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四十四章 月夜搜寻 1
    夜越发深了。

    青石的街道地上的鲜血,点点滴滴的洒落。

    这黑红的血在阴暗的街头、小巷、屋顶上一路蔓延。这是林语清一路逃窜留下的血,陈寻知道这个女人身受重伤,此时只怕已然逃不远了。

    道路两边都是细微、狭隘的小巷,地形越发错综复杂。

    这里人烟稀少,小巷极多,能躲藏的角落各处都是,是那女人故意选择往这里逃窜,想要在这必死的绝境中搏一线生机,可是对于陈寻而言,也乐得如此。

    因为这里四下无人,也方便了陈寻光明正大的使用禁忌术,甚至使用“时命”,不再有任何顾忌,快速击杀此女,以绝后患。

    踏..

    踏踏...

    陈寻的步伐也渐渐缓了下来。

    却在寂静的夜晚中,踏着街道上的步伐显得越发清脆。

    陈寻顺着血迹一路跟来,他已然感觉那个阴狠的老妇,就在附近躲藏的某个角落,甚至在如同毒蛇一般偷偷的观察着他。

    在陈寻看来,这个女人身负重伤,与他前后追逐了大半个塑山城,原本的重伤之躯此时已然精疲力尽,是逃不远了,只怕此时会选择躲着这片角落,像一只独狼一般背地里舔着伤口。

    沙沙..

    是秋风吹在街道的声音。

    已然是秋,夜晚的天气格外清冷。

    此时夜晚的街道的光线只来自天空朦胧的月,寂静的狭长街道中有些不寻常的紧张氛围,让人忍不住在黑夜中屏住呼吸。

    “你躲在哪里了?”

    陈寻在漆黑的街道上走着,轻声自语。

    眼光转动,不时四处打量一些阴影的角落,寻找这这个老妇人的身影,忽然叹了一口气。“何必呢,你知道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躲起来也是无用,何必垂死挣扎?自寻烦恼罢了。”

    他一路紧紧追逐了大半个塑山城,惊动了无数咒师,一路紧跟着林语清的背影而去,可是她的身影却在这附近消失,只怕是在这条街道上躲了起来。

    因为她已经没有再逃跑的体力。

    陈寻走在冷清空旷的夜晚街道上,忽然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语气冷漠,一步步顺着地面林语清这个女人稀稀疏疏的逃亡血迹,随意走向一处巨大的小巷阴影,四处瞄了起来。

    “还在躲?你逃不掉的,老女人!!今天晚上你必须要死。”

    陈寻顺着这条街道一路走去,在各个阴暗的小巷前停驻,搜索着每一片可以藏匿人的阴影,以地毯式的手法,一寸寸的搜寻那个躲藏起来的女人踪迹。

    扑通...

    一道意料外的稀疏动向,从身边角落的一处街道中的阴影处传来。

    “是声音,血迹,与巨大的血腥味气味,那个女人,在这边。”

    陈寻鼻子嗅了嗅,面无表情的英俊面容越发的冷淡,心念忽然一动,猛然顺着声音,消失在了街道中央,向着拐角处的阴影中迅速奔去!

    片刻后。

    “这个是...”

    看着眼前,陈寻面色越发阴沉了。

    他顺着浓厚的血腥味、地面的血迹与刚刚产生的动向,一路向此处走来,可是却根本看不到那个老妇人的身影,看到的是一只全身满身斑点的衰老野狗。

    这只野狗此时缩在小巷的阴暗角落中,全身颤抖,看着陈寻的目光带着巨大的惊恐,遍身是血,而这街道地面上淌着的一滴滴血迹,是来自于这个野狗身上。

    如果只是单纯的狗血,自然骗不过陈寻,不会让陈寻顺着地面的血迹、气息追来。

    眼下的野狗自然有不同寻常的地方,它的身上却被捆着一只被斩断的斑斓蜘蛛足,那蜘蛛足上的血在不断在顺着野狗的身躯,在地面上一滴滴滴落。

    这是虚假的陷阱。

    此时的陈寻在这一瞬间,就明白了事情的一切。那个女人想要让野狗带着她自残的肢体,使野狗带着她的血腥味,想要把陈寻骗走。

    “割下了自己的蜘蛛足,想要把我引开?”

    想到此处,陈寻的面容神色却也越发的阴沉起来:“这个女人必死不可!竟然能对自己下如此狠手,斩下自己的一足作为诱饵,想要把我引开,这是何等的狠辣。”

    陈寻此时已然忘记了自己平日里的做派,反倒是对于其他人自残身体的举动,作下评价。“可是这样以来,她想要声东击西把我骗走,我就越发的确信她躲就在附近。”

    心中的杀意越发强烈。

    这个女人实在太过难缠了,整整在陈寻手下挣扎了大半夜之久。

    使用各种“蛛网陷阱”“声东击西”的算计,如果不是他陈寻心思缜密,前世追杀他人与自身长年逃杀的经验丰富无比,或许真的让这个女人轻松的逃脱了。

    林语清此人的确极为可怕,哪怕此时已然被陈寻逼入必死的绝境,一路逃亡,重伤濒死,她的思维理智也如此清晰,求生欲望如此强烈。

    这种人的性格如此残忍、杀伐果断,简直不像一个女人。

    似乎是家族被残忍覆灭的关系,让她受尽折磨成长为了一个阴冷的枭雄,如果不死,只怕将来会是不逊于幕十一的怪物。

    “绝对不能放这个女人离开。”

    陈寻忽然站着原地叹了一口气,再次扭头,回到身后的街道上,继续淡然的在这条错综复杂的夜晚街道徘徊,搜索每一处可以躲藏的角落。

    因为这个阴狠的老妇人虽然用野狗想把陈寻骗走,可是也暴露了一个极为关键的事实---这个重伤垂危的老女人,就躲在附近。

    目光四处打量,偶尔停驻在街道中的一些阴影前面,他的步伐优雅,如同一名贵公子,在这条冷清的夜街上散步,他自言自语的轻松说道。

    “女人,你到底躲在哪里了?”

    陈寻一路搜寻,嘴里喃喃自语,他冷清的眼眸不时闪过一丝邪气,俊美到极点的面容带着一股悠然之色,就像是真的在和别人玩躲猫猫一般。

    “林语清,快点出来吧,连你自己都清楚,你...是逃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