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八十五章 陈寻的图谋
    另一边。

    那边是生死搏杀的边缘,这边却异常冷淡。

    “?32?巫,想必在遥远的时代中,是个相当闲得无聊的家伙。”

    陈寻淡定抖了抖身后的背包与断剑。

    扭头,看了看远处在打得山崩地裂的两人,越发无语,低头缓缓看了看眼前的诡异图案。“想许个愿,手续还这么繁琐。”

    说罢,他再次缓缓用手指轻轻~咬破血迹,然后按在上面复杂到令人眼花缭乱的暗红莲花般的图案,渐渐开始画了起来。

    这是常理。

    遥远时代的咒巫每一次使用巫器,必然需要用心头的灵血沾染启动。

    正如之前遇到的御家先祖使用他的“八环水法”,眼前号称人族瑰宝的古老巫器“等降天秤”即使是人族始祖锻造,依旧逃脱不了这个定律。

    轰隆隆!!

    身后的炸响在铺天盖地的响起。

    而陈寻却在本能的在阴影处再次缩了缩身躯,使得他的身形越发的渺小,躲在暗处之中,尽量的不让那个可怕的怪物看到他的存在。

    近在咫尺,可那个怪物却仍旧没有察觉到陈寻的存在。

    实际上原因也极为简单。

    白忍劫是专修肉~身的咒师,身躯强大到令人发指,却有巨大的缺陷。如同之前的李应磨一般,灵压微末,只要对手稍稍收敛些气息,他就难以察觉。

    可这却不是致命的缺陷。

    他们的肉~身强悍,身躯五感已然能弥补这所有的一切。

    眼眸的锐利能够使得他们目测千里,察觉到万米以外的任何微末蝼蚁。嗅觉的强悍,能让他们感知到任何人的气息。而听觉的敏锐,可以让他们轻易分辨敌人的所在。

    可是正如曾经在毒雾谷中的李应磨,在眼睛被刺瞎之后,听力被铃女干扰之后,这般特定的状态之下,才会失去了大部分敏锐感知,甚至察觉不到身边之人。

    此时的白忍劫,亦是如此。

    陈寻的气息,来自于他刚刚自杀的尸体干扰。

    陈寻刚刚自杀方法极为残暴,用血腥都不足以形容,这是他有意为之。

    他刻意把自己的尸体斩断头颅,倒甩几圈各种大量放血,其后再扔回地上,搞得血流成河的血腥场面,而这样一来他的尸体气息放大,使得百忍劫察觉不到另外一面另一个活着的陈寻气息。

    故而早在刚开始之前,白忍劫就曾经如是说:“这里,有三道气息,眼前这两个活人的气息,还有刚刚地面上的那个死人。”

    嗅觉因此被屏蔽。

    而听觉,也被身边铺天盖地的战斗声音干扰,听不到陈寻在远处发出的细微动向。

    而他的视觉虽然强悍到可怕,能看到万米以外的一切细微的蚂蚁飞蝶,可是却看不到躲在百米障碍物后的陈寻,这是他视觉的缺陷,不能拐弯亦不能透视。

    一名近仙的绝世强者,竟然察觉不到百米外的躲藏之人,无疑是个笑话,可是在种种陈寻的算计之下,却诡异的实现了这极为不可能之事。

    在白忍劫面前,只有眼前的两个活人,与这地面上的死人罢了。

    -------------

    噗通!!!

    耳边依旧传来巨大的声响,闪烁的灵压爆发不断,李鼎火在空气中化为沙袋与皮球,被不断打成血雾之中,开始渐渐变强。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陈寻听着声音也本能的楞了一下。

    躲在隐隐角落缓缓抬头看去,由于墨海龙宫禁空,那两人都在如同跳蚤一般跳着战斗,可是此时那团李鼎火化为的血雾却被大汉一口吸入嘴中。

    咯蹦。

    咯蹦。

    大汉的嘴巴仍旧在轻轻咀嚼。

    陈寻抬头看了一下李鼎火化为磨牙工具的命运,楞了一下。

    “虽然知道这个家伙未来的惨状,可是现在真正目睹,还是有些目瞪口呆的。”

    “毕竟前世之中,这个可怜的家伙并没有那么早被那变~态二人组遇到,还要过段时间,才会被这两个家伙碰到,并悲怆的化为磨牙工具,我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提早受苦,我有罪。”

    嘴里在一本正经的自我检讨,却仍旧一脸淡然的样子。

    连忙又低头,继续加快他的动作,仍旧在咬破指尖用心头灵血在发动巫器,绘画着图案:“李鼎火未来的命运我也知悉,不过还是要提前说一句,真惨。”

    陈寻当然知道李鼎火未来的悲惨命运。

    可以说是李鼎火如果死亡掉,那么咒界有生以来死得最惨的人之一了,****夜夜被那个怪物囚禁在嘴巴里,当做口香糖咀嚼,承受难以忍受之痛。

    可是未来,他最终在数百年后也没有能死去。

    因为某种原因,前世作为第一魔修的陈寻,与神秘魔道组织“无生家”狼狈为奸了很长一段时间。

    甚至成为了无生家的成员,也曾穿上他们妖异的红色长袍,虽然不明他们的目的,不过也和他们干着到处暗杀各派宗主的勾当。

    可后来由于利益反目成仇,在叛逃“无生家”的时候,杀掉了追击而来的怪物二人组,无意间解放了仍旧还在这个怪物嘴里李鼎火的磨牙命运。

    后来,倒是和这个痴情汉子成为了不少的好友。

    最少陈寻前世成仙之后,他的仙域一直都是李鼎火这个家伙帮他打理,替他掌管仙域内部发展,就地位上而言,有些类似于“妖命仙门”的第一妖命一般。

    每一名仙,身后都站着一个庞大的组织在帮忙打理仙域。

    发展、扩充势力,毕竟仙与仙的战争,是仙域的碰撞,是小世界与小世界的战争,其中的六阶巅峰近仙战力也至关重要。

    故而此时陈寻,会提前帮助“祭命天”这群邪~教组织成员,自然是为了成仙之后不会尴尬得无人可用,他想要让这群邪~教徒入驻他的仙域中。

    刷拉。

    陈寻仍旧在咬破手指,在发动这古老的巫器,可是身边,却骤然传来陈寻意想不到的变化,是一道极为冰冷而冷淡的男子声音。

    “战斗只是浪费你和我的时间,我不会反抗,来自己杀掉我就行,我选择死亡。”

    咔。

    陈寻挥舞鲜血的手指骤然一抖。

    险些要打断了这正在发动的古老巫器的仪式,躲在阴影之上缓缓扭头,一阵苦笑:“幕十一,别这么淡定,你要不要尝试反抗一下,再拖一下时间就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