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四十六章 堵杀
    林语清看着一脸淡然的陈寻,仿佛看到了来自深渊的恐怖恶鬼,神色忽然骇然到了极点,原本就狰狞的面容瞬间扭曲了。

    刚刚劫后余生的庆幸、与此时瞬间爆发的巨大绝望掺杂在一起,引起的心理反差即使心神坚韧如她,也瞬间心神崩溃了起来。

    此时的她不再是那个阴狠的女人,仿佛一个柔弱女子一般,面容惨白,惊慌失措。

    她低头愣愣的看着面容温雅冷淡的陈寻,仿佛看到了来自地域的残忍杀人魔王一般,爆发出了她有生以来最为凄惨的尖叫。

    啊!!!!

    那凄厉的尖叫声瞬间在整片死寂的街道上回荡,可是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陈寻一脸沉默的定定看着这个场面,感觉有些令人无语。仿佛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少女,碰到了残暴变~态的午夜杀人狂魔。

    陈寻自然不是杀人狂,也没有折磨人的嗜好。

    可是如非必要的拷问,要套取一些情报,一般而言他对于敌人自然会简单快捷的杀死,故而对于这个女人看到他出现了类似看到杀人魔的反应,当然有些无语。

    “为什么要跑。”

    “为什么又不跑了?”

    陈寻再次叹了一口气,他站在这条偏僻的小巷口,一步步向着眼前那蹒跚老迈、浑身是血的身影逼去。“你知道你面对我,已然没有任何胜算了,还不如早些安心受死。”

    那名林语清没有说话,惊恐的卷缩在角落里看着陈寻。

    她全身都在颤抖,便身都是鲜血,有说不出的凄惨。此时她站在地面上,身后的蜘蛛足早已收入体内,已然没有力量支持神通了。

    仿佛此时的她,不再是那条阴狠毒辣的毒蛇。

    陈寻一步步走去,那林语清一步步后退:“你也知道你今晚必死无疑,我也不说假话欺骗你,只要把你获得的那几道二阶的灵物交出来,我让你死个痛快,不然的话,你会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此时的画面有些异常诡异。

    夜晚死寂的小巷中,一名强壮有力的英俊青年,一步步用看似散漫轻佻的轻声逼问着一名年纪六十、头发花白的蹒跚老人。

    如果是说出此话的是一名面目狰狞的大汉,此时给予他人的形象,只怕此人是一名十恶不赦的恶人,杀人无数的超级大魔头。

    可是眼下。

    配合陈寻英俊的面容,与嘴角、眼眸若有若无的邪气,反倒让人有种别样的感觉,此时的陈寻,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名无法无天、亦正亦邪的邪魔。

    “你别逼我。”

    林语清看着一脸冷淡的陈寻,面容带着巨大的恐慌,步伐蹒跚着在一步步后退。

    可是即使如此绝境,她也没有彻底认输的神色,因为她似乎还有底牌,“你知道我修炼的是燃魔之体,是一种极为可怕的魔道锻体功法。”

    “如果把我逼急了,我使用禁忌术‘蒸汽之躯’,以再次老迈十余岁为代价,也能把你击杀。”她的声音有种不确信的语气,是在逞强。

    陈寻楞了,冷淡的回答道:“使用‘蒸汽之躯’也不能改变你重伤的本质,此时的你就算燃烧寿元恢复实力,可是残缺的神通肢体,却仍旧短时间内回复不过来。”

    “那么,你是要用剩余的二根蜘蛛足,与再次我战斗吗?你要清楚,已经败了,你的即将死亡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还是不要挣扎了,多余的挣扎只会让你更加痛苦的死亡罢了。”

    陈寻的话仿佛只是简单到在赘述一个事实,却冷淡到让人有种脊梁发寒的感觉。

    “还有,你说你要使用禁忌术?你是说这个?”

    陈寻摇了摇头,此时周围无人,他自然可以毫无顾忌了,身上忽然渐渐蒸腾起淡淡的红色妖邪气雾,一步步向着林语清走去。

    “蒸汽之躯..这..怎么,你也?!“

    林语清看着陈寻露出极为不可思议的神色,面色再次渐渐僵硬~起来。

    “怎么可能!!你不要命了吗,你不同我家族被灭的落魄,你前途无量。怎么也是修炼了这魔道的自杀锻体功法--燃魔之体!!你会死的!”

    林语清蹒跚的身影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虽然不知道为何陈寻也不要性命的修习了这种自杀功法,可却知道事情不能简单结束了。

    忽然一咬牙,身上忽然也渐渐蒸腾起了妖邪的红色气雾。

    嗡!!

    红色的妖邪蒸汽渐渐从她身上每一个毛孔散发。

    是她也启用了“蒸汽之躯”的禁忌术,即使只剩两根蜘蛛足,要燃烧她剩下的三四十年寿命,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她仍旧要一搏。

    “我们就此罢手如何?”

    她站在原地,看着陈寻面色异常复杂,她的身上也与陈寻一般蒸腾着妖邪的雾气,而此时对立的两人,身躯与面容都在以肉~眼可见的迅速衰老。

    林语清却在做最后的劝告。

    “我们同时动用禁忌术,也仍旧是势均力敌而已,如若坚持战斗下去,只怕就算杀死了对方,另一人也要差不多寿元殆尽,快要老死了。这样对于我们二人而言,都不是什么好的结局。”

    “并且,即使我不如你,我在临死前必定要使用‘天魔解体’强行跨入三阶。”她顿了顿,继续说明战斗的得失,在她看来这对于陈寻而言,也是最好的选择。

    “即使是重伤的我,跨入三阶不能将你击杀,我的临时反扑你也并非好过,只怕我死后你也要重伤垂危了吧?我们二人就此罢手如何?放过我,我今后不会找你报仇,并且我把我获得的二阶灵物全部给你。”

    陈寻闻言,似乎沉默了片刻。

    “我不可能放过你的,还有你刚刚说的是....是‘天魔解体’吗?”

    陈寻哑然一笑,全身蒸腾的红色蒸汽猛然膨~胀,迅速化为一片巨大的红色火焰,把整个身躯包裹起来,气息猛然骤变,由二阶中层咒师化为三阶中层。

    “这是...天魔..解体。你...不要命了吗?!!”林语清跌地面,目光带着前所未有的不可思议之色,看着陈寻完全呆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