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六十二章 出城
    其后,自然是解散了。

    毕竟所谓的“复仇聚会”只不过是极为松散、交换情报的聚会组织,周围在场的也都是流浪的咒师,此处虽然是难得一遇的机会,可是也伴随着极为可怕的危机。

    虽然是轻描淡写的陈诉,可是众人心里都明白,就算是如同计划这般完美的执行,在场的众位只怕也要死上不少人,只是都自信死的不会是自己罢了。

    此处的一天时间内,众人估计都是去做最后的准备去了。

    而陈寻与林语清也是如此,虽然他们都极为自信自身的实力,两人一起在整个“复仇聚会”之中的整体战力最为强大,可是也仍旧谨慎无比。

    阴沟里翻船的事情,他们都见过太多了。

    -------------

    一日后。塑山城的城门口。

    气氛有些紧张,门口两侧贴着两张惟妙惟肖的通缉画像,而一名名二阶精英侍卫在门口把守,似乎是在防止某些通缉犯的离去。

    一名名过往的咒师、或是商人打扮的过客,经过城门都要经过极为古怪的检查,两名咒师似乎负责在摸每一名路过城门之人的面容。

    这正是鉴别易容的手段。

    可是此时,却迎来了一个极为古怪的组合,一名独眼的冷漠中年男子与一名美貌的温婉女子,正是陈寻与林语清,这两人的组合让周围侍卫感到诧异。

    “还请取下你的黑色眼罩。”

    那名侍卫站在门口,例行公事一般的语气对着陈寻说道。

    陈寻站在城门也不犹豫,自己把眼罩取下,露出空荡荡的眼眶。而另一边,林语清也被一名女子二级咒师侍卫揉~捏着俏~脸。

    “是真实的面容。”那几名侍卫对视一眼后说道,然后比较了一下悬在两侧的两幅通缉画像,然后不消片刻后,两人被放行。

    这摸脸,的确是最为有效的检验易容的手段,可是就算打死这几名侍卫也不会想到,两人的确并未改变自己的面容,而是改变了自己此时的年龄。

    塑山城是四面环山。

    东北方向便是上古遗迹即将出世的墨雨山。

    而东南方向,却是赫赫有名的绝地‘毒雾谷’,是此行的截杀之地的方向,而‘毒雾谷’林语清自然无比熟悉,她的九足毒母蛛正是那里深处猎杀取来。

    林语清走着,忽然开口说道。“那云杀童子,是化咒入体了二阶灵水‘薄雾冷水’,拥有了极为罕见的神通‘水雾体’,可以身体局部化雾为云,刀伤等实质性伤害作为并不大,也算难缠。”

    林语清与陈寻一边解释着,两人渐渐离开了城门,跨向东南方向。

    “云杀童子此人性格的确狠辣狡诈、也有不错的机遇。”

    “可是本身咒道才能极为普通,搏杀之术也较弱,那强大的罕见神通‘水雾体’发挥得不过一半,打法并非灵动、并且战力缺乏,在我看来只能算是不错的靶子。”

    陈寻闻言,点了点头,心中闪过思索之色:“虽然心思狠辣深沉,也有不错的机遇,可是却没有强悍的战斗才情吗?”

    这点自然也在情理之中,就算是化咒入体了同样的神通,也会因人而异有完全不一样的风格打法,这点就要考验一个人搏杀之术的才情了。

    也就是强者与普通人的本质区分。

    故而就算有些大族的顽固子弟仗着势力,化咒入体了极为强大的罕见神通,其实际的战斗力并不会比普通的咒师强大多少。

    罕见的神通虽然威力强大,可是并非所有人都能发挥其全部作用。

    这便需要过人的战斗才情了,要知道影响战斗的因素实在太多,并非只是单纯的阶位表示强弱,不然也没有所谓的以弱胜强的概念。

    战斗之中的冷静程度、反应力、应变力,以及个人的心智才情,都是至关重要的要素。而也正是这份惊才绝艳的战斗才情,这才是陈寻看着林语清的原因之一。

    林语清顿了顿,继续走着,与陈寻说道。“再说那铃女,她化咒入体了灵兽‘空铃蝉’攻击手段极为诡异,是音波,防不胜防。”

    “这音波有毒,是精神方面的影响。有些类似我的蛛毒,却没有这么强大,她的音毒只会让人浑身僵直,并心神溃散难以集中。”

    “音毒?”陈寻一愣。

    这种神通根本是防不胜防。

    并不能与蛛网一般能够用手段躲闪,也就是说只要与这个女人搏杀,就一定要被其音毒的负面状态干扰、影响战斗,这点极为可怕。

    “而那叫奉觅的沉默中年男子,我看不透。”

    林语清神色渐渐凝重,似乎对于这个白面的沉默男子有些忌惮。“也不知道他化咒入体的神通是何种,因为见过他真正出手的人,据说都已经死了。”

    “我也曾经数次试探与他,可是他却不与我正面争斗,是以极为古怪的方式原地消失了,如果他真正出手与我搏杀,我感觉...也并未把握能赢。”

    “这个男人真的极为诡异。”

    红唇中吐露清冷的声音渐渐阴沉起来,林语清笑了笑,做下结论:“这个奉觅只怕是三个人之中最强的,是暗杀流。应该擅长诡异的隐匿神通,与瞬间爆发的战技。”

    陈寻闻言也笑了笑。

    他语气带着莫名的古怪,忽然问道:“这就是你故意打扮成这个叫奉觅的白面中年男人,在玉氏拍卖行中招摇撞骗的理由?”

    他看到这个奉觅的中年面容,瞬间就感觉极为面熟了。

    快速反应之下,才发觉这正是林语清在玉氏鉴咒会上行走的伪装样貌,在眼下看来,林语清估计想要栽赃陷害这个中年男子。

    “我以奉觅这家伙的样貌在鉴咒会上得罪玉氏、杀人,自然要把这个屎盆子扣在他的身上!”林语清理了理乌黑的发梢,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她如同邻家少女的可爱面容忽然温婉一笑,答道。

    “既然我林语清试不出他的本事,我就栽赃陷害!杀人的同时尽可能的往他脸上抹黑!让玉氏把他惦记上,最好两者打个你死我活,我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