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五十八章 七尾迷魅狐
    陈寻站在走廊等了许久。

    不远处的雅阁里面恬不知耻的娇~喘声音极大,却仍旧在继续着,显然是毫不在意陈寻刚刚的冒昧打扰。

    而身边却伴随着“踏踏踏”的脚步声,走廊远处忽然出来了一名怒气冲冲的绝世女子,只见她看着陈寻,红唇中传来了惊怒交加的调笑声。

    “我的主人,你抛下奴家独自跑来看这幅活春~宫,怎么样,还不算让你失望吧,好看吗?”说话的正是林语清,她小步走来,墨玉的美丽双眸死死盯着陈寻。

    对于她而言,摆脱这几名青年的纠缠,悄无声息的脱身离去是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可是陈寻又再一次的让她吃瘪,自然让她隐隐有些愤怒。

    而听林语清的口气,她似乎知道此时会有这活春~宫。

    这例行的苟且之事只怕还是“复仇聚会”前的惯例,怪不得林语清这个女人特意的带他坐在楼下喝茶,故意等待片刻。

    陈寻沉默片刻,没有理会这个女人嘴中的讥讽。

    “房间中那个上演活春~宫、七条狐狸尾巴的三阶女人,便是这家雅春阁的主人?”

    陈寻的声音略显平静,顿了顿思索片刻后,他站在原地,忽然张嘴问道。“这个女人也是你们复仇三族的‘复仇聚会’的负责人吧?”

    “她看气息是三阶底层咒师,只是气息极为不稳定。”陈寻站在原地,眉头忽然露出思索之色,沉默些许时间后,接着说道。

    “只怕并非自身苦修而来,而是用了魔道的手段。”

    “她空有阶位却无对应的扎实战力,看其气息不稳,虽是三阶,可是实际战力应该只能算是超越二阶巅峰,半步三阶的层次。”

    陈寻显然刚刚观看七男一女的“活春~宫”不是白看的,在那极短的时间内,就瞬间的把握了那个女人的绝大部分信息。

    “应该是房中采补之术。”

    他陈寻再次停顿,思索片刻,继续对着林语清说道。

    “应该是将二阶罕见灵兽‘七尾迷魅狐’化咒入体,拥有灵兽神通‘七尾血魅’,才能通过这灵兽神通采补男子咒师灵力血气,迅速助长修为。”

    两人站在原地,忽然沉默了两秒。

    “真是个怪物。”林语清闻言,猛然叹了一口气,她自然知道,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析出如此多的信息要多么可怕的才能。

    可是对于林语清的评价,陈寻没有应答。他的资质只能算是普通,甚至比她林语清都远远不如,是前世无数生死历练中~出来的经验,才使让他做到如此。

    然而这却并不值得自豪。

    因为陈寻知道,他资质只能算是平庸之辈,并不是所谓的绝世天才,只能算是极为勤奋的普通人。

    如果没有‘时命’的逆天重生,他作为一名心智普通、资质低下的少年,只怕前世早就败亡数次,无数次被阴死,或是被人截杀,没有“时命”那从来一次的机会,他早就在这片世间中泯灭了。

    他知道自己的才能比这世间的绝大部分人都有说不如,而以林语清不逊于幕十一的绝世才情与可怕心智,只怕会在不远的将来,迅速与他拉短距离。

    走廊两侧是一件件雅致的单间。

    其中里面时不时传来一些男子与女子的调笑声,或者是一些女子摆~弄琵琶的清音,甚至于以陈寻的听力,还能听得到一些雅间中隐隐传来的娇~喘。

    经历了刚刚楼下的调戏之事,虽然让林语清再次吃亏了。

    可是不知不觉中,却像是调节了气氛一般,两人的僵硬的主仆关系竟然渐渐的好了许多,林语清此时也不再像之前这么敌对了。

    而陈寻与林语清两人并肩倚着空荡荡的走廊,早已用灵力隔离出屏障,说话间的声音却越发严肃,也仍旧在继续交谈。

    “这个女人叫温婉洺。”

    林语清缓过神来,神色渐渐严肃的与陈寻介绍道。“她的确是联络我们这群有意复仇三族的十余名咒师的负责人。”

    “并为我们免费提供玉氏与幕氏的情报线索,让我们更加方便截杀两族。以及提供‘复仇聚会’聚集之地,甚至一些灵纹币的资助。”

    “这个女人的身份极为隐秘,眼下的雅春阁只怕是冰山一角,这个温婉洺在这片塑山城中有不小的势力,绝对不容忽视。”

    “刚刚想必你也看到了,那七名二阶男子与这个女人的苟且之事。”林语清娇美的曲线半倚着长廊,随手撩~拨了下额头上的乌黑秀发,朱~唇嚅嗫。

    “她化咒入体的罕见神通是‘七尾血魅’。虽然并非战斗类型的神通,没有任何直接实战的作用,可是却极为可怕与诡异。”

    “能够用男女之事迷惑七名咒师任其宰割、为其战斗,并且让其采补血气助长修为。”林语清的声音冷淡,似乎对于这个女人的做法有些不屑。

    陈寻忽然插嘴,打断在说话的林语清的话,答道:“‘七尾迷魅狐’我知道,是有名的魔道神通战技。虽是二阶的罕见神通,可是仍旧有一些三阶、四阶的魔修在使用。”

    “甚至南海域有女子魔修门派‘合欢宗’。她们在灵山中大量饲养‘七尾迷魅狐’,让门内女子以此‘七尾血魅’的灵兽神通化咒入体,作为门派根基,是有名的迷魅男子、以苟合助长修为的魔道门户。”

    此时陈寻的知识渊博,让林语清都有些诧异了,可说却仍旧没有去询问。

    她整理了下思路,继续说道:“‘七尾血魅’通过男女之事迷惑对方,让其渐渐失去自身理智,如同品尝迷~药一般沦陷,不能自拔,从此只能唯命是从,任人宰割。这就是这道神通的可怕之处。”

    陈寻闻言,点了点头,神色一凛,答道:“这个女人能跨入三阶,只怕是活活吸死了不少人,应该不止眼下的七名二阶吧?”

    “的确如此。”

    林语清神色渐渐阴冷,答道:“这个温婉洺的确是深不可测,甚至她的图谋这几年也隐隐有些猜测,可是她隐藏得极深,无论如同探查都只能了解于表面。”

    “我曾经与其他参加‘复仇聚会’的一些咒师私下交流过,在交换了各种情报之后,我们才发现一个极为骇然的事实。”

    “我们眼下这个‘复仇聚会’最老之人,也是一年前加入的,之前的人却是空白一片了。几番探寻之下,才发现一年之前加入‘复仇聚会’的咒师,全部不知道去哪了...”

    林语清几声冷笑。“那么你说,一年前参加‘复仇聚会’却消失之人,他们是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