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五十章 救伤 1
    咒界天地混沌初开,天地法则便化为各种灵物,散落四处。

    而无数法则化为的灵物中,更是有一百种灵物极为强大,是唯一的存在。各种灵物在上古以来,被无数的咒师渐渐了解,将其归类,于是便有了所谓的天地灵物榜。

    据说天地初开之时。

    偶有强者在摸索之中开阔了修咒一脉,他们把咒界灵物中的法则化咒入体,身带神通拥有了翻江倒海的可怕实力,并将其境界用阶位区分。

    更有些天才,把一些足以逆天的灵物化咒入体,拥有了蕴含的咒界本质法则之一。

    再后来这些天资卓绝之人,渐渐将化咒入体的唯一灵物利用到巅峰,能契合咒界天地,拥有了逆天改命之力。

    甚至利用这化咒入体的唯一灵物中的法则,能替代咒界天地执掌其中部分核心规则,从此半步以身化道,拥有了惊天动地的神通。

    这种人,在咒界中被称作仙。

    -------------

    回到客栈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

    陈寻与林语清竟然足足缠斗、追逐了半个塑山城,更是惊动无数强者,以及引来了二阶的精英执法队,花费了整个夜晚,才把事情终结。

    此时陈寻在客栈的房间中。

    他那修长的身影站在窗口,透过窗外看去,才发现客栈下的白石板街道,有了不同平日一般的宁静,甚至气氛还有些极为胶着紧张的样子。

    白石铸成的古风街道上。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除了一些惯例早点叫卖的小贩身影,以及来来往往的普通居民,以及一些咒师长袍打扮的行人,同时交杂着一些快步行走的古朴打扮侍卫的叫喝。

    这些是当街巡逻的塑山城侍卫。

    大多是一阶咒道的水准,他们身穿灰色的咒道长袍快步走动,目光严肃,拿着两张画像在街道上不断的拉住一些过往的流浪咒师,是在询问。

    以陈寻的目力,即使是在二楼客栈的窗口,也能清晰的看清画像上的面容。

    看画像似乎是专业的画师所画,极为传神。

    第一幅画像是一名二十余出头的英俊青年,气质有些古怪的邪异与矛盾,他的双掌却画得模糊,似乎是在使用一种高速震动的战技。

    而因另一副画则是极为苍老、五六十岁的老妇人。

    这位老妇人的五官面容扭曲在一起,这幅被毁容的样子单单是看着就让人感觉心寒恶心,更为奇特的,是这个老妇人身后挥舞着九根斑斓的蜘蛛足,身边架设着古怪的蛛网。

    看样貌,与陈寻和林语清有五六成相似之处。

    想必是昨夜太过昏暗,是通过一些昨晚目睹之人的口述才画出,虽然这画像还不是十分相似,可是两人特征都极为明显,也已然能够一眼认出两人了。

    “看来这个客栈,也很快不是久留之地了。”陈寻一脸淡然的站在客栈房间的窗口,向着下方到处走到的巡逻侍卫,目光闪烁不定。

    事情都是昨晚而起。

    他昨夜公然在玉氏与幕氏掌控的塑山城中夜晚争斗。

    还胆大包天的斩杀了几名过来的二阶精英执法队,二阶精英的咒师对于掌管塑山城的玉氏与幕氏两族,也已然算是伤筋动骨了。

    并且这种行为相当于极为严重的打脸。

    作为塑兽山脉中的两大霸主级族群,何时有人敢如此挑衅杀其执法的族人?此时只怕玉氏与幕氏为了通缉两人,直接封锁城门了。

    “想不到半个月后墨雨山的上古遗迹还未出世,我就摊上了这种麻烦的事情,不过也好,这样也不至于让我在这半个月里...过得太无趣。”

    “既然要在城内逃杀,也可以借机削弱一些幕氏一族的实力。”

    “只是这幕氏之事还未解决,却又因为这个女人,加上了要覆灭玉氏的条件,一下子就要覆灭这塑兽山脉中的两大霸主级势力,有些难办了。”

    失去了陈孤意的西陈氏,已然不再是三大霸主族群之一了。

    西陈氏此时,根本没有与玉氏、幕氏在正面抗衡的能力。只能靠他陈寻一人来扭转这种局面,可是实力悬殊过大,即使对于陈寻而言,也太过困难了。

    陈寻站在窗口处看着下方,忽然叹了一口气,微微扭头,看向身后的古朴房间,那倒在陈寻的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老妇人。

    “眼下虽然要逃,可是这个女人昨晚被我快要打死了。如果放任下去,只怕会直接重伤死掉,我此时只能先做一些简单的应急处理,再做打算了。”

    此时不是夜晚,光线通透。

    细看下去,才发现倒在床~上的林语清,面目极为狰狞、吓人。

    她三年前被那玉氏地牢的酷刑毁容,五官简直扭曲、掺杂在一起,整张脸根本分不出眼耳口鼻。这幅尊容光是看着,就有让人恶心反胃的冲动。

    而再加上这个女人不断使用“蒸汽之躯”这种禁忌术,导致迅速衰老身躯,此时她已然年近六十岁,面目皱纹,白发苍苍,甚至已然依稀的看到了老年斑的痕迹。

    这样的老妇人,就审美观看来,简直已然达到了最为丑陋的极限。

    这幅尊容,估计旁人一看就要立刻被吓跑了,甚至一些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估计当场就恶心反胃、甚至就地剧烈呕吐,吓到几天内都吃不下去饭。

    可是这一切对于陈寻而言,却仍旧无动于衷。

    他一脸淡然的走到床边,无视林语清那副五六十岁、极为渗人的扭曲尊容,开始极为熟练的用火掌把铜盆里的清水温度调到温热。

    刷..

    一道寒光闪过..

    陈寻双掌直接毫不犹豫的划开林语清破碎的衣物,让其衰老的身躯浑身赤~裸,也不去顾忌这个衰老到变形、被酷刑划得满是刀伤、残破恶心的老妇身躯。

    他面色沉稳严肃,一脸认真的样子。

    双手一阵阵极快的残影在林语清的残破~身躯上滑动,在配合着温水与陈寻螳螂双掌的震颤划开伤口,开始拿起白色缎带,开始做一些应急的处理。

    陈寻根本不敢去医馆。

    只怕这片城中已然遍及了耳目,在通缉他们二人,去了只怕是找死。所幸的是他陈寻对于应急类的救治也极为熟悉,自然不会放任这个女人轻易死去。

    毕竟这个女人此时已然算是他的私有物品,陈寻可是耗费了极点的心力才将其驯服,让她心甘情愿的签署下奴隶契约,当然不会让她轻易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