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八十六章 说出你的愿望
    眼前这两人察觉不到他的存在,也认为无人,故而淡然。

    一旦连32幕十一也被轻易杀死,没有了敌人之后,即使再感觉不到陈寻的存在,眼前的这两人也必然会来到这片巫器发动的地方,看上一眼,那么陈寻必然前功尽弃。

    可是很快,幕十一这个家伙却也仍旧没有让陈寻失望,传来一道冰冷的质疑声。“这个变~态,是你刚刚暗杀掉的吗。”

    “我是自杀。”

    陈寻缓缓松了一口气。

    没有理会幕十一对于他言语中的嘲讽,瞬间平静了下来:“以幕十一的绝对理智与可怕心智,再加上之前我在墨雨山上的未卜先知与诡异的话,他应该能猜到我的神通。”

    “应该能猜到我只是在装死”

    说罢,陈寻缓缓低头,继续在地面上挥舞着带血的手指,书写诡异图案。“幕十一你最好努力坚持一下再死,我应该很快就能完成了。”

    正如陈寻所言,幕十一从未辜负过陈寻的期待。

    天空之上,幕十一竟然也开始渐渐全力反抗起来,虽然他心中隐隐有些猜测到陈寻准备做些什么的可能,故而决定按照其被观测到的未来,去反抗一下。

    毕竟他被观测到第七百二十一招再死,应当是有其道理。

    可即使幕十一比李鼎火的再强上许多,可是也仍旧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毕竟他的不死之身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死,存在着更大的破绽。

    并且他只是五阶,哪怕是拥有六阶的战力,也仍旧远远战不过眼前的怪物,更何况那个可怕的女人,能轻易看穿他们的招式。

    在无所不知的时间面前,他们的败亡,是必然。

    刷拉。

    强者的战斗往往在瞬间爆发,而又在瞬间结束。

    七百二十一招对于凡人而言,单是挥舞拳脚对殴只怕都要大半天,可是对于绝世的近仙强者而言,却仅仅只是片刻之间。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光芒爆炸而开。

    幕十一终于在一脸冷淡之中被化为飞灰,甚至连一丝灰烬都不剩。

    哪怕是号称无上限灵力的他,也在此时败亡,不同于李鼎火此时仍旧在白忍劫口中咯蹦咯蹦的仍在咬碎重生,是真正是死亡了。

    “似乎有些古怪。”

    那大汉看着幕十一被他轻易打得灰飞烟灭的尸体,嘴里仍旧“咯蹦咯蹦”咀嚼着口香糖的悠闲姿态,淡然随口道:“不知道为何,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他从安心等死的姿态,竟然开始反抗。”

    刷拉。

    他手里轻轻一番,捏着一枚古怪的云雾。

    正是唯一灵物‘天情’,因为幕十一的死亡而掉落,而李鼎火的“痴魔”却是水磨工夫,要等他彻底绝望,还要过不短的一段时间。

    “可无关紧要。”

    他肩头的女孩一脸妩媚的轻笑着:“刚刚好是七百二十一招,这是我观测到的未来,不管如何,他临死前的古怪反应,都已然造成了我观测到的未来。”

    “未来是不可更改的。”

    “因为即使是我能看到过去与未来,也无力改变。”她顿了顿,声音冷清:“或许,就算他此时不是诞生了这样的想法进行反抗,必然也会诞生出那样的想法,去进行反抗。”

    “我看到他是第七百二十一招死亡,这是我观测到的结果,哪怕是我也无法更改,这是命运的必然。”

    “他会选择突如其来的反抗,更或许可以理解为是宿命,是命运的必然,强制让在这一瞬间他的心思变化,让他选择反抗,按照命运的方向流转。”

    刷。

    他们在这般闲谈,可是另一边,却隐隐的出现了巨大的光芒。

    猩红的光,再次铺天盖地的闪烁这整片墨海龙宫,紧接着如同神话一般,可怕到如同末日一般的景象仅仅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身影,渐渐浮动在天空之中。

    “这是!!”

    那实在一脸淡然,仿佛胜券在握的女人第一次出现了惊骇的神色,她看向天空:“有人在许愿??怎么可能!!我看到的未来,根本没有人会在此时此处....”

    “我看不到的未来,我在时间长河上观测不到的唯一变数...”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更像是在惊慌失措的喃喃自语一般,眼眸渐渐变得满是慌张。

    “是他。”

    --------

    遮天蔽日。

    天空骤然暗下,整片天空仿佛失去了固有的法则,失去了颜色。

    日月星辰,仿佛都远不如这俯视着整片大地的虚影庞大,身上古老的巫祭服绣着诡异而神秘的花纹,眼眸仿佛蕴含~着整个世界一般,在轻轻往下望去。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的掌中,仿佛一切的庞然大物都在他眼前化为蝼蚁。

    他庞大到堪比整个世界的身躯仿佛撑破了整片天空,忽然微微弯腰低头,眼眸冰冷而满是威压,在看着陈寻,口中低吟道。

    “说出你的愿望。”

    可是耳边却骤然传来一声巨大的音爆声。

    紧接着,一名古铜色的壮汉忽然出现在陈寻面前。

    全身爆发出了之前都未曾有过的全力气息,仿佛站在那里就是一座山脉,忽然一句话都不说,用手掌狠狠地捅向陈寻的胸膛。

    “杀了他!!!”耳边,传来那坐在肩膀上的女孩,那撕心裂肺的阴狠声。“杀了他!!要趁着他许愿之前杀了他!!只有杀了他!才能..”

    噗呲。

    陈寻还未反抗,他的心脏被男子瞬间捏碎。

    全身化为猩红的血人,七窍都在流血,整个人迅速爆成一片血雾,血腥到无以用言语来形容的程度,可是却忽然缓缓开口:“我的愿望是...”

    “把我背包里的灵物...

    咔擦。

    话语未落,陈寻整个身躯化为血雾爆炸,死无全尸。

    刷拉。

    一阵虚实之间的时空扭曲,仿佛在虚实之间流转,陈寻完好无损的身形再次出现在原地,却又在瞬间被早已准备好的一只巨大的手掌狠狠拍向胸膛,准备瞬间击杀从时间长河回溯重生的陈寻。

    轰!

    鲜血在陈寻的胸口顺着炸开。

    化为血雾,整个人的胸膛再次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可是那重活之人,却仍旧在临死之前说出了他的最后一道遗言。

    “交换,给我能游走时间长河的时命能量。”

    天空之中,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如你所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