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四十九章 何谓仙?
    此时。

    陈寻的条件,让她渐渐思索起来,却还在犹豫,耳边却再次传来了声音,是陈寻给予的第三个条件。

    “第三个条件。”

    “你牺牲的寿元我无法帮你追回,你只能以五十余岁的寿龄继续活下去。可是你衰老到五十、并且被毁掉的容貌,我可以帮你恢复过来。”

    陈寻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数次使用‘蒸汽之躯’燃烧寿命,化为五六十岁的暮年老妇,可是此时的真正年龄应该是二十四岁吧,我可以帮你恢复到此时真正的面容,让你恢复年轻的姿容。”

    眼下的陈寻,已然把他的三个条件全部公布了。

    陈寻当然知道,对付这种家伙,根本不能欺骗编造谎言、或是许下虚假的承诺。对方是聪明人,欺骗反而会引起反感,只能使用最为简单粗暴的办法。

    赋予巨大的恐惧、瓦解心理的防线,给予死亡的威胁。

    同时恩威并施,许下优厚的条件,各种承诺,展示自身的资本与未来潜在的实力,这些最为朴素现实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

    在陈寻看来,前两个条件对于陈寻而言,都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第一个条件,覆灭玉氏一族不必多说,反正已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状态了,有幕氏的十八名三阶长老,再加上玉氏的八名三阶族老,也算不了什么。

    而第二个条件,帮助争夺天地灵物榜上的传奇灵物,陈寻当然说话算话。

    天地灵物榜上的灵物极为可怕,一百种分别代表着咒界的唯一至高法则,可是人类何其脆弱,只能选择化咒入体一种,让自身作为唯一法则的载体。

    一个人的身体只能承受一种天地灵物榜上的唯一灵物,除非陈寻想换掉“时命”,不然这夺来的其他唯一传奇灵物,只能给予亲信。

    而这眼下的第三个条件,在陈寻看来最为无关紧要。

    可是却另此时坐在血泊的林语清,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浑身颤动,能看得出陈寻的第三个条件,是让她最为心动的条件。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她倒在血泊中,衰老至暮年、并被毁容的面目极为紧张,嘴角嚅嗫,像是激动到了极点,如果不是重伤将死,此时或许会激动到向着陈寻扑过来。

    陈寻清秀的面目一怔,有些哑然了。

    这个女人在陈寻看来,是这种性格残忍杀人无数、为复仇杀人而生的恶人。

    并且天资绝佳,有极其的战斗才能。

    最为让陈寻看中的是,能让他陈寻在短短的时间内数次吃亏。这点,只有陈寻才知道有多厉害,这才是陈寻真正看中她的原因。

    可是即使如此,本质上她却还是一名女人,一名年轻的女人,是注重自己外表的生物,眼下陈寻提出的第三个条件,才真正的让她彻底心动了。

    “虽然我不能改变你损耗了的寿元,可是一个人的外表始终只是表象。”陈寻低头,看着这个倒在血泊、极为凄惨的老妇人,张开说道。

    “我改变不了你损失寿元的内在,却能改变你的表象,让你回复你此时的时间段真正面容,这点只要我稍微付出一些代价便可,甚至你此时臣服于我,我就立刻可以帮你恢复面容。”

    陈寻的解释,让林语清的越发沉默了,可是片刻后,在取舍间的她忽然露出了果断的神色。只见嘴唇微微蠕动:“我...我愿意..”

    看到这一幕,陈寻缓缓的点了点头,既然这女人答应了,那么事情就成了,他做下的一切也不算白费力气,也不必再把这个女人杀死灭口。

    “那么,我们立下契约,让咒界天地见证此事。”

    陈寻说着,没有犹豫,向前走一步,忽然指着天空,许下契约:“我陈寻,将收林语清为奴,她的性命今后生死由我掌控,我的意志即是她的意志,与之对应,我将付出....”

    这是咒界中的奴隶契约。

    可是并不同前些日子西南矿山最为低级的奴隶,这种契约是最高等级,只能由双方自愿签署,并要付出与之对应的交换。

    林语清自然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她跌倒在血泊中,低声喃喃道:“我林语清,将奉陈寻为主,我的性命皆今后生死由他掌控....”

    两人说完错综复杂的交换条件后,忽然心头一动,同时说道:“即此,契约成立,将由至高无上的尊上--张百忍,见证此契约,如若违背...”

    刚刚言毕。

    沙沙...

    空气中忽然气氛渐渐胶着,风声死寂,像是什么东西凭空出现一般,有种被可怕的存在窥探的感觉,紧接着又忽然消失了,像不曾出现一般。

    这窥探感消失后,两人心头猛然出现了若有若无的联系。

    而那林语清的胸口,渐渐浮现了淡淡的古怪复杂的咒纹,正是奴纹。

    只是这奴纹,并非是西南矿山那些奴隶身上的那么简单,这是最为高级的奴纹,只能有双方自愿签订,并且看起来咒纹的纹理极为复杂。

    林语清此时跌坐在血泊中,神色渐渐暗淡了。

    因为她从今之后便是一名奴隶,接下来她的的一生全部都是别人的私有财产,她的性命,身体、意志,已然全部属于陈寻。

    她跌坐在血泊中。

    神色略微复杂之后只能转念,对着刚刚签订契约时的诡异气氛,只得叹了一句:“张百忍大人不愧是至高无上、活了数万年的仙,几乎无处不在,更是代替咒界无尽大地,执掌因果伦常.....”

    “仙?”

    陈寻闻言,站在原地忽然叹了一口气,声音带着一些古怪的怅然。当他再次低头看去,却发现不知何时,林语清已然再也支持不住,昏死了过去。

    “仙?他只不过是实力强大的咒师而已。”

    “化咒入体了天地灵物榜上第八的传奇灵物--‘因果树’,是用其中规则‘因果'执掌咒界部分规律,只是把神通中的规则运用到巅峰的强大凡人罢了。”

    陈寻一把被这个老迈、晕死过去的老妇人背在身后,缓缓向着远处走去。跨步行走中忽然自嘲了一句。“如果真是仙,我陈寻未来又怎会落得这种凄惨的下场?”

    语气略微清淡。

    陈寻是在喃喃自语着,他背着昏迷不醒的林语清,一步步向着自己入住的客栈走去,此时天空竟然已然渐渐泛白,是天要亮了。

    “所谓的咒仙,只是寻常的凡人,对于‘巅峰’的无知称呼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