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三十五章 玉氏拍卖行
    整个玉氏的拍卖场,足有千余米宽。

    平日里,这个拍卖行的确是会拍卖各种灵物。

    可是此时,却用作了“鉴咒”的赌博现场。整个现场足有两百余灵物,在整齐的摆放在大厅排列,皆是难以辨别的未知灵物。

    这些灵物,似乎都被刻意挑选过。

    或是毫无特征的灵石、或是几乎雷同的灵兽血肉结晶、或是一些古怪的灵树树根,没有显著的特征,难以辨别其内蕴含着何种神通战技。

    当然了,却并未展出灵火、灵水。

    灵火、灵水、灵云乃至灵魄、灵魅这类非实体的存在,皆是罕见的灵物,一眼就可以分别出来,此时当然不会摆放出来。

    一般而言,一阶灵物价值在五百灵纹币左右,而二阶灵物在五千灵纹币上下。

    所以对于在场的各位咒师,用八百灵纹币即使得到的是一阶灵物,也仅仅只是亏损了三百灵纹币罢了,可是却有获得价值数万灵纹币的二阶‘罕见’战技神通的机会,自然值得一搏。

    此时。

    一名名咒师在庞大的会场走动,不时仔细观摩身边摆放的一些难以辨别的灵物,或是有熟悉之人,开始相互商谈,说起自己的看法。

    “此灵石呈淡灰色,是不规则陨石体。”

    说话的,是一名二十余岁一阶修为的青年一脸言之凿凿,他站在一颗灵石面前仔细端详,神色略微严肃,似乎确有其事一般。

    “我却并未在塑兽山脉中见过这类灰色灵石,这灵石看似极为普通,散发的灵力也并未多么强大,或许却是灵力内敛,是二阶的灵石也不一定。”

    可是,却瞬间就被身边的一名老迈的咒师反驳了。

    说话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似乎极有经验:“年轻人,这是一阶赤玉石,是极为常见的一阶灵石。化咒入体拥有‘火石拳’的神通,是极为普通的神通战技。”

    “怎么会?”

    那名青年一愣,听言有些面红耳赤,反驳说道:“赤玉石我有怎会不知?是通体红色的灵石,虽然与这个灵石外表的纹理有些类似,可是这个灵石明显呈淡灰色,又怎会是那赤玉石?”

    “赤玉石一般而言,的确是红色。”

    “可是有些‘赤玉石’,却由于地形变迁的原因,因为机缘巧合浸泡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河之中,历尽千年,或许略微褪色,会化为淡灰。”

    那名老者也不恼怒,轻声解释道。“小伙子,想获得价值数万灵纹币的‘罕见’二阶神通战技,没有这么简单的。这玉氏是出了名的奸商,此时明显在故意用诸多难以分辨的灵物,在迷惑众人。”

    在场的咒师都并非傻子。

    在场的虽然多为一阶底层的流浪咒师,少有二阶强者,却作为徘徊流浪在底层的咒师,大多做事老道。他们知道要尽可能的减少无关的购买。

    可是这玉氏设局,又如何这么简单?

    此拍卖行的灵石,都算容易分辨,毕竟灵石的外观、外貌就在那里,在场的流浪咒师达到都经验老道,自然能轻易分辨其中的类别。

    可是血肉结晶,却是不同了。

    作为由灵兽死亡后的血肉凝结物,几乎都是一样的外貌:指甲到巴掌大小的体积,鲜红的外表,巨大的血腥味、淡淡的灵力。

    都是血肉凝练的血精,如果单纯从外观来分辨的话,根本难以以此辨别出此灵兽生前是何种类别的灵兽,蕴含着何种灵兽神通。

    此时身边,又有一名咒师在发表言论。

    “这块血肉结晶,虽然不知道生前是何灵兽,可是这颗血肉结晶却带着极强的水系灵力波动,生前必然是水系的强大灵兽。”

    说话的,是一名看起来极为老辣的中年咒师,他在塑山城中的流浪咒师群体中似乎也有威望。此时这位面容略显古板的中年人发言,身边的流浪咒师纷纷都围绕了过来,一脸恭敬的听着倾听着。

    “再看这块血肉结晶的这里。”

    这名中年咒师对于周围人的恭敬习以为常,他忽然指了指这血肉结晶上残留的骨骼。“骨与血肉粘联,拥有这种特征的血肉结晶表明,此灵兽必然生前必然养尊处优,极少与其他灵兽产生斗争。”

    这名中年咒师的话似乎极有道理,他是塑山城内较为有名的咒师,对于“鉴咒”一道略有经验,此时发言越发引起了周围人的敬佩。

    他眼光闪过傲慢,继续与众人说道:“可是作为灵兽,自然是物竞天择!又怎会少与其他灵兽争斗?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此灵兽生前必然极为强大,其他灵兽根本不敢挑衅、与之争斗。”

    “这血肉结晶上散发着强大的水系灵力波动,并且其他灵兽根本不敢挑衅,从这两点上看来,这结论就显而易见了。”他站在原地,忽然得出结论。

    “这只能是一只二阶的水系灵兽,其强者斩杀后得来的血肉凝练的血晶。甚至于,这很可能是那‘罕见'级强大灵兽的血肉结晶,其中蕴含着强大的战技神通。”

    说罢。

    他忽然站在人群中央露出傲然的神色,对着眼前那一名负责这方面事宜的玉氏男子,说道:“这是八百灵纹币,我要买下这块血肉结晶石!”

    “这价值五千灵纹币以上的二阶神通战技,是我的了。”

    这中年咒师买下这血肉结晶,忽然拱手抱拳,对着身边围观的咒师优雅一笑:“诸位道友,这设玉氏的赌局,将要被我先行反将一军!”

    “这玉氏一族常年借‘鉴咒’之名铺设赌局,以一些强大、罕见的神通为诱饵,剥削我等流浪咒师的血汗,当有此下场!”

    这名中年咒师对着身边的围观者们,忽然哈哈大笑道:“玉氏拍卖行,此处准备的价值五千金币以上的二阶战技,刚刚开场鉴咒,就要被我用八百灵纹币廉价买下了,想必极为不甘。”

    他站在原地,目光扫了周围观看的诸多咒师一眼,笑得极为爽朗:“诸位道友!此月的鉴咒我早已准备多时,必然要为大家出一口恶气!”

    中年咒师显然胜券在握,大笑道:“我要把这价值昂贵的二阶战技,全部用八百灵纹币统统提前买下,让玉氏一族血本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