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三十七章 猎人猎物
    “可是时间已然不多了,如果再这般拖下去,只怕那几个灵物就要被人买下了。”

    陈寻扭头四处观望了一下,感觉时间是差不多了,只得忽然暗叹了一句。“既然已然大致确认了大部分二阶的神通位置,也可以动手了。”

    可是却没等陈寻开始动手把这三种二阶灵物买下,忽然身边就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声音。

    这交杂不断的声响,却都带着巨大的惊叹语气,陈寻顺着声音看去,不知道何时,这庞大的鉴咒会场,又出现了一个由许多咒师组成的包围圈,极为热闹。

    “怎么可能,竟然真的有人仅仅一次,就开出了二阶的神通战技,真是个怪物。”“是运气?还是强大的鉴咒实力?”

    “这是二阶灵兽渔母的血肉结晶,其拥有二阶普通战技‘云狞步’,这道二阶神通价值六千八百灵纹币,竟然真的一次就用八百灵纹币就买到了,获得的利益可是足足翻了八倍!”

    陈寻一愣,跨步,走近人堆看去。

    发现那开出二阶神通的,站在人群中央的,是一名看似极为平淡无奇的中年男子。

    大概四十余岁左右。

    隐约看出是二阶的咒道实力,身材略微佝偻。

    两鬓白发嘴唇惨白,面容无神、僵硬,连双眸都时刻眯成一条细线,看不清眼眸,这样的中年人太过平淡无奇了,走在大街上,也属于毫不起眼的路人一类。

    “有趣。”

    陈寻心头闪过一丝怒火,紧接着忽然轻笑了,虽然他的节奏被此人瞬间打乱,可是怒火只是瞬间,他反倒感觉事态的发展有些意思了。

    “我才想去开出这个二阶灵物,却竟然有人能先我一步!此人不简单。”

    想到这里,陈寻忽然叹了一口气,“想不到除了我,还有其他敢打玉氏一族主意的猎人。不怕出门后,直接横死街头吗?”

    他不相信偶然。

    这名看似普通的白面中年男子,不可能第一次就幸运的开出了二阶战技。只可能是一名强大的“鉴咒师”,并且谋划已久,同他一样,敢去胆大包天的拆玉氏的局。

    如果此人不是自找死路的愣头青,就是有逃命的手段。

    那面色惨白的中年男子忽然扭头,是感觉到了陈寻的目光,与陈寻对视了一眼,嘴角竟然古怪的笑一笑,他再次做出了陈寻意想不到的举动。

    “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那中年男子忽然快步走动。在众人瞩目的目光下迅速的穿梭。他显然早有预谋,递过灵纹币后,快速的把几个灵物买下了。

    此时,在周围的咒师仍旧反应不过来的时候。

    “这个家伙,竟然?!!”陈寻与那几名负责灵物买卖的玉氏族人,全部都愣住了,神色带着诧异。因为陈寻与玉氏都知道,这中年男子跨步走动买下的灵物,到底是何物。

    “阁下,还是好好思量一番才好。”

    那名刚刚说话的玉氏负责人,此时也站在人群中央,那中年白面男子的面前,忽然神色阴沉,如同毒蛇一般,三角眼微微眯起。

    他低头,对着那名面容苍白的中年男子说道:“阁下一口气买下这么多灵物,如果全部都是一阶战技,可是不小的损失啊!!”

    “哦?”

    “玉氏此言此举,是威胁吗?是不准许我买吗?还是开始要强买强卖不成??”那白面中年男子轻笑,苍白的嘴唇嚅嗫,站在原地忽然反讽道。

    “我们玉氏一族是正经生意人,当然不会。”

    那玉氏族人故作轻松的摆了摆手,眼眸却隐约闪过一丝狠辣:“只是阁下年纪不小了,做事要多深思熟虑,如果忽然遭遇什么事情,却是不好说了...”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身体健康得很,不必为我担心,那么,开始公布我买下的灵物是何种灵物吧。”那中年男子仿佛听不出威胁,忽然冷笑一声,说道。

    那玉氏拍卖行的负责人眼睛闪过阴霾与暴怒,可是瞬间又隐藏了下来,化为一副极为和善的样子。

    “阁下买的灵物,分别是二阶普通战技‘火掌’,二阶普通战技‘鳞啄’。以及...二阶罕见灵植“杀人藤’,杀人藤拥有‘罕见’神通....‘麓木躯’!”

    那玉氏族人一副冷淡的说着,却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恭喜阁下,仅仅一人就开出了我们此次展品中,所有的二阶战技神通。”

    周围听到此处的咒师,纷纷愣住了。

    “好强,这个人只怕是专业的鉴咒师,知识渊博,有专门的修习过鉴咒,能轻易辨别出在场的所有灵物,他并非我们这些不入流。”

    “玉氏一族这次被人反阴了一手。”

    “他把所有有价值的灵物都开出了,导致剩下的所有一阶战技根本无法卖出,却凭空送出了四个二阶神通,还有一个罕见级的神通,此时已然..血本无归!”

    有人思索,低语:“此人我并非见过,应该是外来人?在这塑山城中,光明正大的得罪了玉氏一族,不怕活不过明天?”

    陈寻站在一旁,听着周围的咒师对话,也是哑然了。

    他想做猎人破局,暗地里确认所有灵物将其一次性开出,想不到有人和他有一样的打算,并抢先一步,心中自然有些不爽,因为他刚刚的数小时的苦心准备,全都白费了。

    可是此时。

    陈寻站在一旁却清晰的看到不远处,那名玉氏族人与身边几名仆人对视了一眼后,眼睛闪过杀意,是要暗中对这名中年人动手了。

    “也罢。”

    陈寻站在原地,无奈的挠了挠脑袋,一副甚是无语的样子,感慨了:“这鉴咒师的确并非我本职,连个偏远之地的小城都有人能够超过我,我还是做回我杀人越货的老本行吧。”

    他淡然的看向那正要离开的白面男子,暗道了一句:“反正眼下也是无事可做,这猎杀这中年男子夺宝之事,我陈寻也来参上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