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五十四章 玉氏少主
    在林语清的眼中,陈寻的举动简直到了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程度,那能为了让别人认不出自己而自残的行径,简直太过让人难以接受了。

    可是这对于陈寻而言根本只是寻常。

    许是个人的观念完全不同了。

    有了一时一命,自残对于陈寻而言只是家常便饭罢了,如果不做些什么,又如何对得住他每一个时辰诞生的额外性命?

    忍受些许痛苦就能改变容貌,能够方便行事,对于陈寻而言是再划算不过的事情。

    陈寻拥有“时命”死过成百上千次,死法千万种却各有不同。更为残忍的死亡陈寻都曾经经历过,眼下这些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死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

    转眼间。

    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铜镜中,眉目狰狞,额头到下巴出贯穿了一道狭长的巨大深色刀疤,这疤痕穿过眉目划过眼眸,更是让一只眼直接瞎掉。

    这个中年男子光是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剽悍之气传来。

    如同独眼的孤狼,仿佛寂寞的雄鹰,眼眸时不时闪过邪气,让人心神震动,任谁也想不到此人会是原来那名二十出头的翩翩公子。

    只是忽然,外面有了意想不到的动向。

    “两位大人,就是这里。”

    门外忽然传来声音,陈寻依稀能够通过声线辨认出是那名店小二,只怕此时是由于这个店小二的通报,引来了两名塑山城的侍卫。

    嘭!!

    房间两侧的木窗猛地被撞开!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别从两侧窗户窜进来两人。

    他们在房间的地面翻滚,其后迅速站起来目光四处晃动,可是却发现此时的房间,空无一人,而后侧窗口大开,只怕是跑掉了。

    “跑了?”

    说话的,似乎是一名二十余岁的阴霾青年。

    他站在原地眼眸阴冷的四处扫动,看气息是二阶巅峰,衣着是淡蓝色的咒师长袍,袖口上纹着一个大字:“玉”,毫无疑问,这是玉氏之人。

    “少族长大人。”

    说话的,是男子的身旁的一名朴实老者。“此事,还是交给我们处理为好。”

    仿佛是一名老实的灰袍管家,他恭敬站在男子身后,双目无神微微眯起、面容呆板的国字脸,一脸淳朴村民的样子,可是他三阶的气息,却暴露了此人的可怕。

    此人正是玉氏的八名三阶族老之一,只是本身并非玉氏之人。

    他是玉氏用大量财力请来的三阶供奉,平日里以行事狠辣铸成,没有人知道,他在成为玉氏的供奉之前,是一名恶名昭彰的流浪魔修。

    此时。

    这名面容呆板的老者恭敬弯腰,对着青年人说道:“这被通缉的二人胆敢光明正大的在我们塑山城内交手,违背我们塑山城的规矩,并且公然屠杀我们侍卫,只怕是无法无天的魔修,少族长身份尊贵,还是....”

    “无妨。”

    这名玉氏少族长随意的摆了摆手。

    他目光在四处扫荡,忽然走在床边的铜盆边上,伸手盆里的血液用手指一沾,放到嘴唇处舔了舔,忽然露出了一脸痴狂的陶醉:“这是..是处子的血,极为甘醇...”

    说罢,他再次伸手向铜盆沾起鲜血舔了舔,像是回味一般,面目隐隐扭曲,忽然感叹。“对,就是这种味道,有种别样的腥甜,简直就是人世间至高无上的美味。”

    “只是这口感,似乎有些熟悉了...”

    他邪魅的笑了笑,这味道让他想起了三年前在玉氏地牢中某个逃跑的女子。

    紧接着,这名玉氏的少族长瞬间越发心神动荡,目光极为享受,嘴角喃喃:“我的地牢,很久没有进新人了,这个女人,我想要她...她的血。”

    -----------

    两边仍旧是熙熙攘攘的人流。

    可是却有了一股紧张的气息,一些塑山城的侍卫仍旧在到处走动、盘问。显然是陈寻的街头屠杀侍卫的举动,让两族越发的谨慎了。

    两人在街道上如无其事的走着,交谈着。

    “塑山城中,并非只有我一人复仇,我还有许多同样复仇的盟友,我们组成了一个较为松散的联盟,可以相互提供情报。”走在街道上,林语清与身边的陈寻说道。

    “哦,说说看?”

    陈寻闻言笑了笑,感觉有些兴趣了。

    通过林语清这种地头蛇,才发现这个塑山城中的势力,并非只有幕氏、玉氏两个大族执掌,还有一些躲藏较深的小势力。

    那林语清白了陈寻一眼,抬手理了理额头上的几缕黑色秀发,一脸轻柔的继续解释道:“塑兽山脉的三大族本来就仗着势大,欺凌了众多小族,甚至丧尽天良的行灭族之事。”

    “故而有许多族破人亡之辈想要复仇,于是就渐渐组成了覆灭这三大族的联盟,这联盟极为松散,只是偶尔相聚、各自交换情报的举行一次聚会,我们称之为‘复仇聚会’。”

    林语清继续解释着。

    “塑兽山脉三大族中,幕氏最为霸道,仗着横行整片山脉的绝对实力这些年灭了十余个小族,而玉氏次之,虽然以财力著称,可是却也灭过不少小族群。”

    “的确如此。”

    “不管如何,一个族群要扩张自身,必然要对外发动族群战争。”陈寻站在旁边点了点头。这是生存的残酷,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这是一种最为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似乎意有所指,她忽然明眸一撇,娇嗔笑道:“西陈氏虽然眼下没落,成为了一块肥肉,可是那陈孤意还在的时候,常与玉、幕两族狼狈为奸,共同执掌塑山城,也并非什么好东西。”

    “单是我认识之人,就有三名二阶的强者被西陈氏迫害到家破人亡,眼下流离失所,想要对西陈氏复仇、行西陈氏灭族之事。”

    额...

    对于这个女人的话,陈寻楞了。

    他当然把自己是西陈氏少族长的事情与这个女人说明了,也说了一些关于幕十一与他半个月后的图谋之事,因为这些必然要让她知道。

    而他拥有何种传奇灵物这种最为关键的事情,却没有与她细说。

    此时的陈寻,也知道自己宗族之事,知道他的父亲陈孤意还活着的时候为了族群的扩张,灭过不少小族,只是这样暗地里的事情,不管那个族群都会有,只得转眼话题。

    “那么,你说的这个松散的秘密复仇组织,实力如何?”

    以这个女人的聪明,自然知道陈寻在转移话题,可是却没有去阻止。

    她明媚转动,忽然温婉一笑,带着她大家闺秀的独有温柔气质,继续说道:“还算可以,虽然各自为政,可是也有十余名二阶咒师,一名三阶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