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五十一章 救伤 2
    呼..

    陈寻坐在床边,快速移动双手的动作越发简练。

    发动“嗜骨”的双掌在高速震颤下,不断破开林语清身上模糊的血肉与衣物的粘联。

    然后划开伤口,把一些渗入伤口的碎石块取出,再配合准备好干净的温水冲洗伤口,包裹上白锻,然后缓慢注入灵力温润伤口的愈合。

    没有药物的情况下,这已经是最后的紧急处理办法了。

    -------

    略显雅致的客栈房间里。

    古香古色的木质红色家具错落有致的摆放,却略显陈旧。

    而一名俊美的青年此时神色冷淡坐在床边,在极为细致的帮一名老妇人处理伤口。时间过去了一会,陈寻的双手终于缓缓停了下来。

    “伤势。要比我想象得严重得多。”

    陈寻抹了抹眉头上的冷汗,把林语清身上扒下的血腥衣服碎片抛在角落处,而放在床边的那铜盆中的清澈温水,早已经是一片猩红。

    “这个女人的身躯本身就已然千疮百孔,并且我下手也实在是过重了一些,昨晚几乎要把这个女人活活给打死了!”陈寻心中暗道了一句。

    “如若不是这个女人坚强的意志在支持,只怕已经是死了。”

    自己打出的重伤却要他自己帮助救治,这种事即使陈寻两世为人,也从未有过。只是如若不是这般举动中带着必杀之意,也未必能让这个女人臣服。

    此时,已然简单的把伤口处理完毕。

    那林语清仍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只是她的气息,要比原先平稳了许多。

    陈寻目光一转,看向放在桌子上的几块灵物,是从林语清身上搜来的,正是拍卖行获得的二阶灵物,陈寻与此女的纷争也因此而起。

    一共有四种灵物,分别是云狞步,火掌,鳞啄,以及二阶罕见灵植“杀人藤”。其中三样是二阶普通战技,陈寻自然不会稀罕。

    在此之前,他本意是截杀了林语清,用杀人藤蕴含的罕见神通--麓木躯,把自己的的二阶普通神通战技“火掌”替换掉。

    可是此时陈寻自然不能如此了。

    这“麓木躯”的二阶神通,他要留给林语清。

    这道罕见级的神通极配她的“百织网”。如果昨晚让这个女人有时间把这“麓木躯”化咒入体,配合那蜘蛛网,陈寻只怕要胜得更为艰难。

    并且这“麓木躯”,本身也是能让林语清回复容貌的手段之一,其灵植罕见的再生能力,足以让其受尽酷刑、被毁掉的容貌回复过来。

    陈寻眉头闪烁不定,坐在木桌上,一边思索着一边饮茶,神色有说不出的悠闲。

    回头,再次撇了仍旧昏迷不醒的林语清一眼:“这个女人的资质、心性,绝对不逊于幕十一这个未来的‘南海人魔’,只是后世中,从未听闻这个女人的事迹。她未来,只怕是死了。”

    不过陈寻转念一想,也露出了然的神色。

    “这个女人为了报仇,修炼了‘燃魔之体’这种自杀魔道锻体功法,各种燃烧生命的禁忌术之下,即使没人能杀得了她,她也要燃烧完寿命,走向灭亡之路。”

    这个女人始终不是陈寻,没有陈寻一般逆天的机遇。

    虽然同陈寻一样因为被灭族而走上复仇之路,只是未来悲惨的结局已然注定。此时陈寻带来的改变对于林语清而言,未尝不是好事。

    “只是还有一个极大的问题,这个女人的寿元...已然无多。”陈寻坐在木桌上再次扭头,看了一个躺在床~上的老妇人一眼。

    陈寻忽然感觉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如果用一个恰当的比喻来形容,就是他刚刚获得的这个名为“林语清”的私人物品,它的剩余使用年限,只怕是不长了。

    “一般二阶咒师的寿命是一百二十左右。”

    “这个女人已然用了‘燃魔之体’燃烧了过半,只剩下六十岁左右,此时的她生机薄弱,血气体力衰竭,暮年之龄要跨入三阶也是极为困难。”

    陈寻再次饮了一口气茶,想着忽然叹了一口气,如果他的“时命”能够拥有转移寿命给他人的逆天能力,陈寻就不用为此烦恼了。

    “即使这个女人未来能够跨入三阶,她的寿元会拥有两百七十余寿元。”陈寻继续思索。

    “可是未来也免不了继续使用‘蒸汽之躯’燃烧生命,导致身体继续衰老。人老气衰,越发难以冲击境界、延长寿命,这般恶性循环,只怕迟早会活活老死。”

    “燃魔之体”这种霸道的魔道锻体功法,一旦修炼就几乎意外着一条悲惨的死路,前世林语清注定的悲惨结局能否改变,即使是陈寻也毫无头绪。

    正在陈寻坐在木桌上思索的同时,身边忽然传来了动向。

    躺在床~上的老妇人,手指忽然动了一下。

    紧接着,她的眉头微微颤抖,紧闭的眼睛渐渐张开,似乎突如其来的强烈的光线,让她的眼睛微微刺眼,可是眼睛微眯的她还是看清楚了坐在边上的那人。

    林语清起身,看着在边上饮茶之人,似乎没有任何意外。

    她忽然盘腿在床~上随意坐了起来,缓缓开口说道:“是你救我回来的吧,反正我如果死了对你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恩,的确是我背你回来的。”

    陈寻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妇人,仿佛是老熟人一般,淡然答道:“你都快被我活活打死了,还能这么快醒来倒也出乎我的意料。这里很快就要不安全了,如果还是昏迷的状态我倒也难办,你...”

    啊!!!

    没等陈寻继续把话说完,就瞬间再次被林语清极为凄厉的尖叫声打断了...

    “你...你竟然!!”

    林语清盘腿坐在床~上,面容忽然变得惊怒交加。

    她此时低头,才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裸的一~丝~不~挂,并且身上的全部伤口,都被精心的处理过了,很显然陈寻把她全身全部都摸了一遍。

    “吵什么?有什么好叫的。”

    陈寻说着,哑然了。

    他有些蛋疼的看着眼前似乎极为愤怒的林语清,发现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这个能为了活命而自残身体的阴狠女人,竟然还有一些寻常女人才有的羞涩。

    这点让陈寻有些无语。

    他极为淡然的饮了一口茶,随口说道:“你当我是变~态吗,你一个丑到让人呕吐的五六十岁的老女人,也我能下得去手才行...”

    “你真是太高估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