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八十八章 回归到过去
    阴暗的天空之下。

    远处在打斗,爆发出巨大的灵力波动。

    幕十一古老的巫器天秤托盘之上,在把李鼎火当做沙包一般的按在地上强袭殴打,那种血腥的画面,简直不能用凄惨来形容。

    沙。

    沙沙。

    浪潮涌动,下方传来清脆的海浪声。

    这片墨海此时依旧并不宁静,大量的灵力波动在铺天盖地的爆发,无数次战斗的余震都足以另大部分所谓的天才目瞪口呆,可是...

    “半天了。”

    旁边一道人影依旧抬头,仍旧看了看天色。

    如同之前一般,男子一脸安然的把那包罕见灵物当做枕头,仿佛是重放的影像一般,又开始躺在地面仰望天空,扭头又瞄了眼前两人的战斗,仍旧在热火朝天的继续。

    “我刚刚都有些困了。”

    陈寻也依旧如同之前一般说出此言。

    可是此时的口气,却有些极为异常的味道,轻轻感慨:“刚刚,竟然梦到了第一次和那二人组合相遇的情况,真是令人感慨。”

    他前世之中,由于西陈氏被那七名魔修覆灭之事,开始准备复仇古族,寻找那名仙的族人的麻烦,于是加入了“无生家”开始参与暗杀之事,倒是与这两人有些时日的相处。

    不过那个女人也一直都在算计他,以各种手段想要让他改变未来。

    用各种古怪的诱导、陷阱在引导着陈寻,那时陈寻还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对他如此极端,甚至本有不错的交情,两人也渐渐因此反目。

    可是后来最终陈寻却在杀掉她的临死之前,知道了她口中看到的未来。

    也知道了她如此做法的原因,可如果是一般“时命”的宿主,这般可怕缜密的算计或许她早已成功了,被牵着鼻子走,可是她却碰到了陈寻。

    前世之中,后来的未来依旧未曾改变,甚至连她自己都被陈寻所杀,逃不掉自己的必然结局。

    “两世之中,我们果然仍是宿敌,都本能的想要杀掉对方,也只有我们,能轻易的杀掉对方,时间上无敌的我们,却是互为天敌。”陈寻叹了一口气。

    抖了抖身躯不再感慨,淡然起身。

    看向远处在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再算算时间,感觉还有剩余:“全部灵物,交换仅仅只有一个小时的时命能量,这就是说好的等价交换?”

    陈寻苦笑。

    不过时间向来是禁忌领域,作为交换的代价自然非常巨大。

    如果陈寻不是许愿拥有“时命”的能量,以此利用他本身就拥有的“时命”间接回到过去,而是直接许愿回到过去的话,代价根本不能承受。

    正如一名六阶巅峰之人,许愿直接成仙,与许愿给予可能证道的机缘,直接与间接,是截然不同的代价,而正如李鼎火许愿复活他的婉儿,特异带来了尸体。

    有尸体与没有尸体进行复活,难度自然不同,许愿的代价自然也有差别。

    此时的陈寻,自然是回来了。

    他本已经没有时命储备的能量,不再能游走在时间长河之上。

    可是却在等降天秤之上许愿,让他交换了他苦心积攒、打家劫舍的大部分罕见灵物,相当于一家绝世大宗万古积累的巨大财富,去许愿他的“时命”拥有再次回溯时间的能量。

    刷拉。

    陈寻抖了抖手掌,低头看去,手里的那个背包的灵物仍旧在,毕竟他此时的时间段还未许愿,去交换获得时命能量,自然作为代价的灵物还在。

    “那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如此信赖她看到的未来。”

    陈寻一脸淡然,眼眸满是感慨,他也曾经与这二人组合相处过一段时间,自然清楚无比:“那么,这一世,我们就再来场时间的交锋好了。”

    “‘时命’与‘预见’这对时间的双生灵物,到底谁更强?”

    陈寻忽然叹了一口气。“可结局想必你也已然知道,故而你刚刚如此全力阻止我,因为当我从未来回到现在,你就已经输了。”

    “你现在看到未来的最大优势,反而会是最大的破绽,相信时间的观测,已经是你的致命处。”自言自语中,陈寻看着眼前那仍旧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人。

    咚!

    陈寻脚下一踏,爆发出巨大的声浪。

    紧接着远处的两个你死我活、打得天崩地裂的不死之人,忽然扭头看向此处。

    “你们两个别打了,都给我过来,如果还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过来。”陈寻脑袋微微一偏,嘴里吐着古怪的话,看向两人一脸冷淡。

    “会死?”幕十一眉头一冷,缓缓罢手看向陈寻,眼神冷淡,眉头一挑:“你在开玩笑吗,就算是你死掉一万次,我也不会死。”

    “当然,这个废材也不会死。”

    幕十一说罢,一脸冷淡的用脚狠狠的踩了踩李鼎火的脑袋。

    他的脚印,在李鼎火英俊的面容上狠狠践踏,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红印,踩踏了鼻子,七窍流血,看着被踩着脑袋手脚却还在挣扎的李鼎火,冷笑道:“怎么,还不服?”

    紧接着幕十一忽然脚下再一狠狠发力,瞬间李鼎火的整个脑袋炸开,鲜血与脑浆炸得遍地都是,整个人化为一个无头尸体在地面上抽~搐。

    刷拉。

    忽然血液与骨骼在倒流。

    李鼎火的脑袋在渐渐复原,却也有了反抗之力,忽然猛地推开幕十一的脚掌,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显然受不了这样的耻辱,大骂道:“我和你拼了!!”

    噗通。

    又再次被幕十一打飞。

    “你们两个,别吵了。”说罢,陈寻缓缓从虚空之中抽~出了一柄细长的雕塑剑。“接下来的未来,我们三个都会被杀死。”

    “那么,为了证明我接下去话的可信度,我先自杀为敬。”明明是像是酒桌上,类似“在下先干一杯”的礼貌口吻,却给予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刷拉。

    一道寒芒闪过。

    一颗血淋淋的头颅腾空,无头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

    “死了?”

    “怎么会?”

    看着地面上血淋淋的尸体,幕十一与李鼎火瞬间无声,因为他们分别感觉气息,知道眼前的陈寻并非和他们一样是不死之身。

    是真正的死掉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