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五十九章 复仇聚会 1
    陈寻神色渐渐冷然,这事情并非复杂,只要一想,便知道了始末。

    “如此数量不小的二阶咒师都不知所踪,只怕是被杀了。”陈寻答道。

    “或者被这个女人骗上床迷惑神智,其后直接采补吸死,而或许此时,那个女人身边的七名被迷惑采补的二阶咒师,就是一年以前‘复仇聚会’之人。”

    咒界中能够化咒入体的神通千奇百怪,可是却有区分。

    神通战技与锻体功法一般,也有人们常说的正、魔之分。一些化咒入体的诡异神通以杀人作恶为主,损人利己或是伤人伤己,这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魔修。

    “看来这个温婉洺,并非简单啊。”叹了一口气,他前世常在咒界中的灰色地带徘徊,见过太多太多各种各种的魔道之事,自然对此举并非陌生。

    在陈寻看来,这个女人只怕是在钓鱼杀人。

    她利用帮助复仇三大霸主族群为名,发起了‘复仇聚会’,并给想要复仇之人提供资源与情报,当人数到达了一定程度,就要全部端掉,进行一次收割。

    “当真是好狠辣的手段。”

    陈寻一叹,扭头向着远处的雅阁看去,神色越发冷淡。“把人当蛊养之,待到成熟宰之,其后周而复始,倒也是个心狠手辣毫无人性之辈。”

    “只是这条路,一开始就是错的。借助合欢的外力修炼进阶,得来的实力并非自身苦修,境界不扎实只能如同空中楼阁,终究称不上正道。”

    忽然耳朵微微蠕动,听了听远处的雅阁,发现里面婉转的娇嗔声仍旧连续不断,是那个女人仍旧在肆无忌惮的行那苟且之事。

    陈寻忽然感觉事情越发的有趣起来:“你说这次‘复仇聚会’会有大动作,是针对玉氏与幕氏的商队截杀,也是这叫温婉洺的女人组织的?”

    “的确,这是两族商队似乎是进行三年一次的灵物运送,将各种巧取豪夺的灵物,运回他们的宗族镇中。充实他们的族中的藏咒阁。”林语清笑着答道。

    “这次组织的复仇,会不会是陷阱?”

    陈寻忽然笑了笑,声音有些略微阴沉,张嘴问道:“或许是这个女人感觉差不多可以收网了,想要再次把这一年中聚集在‘复仇聚会’之人,全部一网打尽?”

    “不会的,我们自然早已应对。”林语清听着陈寻的问题摇了摇头。

    她整理了一下思路,和陈寻开始解释道:“我们这一年来渐渐加入的‘复仇聚会’之人有十三名二阶咒师,除我之外有三个家伙极为难缠,二阶中也难有敌手,比我...也只是略逊一些。”

    陈寻知道这个女人的可怕实力。

    如果不是碰到他陈寻,二阶之中根本没有人能是她的对手,而能得到这个女人如此评价的,她说的那三人,只怕真的算是站在二阶咒师中战力最为顶端的几人了。

    “在我们分析,这一届的参加‘复仇聚会’的总体实力前所未有的强大。”林语清说话间温婉的笑了笑,再次露出了如同邻家少女一般招牌式的亲切笑容。

    “这个温婉洺只要不是自找死路,就不会有把我们统统击杀的想法,她不敢再对我们下手,只能与我们共同图谋玉氏、幕氏两族。”

    踏!

    踏踏!

    清脆零碎的脚步声,踏着地面的红木地步传来。

    没等陈寻与林语清继续交谈下去,整个走廊渐渐出现了来人....一名名散发着二阶气息的咒师们,从阶梯下缓缓走来。

    有冷面的中年男子,有看似十七八岁的唇红齿白的温和少年,有一脸热情,面容始终洋溢着笑容的二十岁女子,有七八十岁的老妇人....

    足有十二人之多,并且打扮诡异。

    陈寻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似有若无的巨大血腥,只怕都是杀人无算之辈。他们很明显都是家破人亡后,沦为魔修,想要寻找这三大族群复仇。

    他们,全部都是参加这‘复仇聚会’的二阶咒师。

    ---------------

    “女人,你是谁....”

    一间间雅间的走廊上,刚刚来往的稀稀疏疏的咒师人流中,一名佝偻的驼背老者看着林语清,阴冷的三角眼闪过古怪,隐隐感觉有些熟悉,却有极为陌生的矛盾感觉。

    似乎此时的林语清面容变化太大,让人周围的参加“复仇聚会”的魔修们难以认出。

    “她似乎是...林族的林语清。”

    沉默片刻还是有人把她认了出来,此时说话的是一名唇红齿白、看似十六岁的青涩少年,他倚着长廊的边缘,看着林语清神色冷淡,闪过思索之色。

    “我一年以前见过这个女人动用‘蒸汽之躯’之后三十多岁的容貌,与眼下的样貌有些类似,却还有些年轻,此时只怕是她二十多岁的样子。”

    “可是...”

    这名少年人顿了顿,神色越发疑惑道,“这个女人三年来应该动用过三四次‘蒸汽之躯’,使用这燃烧生命的禁忌术,衰老得不成样子,又怎会回复成二十多岁的模样?”

    “关于这点,我不用你管。”林语清琼鼻一皱,冷哼一声。

    忽然看着眼前这个十六岁的青涩少年人,冷笑连连:“云杀童子,你还敢挑衅我?还是你还想再次尝尝被我斩下头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无头身躯的滋味吗?”

    斩下头颅,即使是在强大的咒师都要身亡。

    毕竟再过强大的人类归根到底都是肉体凡躯,一般而言斩首必死。可是周围的二阶咒师对于此言,却是毫不惊奇的姿态。

    “你...你!!”

    而那十六岁稚~嫩少年人打扮的云杀童子此时闻言,忽然面色骇然的本能倒退了几步,死死盯着林语清的面容两秒后,站在原地忽然沉默了,再也不说话。

    由于林语清的冷笑威胁,使得周围站在走廊等待“活春~宫”的魔修们的气氛,忽然渐渐变得紧张起来,他们似乎都不愿意去触林语清的霉头。

    林语清的行~事乖张,并且眦睚必报。

    只怕在众魔修面前极有威望,或者说,众人对这个蛇蝎女人极为惧怕,仿佛看到了洪水猛兽一般,根本不敢多做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