗迹之行,生死未卜。此次陈寻并未有类似于对于那七名魔修的诸多布局,对于只能看情况行事。

    故而陈寻把那红色小猴留在西陈氏中交给陈瑶照料,并未带上,独自一人前去。

    -------

    三日后。

    塑兽山脉深处,有一个古城。

    名为“塑山城”,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名字,却是整个塑兽山脉大小诸族的枢纽,是无数咒师在塑兽山脉深处狩猎灵兽、获取各种天地灵石后的交易城池。

    这“塑山城”地形险要,四面环山,而东北方向便是墨雨山。

    陈寻此时站在远处高坡。

    远远的看着这片“塑山城”的宽广城池,八米高的恢弘大门有两名灰色铠甲的侍卫驻守,正是中午,稀稀疏疏的有游历的长袍打扮咒师在城门来往。

    “塑山城,在半个月后,这座耸立在这片塑兽山脉深处三千余年的古老城池,也会受到墨雨山上古遗迹的出现波及,在争夺之下血流成河,沦为死城。”

    他站在高处,看着远处的巨大城池,自言自语了起来。

    陈寻知道前世那次塑兽山脉的上古遗迹出世,会引发了怎样的巨大骚乱。

    如果不是塑兽山脉地处偏远,甚至连一些外界的四阶、五阶的强大咒师,都要赶来塑兽山脉,争夺出世上古遗迹的灵物。

    “这是一场巨大的机遇,有何尝不是巨大的浩劫?”

    陈寻叹息一声,“这次上古遗迹之争,爆发的争端太过惨烈了,这片塑兽山脉足足死亡了数万咒师与无关居民,化为绝地,也仅仅只是成全了几名获益者。”

    他眼神略微凝重。

    忽然走下山坡,一步步向着这“塑山城”走去,他的身体忽然渐渐燃烧起了淡淡的红色妖邪蒸汽,身形却在不断的变化...

    一步..

    两步..三步..

    步伐略微缓慢,却每走一步,陈寻的身形、面容都在剧烈的变化....他十六岁少年的青涩面容渐渐棱角分明,开始有了岁月的痕迹。

    他一米七余的身形在不断拔高、成长。

    最终固定在一米九的高度。原先那十六岁那瘦弱的少年身躯渐渐变得结实健壮,苍白的皮肤渐渐变成古铜,面容由稚嫩变得成熟。

    一秒...

    两秒...三秒...

    陈寻的身形、面容伴随着时间在肉眼可见的变化,在“蒸汽之躯”燃烧生命的作用下,陈寻此时每过一分钟,身体的样貌便成长了一岁有余。

    当他跨步来到这片庞大的城池门口的时候,已然不再是原先那十六岁的青涩面孔,而是看起来一名二十有余的俊美青年。

    “阁下可是入城?”

    那名驻守的傲慢侍卫看着陈寻一惊。本能的恭敬问道,仿佛他面前的俊美青年是一名大族出来游历的贵公子,有极为古怪的大族青年特有气质,怠慢不得。

    “我的确是要入城。”

    陈寻优雅的笑了笑,站在原地点点头。

    说话间,他随手把身后那生长过剩、几乎垂地的黑色长发,优雅的用手刀修理了一下,然后再随手一扎作髻,他抬头随意的瞄了那守卫一眼:“这是入城的灵纹币。”

    “是,请..请入城!”

    那守卫接过灵纹币说话磕磕碰碰,是极为紧张。

    眼前俊美青年温润的面容,让他有种忍不住想起亲近的感觉,可是眼眸深处却带着妖异的邪魅,隐隐感觉有巨大的死亡危机。

    “谢谢。”

    陈寻点头,礼貌性的应答了一声后,缓缓迈步走入城门中。

    “终于走了。”

    那城门守卫抹了抹汗水,看着陈寻离去的修长背影不知为何有些紧张。

    此时像是舒了一口气的样子,他拍拍胸口,感觉刚刚和陈寻说话有种莫名的压迫感,有些本能的心悸,仿佛眼前温润的俊美青年内心,深处尘封着某个可怕深渊怪物。

    那守卫心中忽然闪过疑惑:“到底是哪家大族出来游历的贵公子?这等出众的人物,只怕不是我们塑兽山脉这等偏远之地所能诞生的。”

    ------------

    眼下的青年,是陈寻,却是二十三岁的陈寻。

    这是后世陈寻在灭族之后,在咒界大地中行走杀人游历,足足保持了千余年的样貌。

    换句话说,此时样貌的陈寻,才是后世真正的号称第一魔修、那无数强者闻风丧胆的“燃魔”陈寻,并非原先十六岁青涩的陈寻。

    他此时面容如同刀削,棱角分明。

    不似十六岁那般青涩面容的圆润,二十三岁的他一米九的修长身躯,看似温雅的面容中带着一种古怪的邪气,有种让人想要去亲近,却有感觉极点危险的矛盾感。

    如果真要去说明,他就是温雅与残忍的矛盾结合体。

    一双眼睛更是带着古怪的深邃,时不时闪过一丝常人难以常见的白光神秘咒纹,那是传奇灵石“时命”化咒入眼的痕迹。

    这就是锻体功法“燃魔之体”中,“蒸汽之躯”的另一个妙用了。

    其代价是让人耗损岁月,年岁迅速苍老,可是对于陈寻而言,不失为改变容貌的手段。此时的陈寻燃烧寿命,强行从十六岁的青涩少年变成了二十三岁的成熟青年。

    只怕即使是极为熟悉之人,也难以看出此时二十三岁的陈寻,与原先十六岁的青涩陈寻有相似之处。

    毕竟是成长期的少年人,每过一岁面容都有不小的变化,更何况此时已有七年之差。

    “这次出来,身上带的灵纹币并不多,可是如若不想风餐露宿,还需到一家客栈住上一段时间。”陈寻抖了抖手间的灵纹币,站在城中,剑眉微微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