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四十而章 必杀之
    此时的林语清,哪怕与陈寻战到如此胶着的程度,也没有再次使用“燃魔之体”中的禁忌术。

    她始终不是陈寻,这种禁忌术对于一名普通人而言是最后的手段,毕竟代价极大,每使用一次消耗的寿命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而陈寻也同样没有使用“燃魔之体中的招式”。

    这里是塑山城内的夜晚大街,看似四下无人,极为寂静。

    可是身边街头巷尾有太多耳目了,其他不多说,两侧的楼上居住着普通居民,周围窗口上有隐隐的目光,故而陈寻还并未想要暴露这张底牌。

    可是即使是如此的保留实力,却也正如陈寻所言,很快就要分出胜负了。

    这个心狠手辣的林语清,的确天资卓绝。

    她近身战斗的经验也极为丰富,只怕这复仇的三年来,只怕经历了不少腥风血雨,杀了诸多咒道强者,可是相比那名尸山血海走出的魔修大哥,还要差上一线,相比陈寻自然更是遥不可及。

    就在与陈寻近身交手的两分钟后。

    撕.....

    是切割的冰冷声音。

    林语清的六根蜘蛛足,在挥舞着扎向陈寻的瞬间,被陈寻猛然避开其坚硬的刀锋,双掌打向了蜘蛛足那极为薄弱的关节处,在抓~住破绽后,使用剧烈震颤的双掌切下。

    噗通!

    空气中猛然喷涌着猩红的大量鲜血。

    这猩红喷涌出的鲜血,把两人的身躯淋了个通透。

    六根巨大的蜘蛛足应声落地,在夜晚的街道地面上竟然还在隐隐抽~搐,如同壁虎失去尾巴的瞬间,还在地面跃动的现象。

    “两分三十一秒,你败了。”陈寻说着,站在原地缓缓收掌。

    五指上的锯齿瞬间消失,可是眼下陈寻的双手,竟然也是鲜血淋漓。

    是为了使用“嗜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血液在一滴一滴顺着指甲的淌在地面上,双臂却并非化为肉糜,可是也已然到了极限。

    “该死!!”

    那老妇人林语清站在夜晚的大街上声音有些颤抖与愤怒,此时她被斩下蜘蛛六足,另外三足却在支持着地面,要维持平衡与移速,根本抽不出来进行攻击。

    她没有了六足,再无与陈寻对抗的资本。

    “这个青年,到底是外界的哪家魔道大族出来的怪物,怎么这般可怕!”她扭头,看着一脸淡然的陈寻,面色有些惊疑不定了。

    毕竟对于她而言,陈寻的确近身搏杀的表现得太过强悍了,她的六足与陈寻的双臂近身对打互拆,就数量而言是完全碾压,这种获胜的困难程度不亚于以一敌三。

    可是她拥有如此强大的数量优势,竟然还是败了,还败得如此迅速。在她看来,只怕陈寻的近身搏杀之术已然接近本能,是她根本难以想象的境界。

    想到此处。

    她知道此时已然不会是陈寻对手。

    忽然露出果断的神色,神色一动,猛然转身跑到身边的小巷,身后剩余的蜘蛛三足一蹬地面,跨上屋顶,快速顺着一片片屋顶穿梭而逃。

    “想跑??”

    陈寻看着逃离的林语清背影冷笑一声,紧接着矫捷的身形一跃,也踏上屋顶,跟随着那林语清的身影而去。“你以为你能跑得掉吗?”

    刷!

    刷刷!

    一片片屋顶的瓦片被踏碎发出清脆的声音。

    阴暗的月光之下,四下却是极为寂静,时不时从脚下踏碎的瓦片中传来灯光,两道阴影在黑夜中踏着房顶一前一后,快速的在追逐。

    “这家伙蜘蛛六足被我斩下。”

    陈寻神色极为严肃。“虽然是神通而来的衍生肢体,并非是她真正的肉~身,稍作修养几日,便可再次化出九足,可是此时,她已然受到重创!”

    在陈寻看来,这个老妇人的性格太过毒辣,有极大的威胁,在交手中远远超乎了他的估量,甚至已然堪比前世一些类似“幕十一”这种极度危险的魔修。

    今夜,二人为了几个二阶灵物结下大仇。

    如果陈寻今晚放过林语清,只怕那女人会化为一条阴冷的毒蛇,暗中看着窥探陈寻,会是不小的后患,还是趁此机会将其击杀为好。

    刷!

    两道身影在屋顶上快速追逐。

    已然是半夜了,仅仅只有暗淡月光,却无星辰。周边环境是极为阴暗的深沉,忽然,前方忽然有若隐若现的巨大蛛网,向着快速奔走追逐的陈寻袭来!

    熊...

    陈寻面容闪过一丝异色,双掌闪烁巨大的火焰,向着眼前拍去,把这眼前的蛛网瞬间烧掉了。

    这蛛网上的蛛毒极为可怕,如果陈寻刚刚稍微疏忽,就要撞上这蛛网,那时会全身沾染蛛毒动弹不得,全身灵力被蛛毒禁锢,那时局势瞬间逆转,他陈寻只能成为那女人的待宰羔羊。

    “这个女人...”他目光四处一转,神色渐渐阴冷起来。

    四处观看之下,才发现身边的屋顶与小巷间隙中,有不少这里隐秘架设的蛛网,它们悬浮在巷子与巷子之间,或是脚下的空白处也铺设蛛网,追逐之中稍有不慎,就要落入其中。

    “这个女人!!重伤逃跑之时,还知道处处算计我,想让我落入网中。”

    “心思可谓缜密、狠辣,是个蛇蝎女人。这种人不杀,今夜结下此等大仇,之后只怕后患无穷。”陈寻看着远处快速奔走、却略显蹒跚的黑影,神色越发冷淡,是动了必杀之心了。

    可是,陈寻正要犹豫是否暴露燃魔之体中的禁忌术,将此人快速击杀于此,以绝后患,可是身后却忽然传来了意想不到的声音。

    “何人在此处争斗?”

    “大肆破坏城内,惊扰他人,根本不把塑山城的规矩放在眼中,还不快束手就擒!不然立地处决!”伴随着声音,身后一名名身穿守卫长袍的咒师在阴暗中拿着火把,踏着房顶的瓦片,跳跃追逐两人而来。

    “该死的!这么快就来了。”

    陈寻扭头,看着由他们争斗引来的执法队,心中渐渐惊疑不定。

    这些家伙都是塑山城中的精英侍卫,皆是二阶咒师的修为,对于陈寻而言,这些家伙三两下也难以杀光,短时间也摆脱不得,有些难缠。

    或许此时离去,放弃追逐那个林语清,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陈寻却心中极为不甘心,与这种蛇蝎女人结怨,如果让她逃离潜伏起来,估计会暗种算计他陈寻,只怕是极大的祸患,甚至被其活活阴死都有可能。

    陈寻沉默了。

    他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那黑夜中,渐行渐远的林语清重伤背影,又扭头,又看了一眼身后渐渐迫近的七八名二阶塑山城的精英执法队。

    犹豫片刻后,忽然一咬牙,陈寻面色越发冰冷,心中闪过巨大的杀意:“不管了,这个女人,绝对不能留!今夜...她是非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