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八十七章 宿敌初见
    一阵模糊的影像。

    是一个偏僻的密林之中。

    各种茂盛而?33?绿的野花荆棘在这里安静的摇摆。那是陈寻前世之中,第一次和眼前这可怕的二人组合,甚至与李鼎火初次见面的场景。

    树木中央,树边上倚着一名古怪的肌肉大汉,嘴里像是在嚼着口香糖一般不断咀嚼,他的肩头坐着一名娇弱的白衣女子。

    对面,是一个全身散发着可怕气息的瘦弱青年。

    “就是你?这百年来号称第一魔修的陈寻?”

    那大汉嘴里一直都没有停下。

    像是吃着什么可口零食一般,发出类似嗑着鸡骨头一般“咯蹦咯蹦”的脆响,他看向陈寻眉头一皱:“很强吗?似乎,不过如此。”

    “不,这个男人要比我们想象得可怕得多。”

    他肩头的女孩,看着陈寻面色凝重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她眼前这个叫陈寻的魔修,在这百年之中名声鹊起,虽然也仅仅只有六阶巅峰的程度,可是却给予她全所未有的恐慌。

    “我无所不知,因为我是时间的观测者,可这个人却仿佛像是透明一般,当此时真正出现在我眼前,我才看到他的存在,他是变数,不在我眼前出现,我就看不到他的命运。”

    女孩看着陈寻眉头一皱。

    此时陈寻的出现,让她眼眸在一瞬间闪过巨大的杀意:“他果然拥有‘时命’,是我的宿敌,我有种疯狂到想要杀掉他的本能。”

    “宿敌吗?”

    黑袍邪魅的陈寻嘴里闪过冷笑,一副极为淡然的毫不在意。

    “是的,我们是宿敌,因为从真正意义上来说,你能轻易从时间上算计我杀掉我,也只有我能在时间上算计你杀掉你,在这一瞬间,我也爆发出了想要击杀掉你的强烈本能。”

    对面的女孩沉默。

    陈寻却只是淡然的扭扭头,看向别方,“初次见面虽然谈不上喜欢,可是还是希望你压抑一下想要杀掉我的情绪,当然我也会压抑我的杀意。”

    陈寻抖了抖黑色的长袍。

    “那么现在我也是你们‘无生家’的成员了,这次行动,是要暗杀古族那位仙的第三神将,那位仙的书童此次外出机会难得,可以出发了吗?”

    “无需担心,那位强者的死亡、甚至如何死亡我已然看到。”

    “我们此行,不过是按照命运的必然轨迹,去行走,去实施。”肩头的女孩,看着陈寻眉目露出一丝挑衅:“并且你将来的成就会如何,甚至将来会如何死去,我也看到了,却不告诉你。”

    “额。”

    陈寻轻声反讽道:“看到又如何?却不能改变,你仅仅是时间的观测者,见证者,甚至你的存在,只是属于时间长河本身的一部分,一旦你准备改变未来的轨迹,就会在瞬间化为飞灰。”

    女孩瞬间默然,甚至露出苦涩的神色。

    忽然看向一脸淡然的陈寻,恨意越发巨大。

    因为她早已看到了她的自己未来。她在将来,会在陈寻叛逃出“无生家”的过程中,被陈寻杀掉。

    明明知道未来,知道陈寻未来会是杀掉她的凶手。

    却不能反抗这样的未来,因为她根本没有改变未来的能力,可是对于她而言,却并非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她还要活下去的方法。

    可正如陈寻所说,他们互为宿敌。

    她即使只能观测,不能拥有改变固有命运的能力,也对陈寻拥有致命威胁。

    因为她自身不能改变未来,却能用自己看到的将来为对照。诱导能改变、却看不到未来的陈寻回到过去,诱骗陈寻去改变固有的命运,把未来改变成她想要的未来。

    陈寻是唯一能更改时间的变数。

    她却可以用自己观测到的未来为依据,去欺骗陈寻,借陈寻之手,把未来改变成她不被杀死的未来。

    实际上。

    时间的“观测者”与“更改者”一旦联合起来,是最为可怕的能力,因为时间是咒界的根本法则之一,是最为强悍的能力之一。

    利用“观测者”看到的时间,去让“更改者”有目的的改变未来,是最为可怕的能力,甚至近乎无敌,是能改变一切过去与未来的时间长河。

    可是却只是妄想,因为始终不可能信任对方,不可能联合。

    正如眼前的陈寻与沉千秋。

    他们天生就是宿敌,陈寻根本不敢相信这个女人。

    因为他看不到未来,这个女人却能轻易看到,如果真的信任这个女人去按照她的想法,听她的说法去改变未来,会诞生的未来陈寻并不清楚,因为他看不到。

    听这个女人的话,甚至把未来,改变成他陈寻必然死亡的未来也不知晓,陈寻只能改变却看不到,必然蒙在鼓里,相当于把自身性命寄托在她身上。

    这是知识不对等的差距。

    一个是能看到未来、却不能更改之人,一个是能更改、却看不到未来之人,根本不可能相互信任,甚至无时无刻都在想要杀死对方。

    正当加入了“无生家”的魔修陈寻与这个初次见面的女人,陷入了胶着的气氛的时候,而旁边嘴里一直在嚼着口香糖的大汉却出声了。

    噗通。

    对面的汉子随手扔来一套暗红色的古怪奢华长袍。

    上面绣着古怪的纹理,写着“无生”几个大字,瓮声瓮气的憨厚道:“穿上,老大说过,制服工作的时候,要穿上。”

    陈寻愕然点头,三人的气氛瞬间有所缓解。

    想不到“无生家”的魔道成员,竟然还有这么古怪而滑稽的规定,于是随手套上暗红色长袍,暗红而神秘的长袍在身,修长而邪异。

    他走在密林之中,缓步跟上前面那古怪二人组的步伐。

    开始第一次执行暗杀任务。却一直在保持着与这个可怕的女人的距离,忽然在后面露出了些许疑惑,问道:“对了,我有个问题,你嘴里一直在吃什么,这么津津有味,竟然半个小时还吃不完吗。”

    “我在吃什么?”

    那大汉闻言诧然扭头,对着身后的陈寻古怪笑了笑。

    “我在吃人。”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