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四十七章 一掌打残
    此时对站的两人,分明散发着同样的魔道气息,同样是燃烧生命,却是完全不同的状态。

    使用“蒸汽之躯”的林语清,全身的每一处毛孔都在蒸腾着妖邪的红色气焰,红色蒸汽环绕全身,如同一台中世纪的老式蒸汽机。

    而使用“天魔解体”的陈寻,全身却实在包裹在巨大的红色妖邪火焰之中,整个身体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焰熔炉,在剧烈沸腾。

    两者的区别,如同微小的烛灯与天空的星辰,差距达到难以言明的程度,毕竟“天魔解体”始终是咒界中最为可怕的禁忌术之一,能让人凭空跨越一个大层次的禁忌术。

    “你!...你不要命了吗?!”

    她看着陈寻轻而易举的动用了天魔解体,像是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林语清愣愣的在原地完全呆滞住了,她嘴中不断吐出猩红的鲜血,喃喃说道:“魔道锻体功法的燃魔之体,其中天魔解体是不可逆转的自杀术,必然要以自身的死亡为代价才能结束一切,你这般...”

    她有些不明白了。

    为什么占据眼前绝对优势的陈寻,会选择使用以死亡为代价的禁忌术天魔解体。可是她极为聪慧,转念一想,却想到了看似极为不合理,却又显得无比合理的唯一解释。

    “你这般轻易的牺牲自己的性命,根本没有人会选择这样的做法,你是...是拥有能够逆天重活的神通?”她带着惊疑的语气,站在原地忽然问道。

    在她看来,陈寻确定不是头脑简单之人。

    反而心思极为缜密、极为杀伐果断,要不然也不会有能力把她逼到这种境地,故而眼下的疑问虽然不可思议,却也是唯一的答案了。

    然而。

    传说中的天地灵物榜,离眼下的世界实在是太过遥远了,甚至于绝大部分的咒界修士,都仅仅把这些传说中的各种灵物的传言,当做趣闻来理解。

    这些散落在这片天地中的唯一传奇灵物,代表咒界的本质规则,并能违背规则,逆转咒界的伦常。

    使死者重生、逆转时间长河、替换人世阴阳、虚立世界、执掌万类三生....根本就是遥不可及的神话,这种能够化咒入体的神通,代表着本质的法则,简直用逆天都不足以形容。

    可是此时的林语清,却是不得不往这方面想了,因为即使再过难以置信,这却也是她眼下唯一能够猜测出的合理答案。

    然而陈寻却根本没有理睬她,仍旧一脸淡然,不对此作答。

    “就在今晚,是该结束了。”

    忽然轻声一叹,陈寻根本没有去管、或者理睬这个女人。自言自语的同时,猛然伸掌,带着三阶绝对碾压的气息,向着这个衰老的老妇袭来。

    陈寻使用“天魔解体”既然跨入了三阶,而此时两人的差距已然可以用碾压来形容,更何况是面对此时早已重伤垂危的这个老妇人。

    嘭!!

    陈寻的这掌极快,林语清根本反应不过来。

    伴随着陈寻伸掌而来,电光火石之间她只能微微偏转身躯,使得原本要震碎心脉的一掌,打碎了她的肩头,可是她瞬间就被这一掌猛然打飞,撞向身后的墙壁。

    砰!

    砰!砰!

    身后小巷的墙体伴随着林语清的身体撞击,猛然龟裂开来。

    她的身体瞬间在墙面上,在坚硬的青石墙体中砸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形印记。

    紧接着,林语清全身无力的从墙面上带着片片碎石跌落,她猛然佝偻着腰,匍匐在地,嘴里疯狂呕吐着鲜血,夹杂着破碎的内脏,嘴里满是惨然。

    “求...求你...放过...我...”

    她口吐大量的喷涌着鲜血,双膝半跪在地,双手毫无力气的垂在地面,低头喃喃自语:“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报仇...玉氏的仇...我还...”

    噗呲..

    她忍不住再次弯腰,又大口的吐出鲜血。明亮的眼神渐渐开始失去了神采,此时嘴里的喃喃自语,更像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已然是神志不清了。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何其的庞大,跨入了三阶陈寻的只是随手一掌,已然让他对于二阶的咒师有了摧枯拉朽的绝对实力。

    嘭!

    陈寻毫不犹豫的跨步走近,单手一把掐住了这个老妇人的脖子,类似拎小鸡一般缓缓提起,忽然叹了一口气,问道:“你说,你还不想死?”

    “放..过我....我还不想死...放..放过我...”

    她回答的同时意识渐渐模糊,眼神泛白无神,嘴里仍在不断的猛地喷涌鲜血夹杂着内脏吐出,这血与内脏甚至吐到了陈寻拎着她脖子的手上。

    刚刚的那掌,即使偏离了要害打在林语清的肩头,却也已然震碎了她的大部分内脏。

    这掌瞬间让她意识模糊,然而求生的强烈意志,还是让她语气带着悲鸣,再次的求饶了出来,仿佛整个人只剩下这残余的一句话在回响、呢喃:“求求你..放..放过我..我不怕死...可是..我还..我还不能死..玉氏..”

    阴暗的小巷中。

    陈寻站在阴影中拎着她的脖子,沉默了片刻,忽然看着这个女人的空洞双眼,说道:“如果不想死,那么就臣服于我,把你的性命全部...交给我。”

    那女人的脖子被陈寻拎在空中。

    听着陈寻的话忽然楞了一下,紧接着,她被鲜血浸染的嘴唇在微微嚅嗫,是在说话。

    由于重伤到即将身死,她的声音极为沙哑憔悴,小到根本就听不到,可是陈寻还是能够通过嘴唇的变化,明白了她的意思:不可能。

    即使是死,她林语清也不会去给人当奴隶。

    像这类枭雄,只能杀死,根本不可能臣服。这种人哪怕是死都不可能甘居人下,这点陈寻早已让清楚。可是他还是打算试试,哪怕机会并不大。

    如若陈寻真的想杀这个女人,以他果断的性格早就杀了,类似那名魔修大哥一般果断的杀掉。又怎么会有兴致,与这个女人玩捉迷藏?

    这一切的目的,只是为了一步步瓦解她的意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