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三十三章 客栈见闻
    陈寻在城中的身形仿佛鹤立鸡群一般。

    英俊的面容与气质的矛盾感,让周围路过的人频频侧目,可是对于这样的目光,陈寻却早已习以为常。

    “这片塑山城,前世的我倒是来过几次。”

    陈寻站在原地,并未理会周围的侧目,喃喃自语。“可是却并未熟悉,还是稍微了解一下才好,毕竟这半个月后的墨雨山之事...”

    他转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此时身处一片古朴风韵、以白岩为主色调的街道中。

    数千年的流转,让这片古城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略显破旧的百年商铺,斑驳老旧的城市小巷,街道两侧是一些古风雕饰的白石制围栏,脚下隐约有些沙化的灰白色岩石铸成的地面。

    这古老的城池在三千年以后,并未走向落寞。两边仍旧极为热闹,是一间间贩卖灵石灵物、灵兽血石的店铺,给予咒师选择购买一些战技。

    街道上一些身穿长袍的流浪咒师在身边来来往往。也不去管它,陈寻心头暗道:“是该找一处客栈住下,再做打算了。”

    说罢,陈寻的身影消失在了街头。

    --------

    咒道世界中,不管何处,都有许多客栈在做营生。

    毕竟这片大地除去某些宗族建立族群城镇,大多数还是一些居无定所的流浪咒师。

    这些流浪咒师行走在这片神秘的大地上,他们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寻找罕见的灵兽、古怪的灵石、甚至寻找只存在传说中的逆天灵物,以期许将其化咒入体,获得强大的法则神通,成为一方强者。

    可是这个世界却远比想象中的残酷。

    诸多大族把持绝大部分灵物资源,占据珍贵的灵矿山脉,圈养拥有强大神通的灵兽,使得少有强大的神通能够让流浪奥术师化咒入体。

    若非逆天的机缘,这片大地上的流浪咒师几乎没有成就巅峰的可能。

    这是一家不大的客栈。

    是常见的两层布局,二楼是一间间古朴的客房。

    一楼却是红色实木组成的世界,十余张方形的红木桌椅上摆放着茶具,却人烟稀少,只有七八名衣着略显破旧的流浪咒师坐在上面饮茶。

    上了二楼阶梯后,是一名坐在桌椅上打着哈欠的小二。

    “小二,来间上房。”

    陈寻的声音,让正在打瞌睡的小二迷迷糊糊的开始清醒。

    “好嘞!”

    那小二吆喝了一声。

    昏昏欲睡的抬头看着陈寻楞了一下,忽然精神一震,露出微笑。

    “阁下想必是刚刚来到这片山脉游历,不是我们塑兽山脉之人吧?如若需要,在下可以作为向导,介绍一些基本的情况。”

    小二眼光的毒辣。

    自然看得出陈寻动作似有若无的优雅,带着大族中出来游历的青年强者独有的气质,这样的人往往出手阔绰,随意打赏就相当于平日数个月的收入。

    陈寻沉吟了片刻,笑着答道:“我的确是初来这片塑兽山脉,不知这片地方偏远的山脉中有何有趣的传闻?与禁忌之事?”

    这名小二露出了然。

    其后,极为熟练的带着陈寻到了一处房间。房间是古香古色的布局,红木打底的主色调,家具虽然有些陈旧斑驳,不过陈寻却毫不在意。

    转眼间,陈寻在房间稍作整理后,便开始走到一楼大厅的一处偏僻木桌上坐下,开始听着那小二一脸恭敬的介绍塑山城的情况。

    “我们塑山城,是三千年前便建立的古城。”

    陈寻一脸悠然的坐在木桌上,而那小二站在陈寻边上恭敬的倒着茶水,一边与陈寻说明。

    “我们这片山脉深处生活着各类强大的灵兽,许多强大的咒师都会来到这片山脉深处历险,传闻更是曾经出现过‘灵魅’这类可怕的罕见灵兽....”

    陈寻心中有些无语。

    知道这个小二故意夸大,这片塑兽山脉多为一阶灵兽,二阶更是稀少难见,跟别说比灵水、灵火更为罕见的“半虚灵”类灵兽了。于是把话题偏向另一边。

    抬手微微饮了一口茶,那优雅的动作让小二更是闪过惊艳,陈寻再次问道:“这片塑兽山脉中,有何较为强悍之族,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势力?”

    “这塑兽山脉中无数族群中,只有三个宗族以绝对实力称霸这片土地。”小二顿了顿,答道:“它们分别是东枯镇的幕氏、弥狼镇的玉氏、与未白镇的西陈氏。”

    “可是其中的西陈氏虽然是三大族之一,却只有两位三阶的族老。”那小二说道此处,有些滔滔不绝的意思,似乎有些兴奋了。

    “之所以能作为这片荒地的三大强族,是因为西陈氏拥有战力逆天的霸主陈弥意。陈弥意是我塑兽山脉前所未有的天才,他能够以一己之力震慑住战力最强的幕氏一族的十八位族老。”

    “可是前些日子,那陈弥意意外身死,虽然情况不明,可是却认是事实。眼下幕氏当然要对着西陈氏动手,西陈氏不必多想,灭族在即.....”

    “对了。”

    那小二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故作附庸风雅的做了一个蹩脚的礼仪,恭敬的弯腰问道:“虽然略显唐突,可是还未请教阁下姓名?”

    “我叫陈寻。”陈寻坐在木桌上,悠然的饮了一口茶。

    “陈寻??”

    那小二呆滞了一下,沉默了两秒。

    他眉头紧皱,像是在思考了些什么,忽然笑道:“阁下也是陈氏一族之人?”

    “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然是二阶中层的咒道实力了,不知道是出自外界哪家陈姓大族?也巧了,我们塑兽山脉的西陈氏的少主,也叫陈寻。”

    陈姓是咒道世界的大姓,诸多宗族以陈为名,自然不足为奇。

    而此时小二根本没有怀疑两者皆是一人。两人年纪相差过大,更何况眼下的俊美陈氏青年极为成熟,举手抬足间都有着令人沉迷的优雅与邪魅。

    一个人可以改变容貌,却难以改变与生俱来的气质。

    眼下这英俊青年陈寻,有大族的优雅,眼眸却时不时闪过狠辣,这是杀人无数、淡看人命之人才有的特征。

    而那西陈氏的陈寻,自幼在宗族修习咒道,闭门造车,听说莫说杀人,连灵兽都少杀,是个善良之辈,又怎会有这般杀人无算的邪魅气质?

    想到此处,那店小二眉头一动,劝告说道。

    “虽是同为陈氏,血脉同宗,可是眼下这塑兽山脉的西陈氏灭族在即,阁下可不要相帮才好!”那店小二善意的提醒道:“不然凭空引来这杀身之祸,幕氏拥有十八位三阶族老,并非好惹....”

    陈寻坐在原地,闻言没有任何意动,忽然小口的啄了一口茶。

    他笑道:“这点还需看心情,终究是偏远之地,此地的强者空有阶位,却战力匮乏,又如何有多么强大的神通战技?莽荒之人罢了。”

    “如若那西陈氏看得过眼,我作为外界来的同族,倒是可以帮上一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