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三十六章 鉴咒之事
    “这玉氏作为执掌我塑山城的三大宗族之一,却贪婪钱财,作恶多端,整日想剥夺我等流浪....”这名中年咒师此处还想说下去,忽然就被打断,是身边传来了声音。

    “阁下买下的血肉结晶,要公布其是何种灵兽吗?”

    说话的,是他身边那名玉氏一族的负责人,此时似乎极为不耐烦的神色,还没等中年咒师一连串话说完,就才一脸官方的语气淡然问道。

    “说吧。”

    “快些告诉众人,这是什么二阶灵兽?拥有何种天赋神通?”中年咒师声音越发傲慢,仿佛他的判断绝对不会有误,这二阶神通战技已然纳入怀中一般。

    “一百零六号灵物吗..”

    那玉氏族人低头,故作搜索了一下记忆。

    沉默了片刻后,忽然说出了在场的众人都意想不到的答案,只听他眼眸忽然难以出现看出的嘲讽,冷声答道。“一百零六号,是一阶灵兽气爆鱼,化咒入体后,拥有神通“薄命”。”

    “什..什么?!!”

    “只是一阶的气..气爆鱼?”那名中年咒师刚刚还意气风发,此时却是完全愣住了,面色惨白惨白的,全身冷汗直流,是吓到不轻。

    周围忽然沉默了。

    是一片死寂,众人仿佛都像是石化了一般。

    此时根本没有一个人出声,因为没有一个人能从这震撼的事实中反应过来。与刚刚那名中年咒师言之凿凿的话,两者反差实在太大了。

    “薄命?!”

    “怎么可能会是一阶,不会是一阶的!!”那中年咒师语气变得哀嚎。

    他此时神色像是倾家荡产的赌徒,极为狰狞,或许花费的八百灵纹币并未伤筋动骨,可是他刚刚夸下的海口瞬间就被打脸了,自然愤怒无比。

    “你们玉氏骗我!你们这群贼子,诸种现象表明,这明明是二阶...”

    那人眼眸通红,满是血丝,神色癫狂到了极点,大步跨入向着那名轻描淡写的玉氏族人走来,想要拉扯其衣襟,动手动脚。

    “想要动手?找死吗!”

    那名看似极为普通的玉氏族人,看着向他探手袭来的中年咒师忽然冷哼一声。“流浪咒师果然都是最为低贱的臭虫....”

    啪!

    这玉氏之人说话间全身二阶的灵力波动,随手一拍,把那满脸通红的中年人打翻在地,使其大口大口的口吐鲜血,看得出这一下出手极重,是打成重伤了。

    “自己‘鉴咒’才能低下,分辨不出,自然怪不得别人。”

    “给我把他拖出去!”

    这名男子是二阶高层咒师,是负责看管这片拍卖场之人,他此时自然阴霾着眼眸一转看向身边,示意身边几名仆人把此人拖出,然后抖了抖手,露出一脸极为厌恶的样子。

    只见此人忽然转念一笑,露出极为虚假的神色。

    他对着身边围观的咒师说道:“诸位还请继续,此时已然剩下九十七种灵物,却还未有人开出二阶战技,各位的机会渐渐增加了....”

    此处,身边围观的咒师神色复杂,皆哑口无言,沉默了片刻。

    忽然众人渐渐散开了,走向旁边继续鉴别那些未知的灵物,也不去理会刚刚那名言之凿凿、却被拖出的中年咒师,为其出头。

    毕竟那人不管如何,都不该主动的去对这势力庞大的玉氏之人动手,这还是一名一阶咒师就敢对那二阶的玉氏之人出手,自找死路,的确怪不得别人。

    不过众人转念一想,把刚刚的事情一思索,却又露出的确如此的表情。

    水系灵兽,不去与其他灵兽争斗,气爆鱼完全符合条件。拥有可怕的自爆神通“薄命”的气爆鱼,因为自然不会有其他灵兽愿意去招惹。

    至于蕴含的灵力强大,“薄命”带来的神通的确强大。

    完全可以越阶而战,可是却是自爆性命的神通,除了陈寻这等拥有“时命”之人,又有谁会选择当做正常的招式使用?

    “果然,是一阶的气爆鱼吗?”

    陈寻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这出闹剧,摇了摇头。

    他早就分辨出了其是何种灵兽,虽然并非多么强大的鉴咒师,甚至少有涉猎,可是他前世作为巅峰强者之一,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基本的灵物特征,将其辨别。

    也不去想其他,陈寻忽然走向了其他方向。

    “气爆鱼是二阶灵兽,此时的一阶气爆鱼只怕是气爆鱼幼生体,但是却有些类似二阶灵兽的习性。可见玉氏一族,是故意用一些不寻常的神通战技,迷惑有些鉴咒经验的咒师。”

    在陈寻看来,这次“鉴咒”并非这么简单。

    可以说是陷阱重重,自然有诸般手段防止一些有经验的鉴咒师破局,防止他人提前从这一百余灵物中获得珍贵的二阶战技神通,让玉氏血本无归。

    玉氏一族,是与幕氏一族并列在塑兽山脉的最强族群之一,虽然并非擅长战力,可是却擅长于经商领域,当然不会轻易被认反将一军。

    眼下。

    身边仍旧有些咒师们自恃“鉴咒”能力不俗,仍旧在购买下一些较为可疑的灵物,转眼之中,剩余一百未知灵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陈寻却仍旧不急。

    他悠闲的漫步,把这片会场逛了一圈,细细观摩之下,观察遍了这拍卖场的所有灵物之后,才终于确认了一些较为可疑的灵物。

    “这块血肉结晶,带着淡淡的水腥味。”陈寻双眼眼睛微微眯起,不顾旁人眼光,拿起一块看似极为普通的血肉结晶,开始观察起来。

    “虽然有水腥味,可是却是散发着土系灵气的灵兽,自然不是水系。”

    他神色带着谨慎,在搜索着记忆:“这样一来,只能是以鱼类为食的陆生灵兽,而这血液结晶颜色浑浊,更加表示是杂食,是以鱼类为主,同时猎杀陆地走兽的生物...”

    “血肉结晶的碎片中有鳞皮特征,还是啄类生物。符合特征、并在塑兽山脉生活的灵兽,没有一阶,只有二阶的灵兽,名为‘路鳞鸥'..”

    陈寻此时,仅仅只认出了三块二阶灵物。

    那罕见级的二阶灵物却藏得太深了,让陈寻有些捉摸不透在何处,归根结底,陈寻始终不是鉴咒师,他此时只是依靠前世庞大的经验,在做判断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