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五十七章 雅间深处
    整个雅致的大厅似乎有些不宁静了,连隔壁桌面上的一些青年男子、与陪酒陪吟诗作对的美艳女子都纷纷侧目过来,。

    此时。

    那青年呆呆的站在陈寻与林语清的桌边,看向陈寻仍旧在平淡的饮茶,而林语清仍旧在一脸恭敬、温婉的为陈寻倒茶,青年表情渐渐越发愤怒,忽然大声怒骂。

    他忽然大叫道:“五千灵纹币?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简直是个奸商,更何况这般倾城的绝世美人,又如何能够用金钱来衡量?”

    陈寻没有再说话,仿佛眼前的此人是一名跳梁小丑一般,仍旧坐在原地淡然的饮茶。

    可是此处的熙熙攘攘,已然引来了不少年轻人。

    他们通过了这名愤怒的青年了解事情始末后,看着双眸带在哀怨的林语清,纷纷露出心疼之色,对着陈寻越发小声的嘀咕。

    “这个中年汉子,怎能如此?是铁石心肠吗?”“就是一个如此绝世美人不顾一切跟随与他,与他风餐露宿,他竟然还想把人家给卖了?”

    “冷血无情,简直冷血无情!!”暴怒之后,旁边又传来男子声音:“这位兄台,我身上带的不多,只有三百灵纹币,算是尽绵薄之力。”

    忽然又有热血的青年像是想起了什么,站在人堆中,发起了募捐:“各位兄台,谁身上还带有钱,大家凑凑,让这名女子脱离苦海义不容辞....”

    “有我一份,这是三百灵纹币。”“这是五百灵纹币。”“这是八百灵纹币。”转眼间,五千灵纹币在义愤填膺的众人手中凑出。

    这些来往青楼的男子虽然都是顽固子弟。

    喜好附庸风雅,并且资质平庸不被家族重视,可是大家零零散散的拼凑之下,竟然也有了如此巨大的灵纹币数量,让陈寻有些意外了。

    “这是五千灵纹币,请快点离开,不要再祸患人家良家女子。”为首的青年在众人的推举下,站在陈寻的面前,把钱袋抛在桌上,声音有些阴沉。

    “恩。”

    陈寻看着钱,点了点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个女人,是你们的了。”

    紧接着接过沉甸甸的钱袋,也不犹豫,直接把桌上的茶一口饮尽,甚至连身旁极为哀怨的林语清都不去看她,直接起身离开,留下了这个自作孽的女人在整个包围圈中。

    “这..这就走了?这个陈寻!这样就把我卖了?”林语清被陈寻留在人堆中,坐在椅子上,面对四周十余名极为热情的诸位青年,面容忽然呆滞了。

    “佳人你已然是自由之身了,虽然唐突,可是还未请教姓名?”“我是叶氏的少族长,在塑兽山脉中虽是小族,可是倒也幽静,能否请姑娘共饮一杯?”

    “阁下气质只怕是大族出身的女子,可会些许音艺?我家族中有灵木制造的琵琶,是失传的精湛制作工艺,声音悦耳动听,如若赏脸,还请...”

    林语清一时无语了。

    她本想坑陈寻一把,她从昨晚的生死争杀开始,就一直在陈寻手下吃亏,此时自然想找回些颜面,可是想不到这个家伙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竟然直接....把她卖了!

    还卖得如此彻底、干脆。

    她很是无语的看着身边的把他层层包围的青年,感觉是直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五千灵纹币,似乎有些叫价便宜了。”

    陈寻站在灰木色阶梯叹了一口气,然后抛下林语清后若无其事的拎着钱袋,向着二楼走去。

    “想不到这个女人这么值钱,这个价格都快赶得上二阶的普通战技神通了。喝一杯茶就碰到这等好事,凭空得了这么多的钱财。”

    在陈寻看来。

    既然这个女人想要坑他陈寻,想让他难堪,就要有被他反坑的觉悟才行。他陈寻的便宜又如何是这么好占的,眼下这个多事的女人自讨苦吃,怪不得他。

    而他此时留下了一脸无语的林语清在原地,让她被一群男子包围,也当然不担心这个林语清会真的被人拐走,她自己就会脱身。

    更何况这种女人,并不是谁都能驯服的,带回家只怕是自讨苦吃。

    “是这里吗?”

    陈寻心头默念一句。

    他顺着如同迷宫布局的雅间七拐八拐,走到最深处,发现似乎有了不寻常的地方,因为即使是掩饰得再好,也能感受到隐隐的灵力波动。

    “门是锁上的?”

    陈寻试图推了推门,发现是从内部锁上的,再次感受了一下灵力波动,发现里面的确有七八名二阶咒师的气息,并且无时无刻的不再散发着灵力波动。

    “林语清所说的‘复仇聚会’的地点,应该是在这里无疑了,那么...”陈寻面色渐渐冷淡,然后沉默了两秒思索,直接单脚一踹!

    嘭!!

    门被瞬间踹开。

    可是,却露出陈寻想都想不到的东西。门后是有些被烟雾弥漫的迷蒙环境,空气中散发这一股淡淡的檀香,带着一股凝神气息。

    整个房间略显空荡,而中央是一张巨大的红床。

    床的四周吊着粉红色的透明布帘,边缘挂在金色挂饰,整个红床被装束得极为奢华,而角落上摆着巴掌大的熏香炉,这其中散发的青烟袅袅的白烟,使得整个房间的朦胧一片。

    红床~上更是一片春意盎然。

    隐隐传来一片片妖~娆的女子婉转的呻~吟与娇~喘声。

    陈寻隔着半透明的布帘看去。

    发现巨大的红床之上,一名右眉下有痣、身后七条毛茸茸红色尾巴的赤~裸裸美妙女子与七八名二阶男子隔着粉色布帘,在行那苟且之事。

    进门的陈寻与这七八名激烈运动的咒师对视了一眼,神色忽然有些尴尬了。

    额...

    一时间沉默无语。

    双方都没有选择开口说话。可是这眼前赤条条、多龙一凤、在红床~上剧烈运动的七男一女,也只是让陈寻站在原地沉默了两秒。

    忽然扭头。

    “这个七尾的女人,是三阶....”

    陈寻心中暗道一声,瞄了一眼七名男子中央那七根狐狸尾巴在身后的赤~裸裸妖~艳女子,面容忽然闪过一丝难以看清的冷淡,说道:“我进错门了,你们继续。”

    说罢,陈寻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