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八十九章 前世与今生
    咚。

    是沉闷的落地声。

    紧接着一道巨大的身影冲天而降。

    狠狠如同流星一般坠落在古老巫器的天平之上,明明身形如此渺小,却仿佛像是一座巨大的山脉坠落一般,把整个古老的巫器似乎都要打沉数米。

    “你在等我?”

    那落地的大汉抖了抖身躯。

    他轻声随口说道,却缓缓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看向盘腿坐下的陈寻一眼露出诧异,然后扭头看着在肩膀上的女孩:“这个人是谁?”

    “陈寻。”

    她看向陈寻眼眸微微皱起。

    面容越发冰冷,她自然在一瞬间之中看到了陈寻的过去与未来。

    却也能看到他身上的不确定性,仿佛整个人身上朦胧着一层白雾,不同其他人看到过去未来的必然。仿佛一切的过去与未来,都将在他身上随时改变。

    “他叫陈寻,来自塑兽山脉,是‘时命’宿主,我的宿敌。”

    白衣文弱女孩看向陈寻面容越发冷淡,甚至闪烁着巨大的杀意,摇晃着小脚丫,“我看到了他的未来与过去,却看到了太多不确定性。”

    “之前我们在时间长河上的初次见面,我就一直在找你,故而抛弃了此时的任务,特地到来此处。”她眼眸微微一凝:“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能看到一切人的未来,可是却看不到陈寻的即将举动。

    故而与陈寻有关的一切,都会被本能的屏蔽忽略掉,正如之前明明是三人在此处,可她在时间的角度上,只单单的看到幕十一与李鼎火在此处,并没有看到陈寻。

    陈寻在她的眼中,是透明人。

    是不存在时间长河之内之人,没有固定的命运与未来。

    “没事找我~干嘛。”

    陈寻一脸平淡无奈的摊开手掌。

    看向眼前杀意坚决的女人,简单说出他的疑惑:“按在常理,你们‘无生家’现在应当在准备暗杀那位古老的存在,怎么会有空来找我。”

    “那位仙的死亡,是命运的必然。”

    她坐在肩头一脸冰冷,是在陈诉一个极为简单的事实,她能够看到过去与未来,也自然看到了在天擎山上陈寻与御无神的交谈,知道是御无神那个怪物透露给陈寻。

    在她面前,即使是陈寻也难以掩饰大部分事实。

    可是也仅仅只是如此,即使是她知道所有的一切,也不敢去找御无神去抱怨,因为她知道那个男人的强大,已然超越了大多数法则与力量。

    成仙只差最后一步,一旦成仙必然是有史以来最强的第三人。

    哪怕是陈寻,号称拥有能更改“过去”与“未来”的无敌能力,也几乎被这个怪物说斩杀,因为无论重来多少次,回到多少次过去与那个怪物战斗,依然逃不了败亡。

    而那白衣女孩沉千秋,此时却表现得极为淡然,“我无需去参与,早在两年前,我就已久看到了那位老迈的仙是如何被击杀,这是不可更改的未来,所以我也无需插手。”

    陈寻一愣,却面容感慨起来,轻声一叹。

    “记得前世之中,我成为了无生家的成员,那时我们三人初次见面,准备暗杀掉某位近仙强者时,你也说过类似的话。”

    陈寻眼眸闪过复杂。“可这一世,应当不是我杀的你,所以我们两个人在此生此世,按理而言,没有必要的仇恨才对。”

    这是陈寻的想法。

    毕竟这个女人前世被他所杀,故而前世她倾尽全力去改变自己的必死命运,而这一世由于改变了未来的走向,应当自己也不会再加入“无生家”,也没有杀掉眼前这个家伙的未来才对。

    眼前的女人,因为陈寻无意中改变的未来,使得她不再被陈寻所杀,这样一来,她就无需在诱导陈寻去更改命运,也根本不需要再改变些什么。

    此时。

    “前世?”

    那白衣的女人露出狰狞而癫狂的神色,闪过巨大的亢奋:“前世我被你所杀?那应当是个有趣的未来,可现在的我却看不到那样的未来,这一世的我,未来是安乐老死才对。”

    “不过听了此言,我更应该杀掉你。”她一脸冰冷的看着眼前的陈寻:“为了保证现在这个我,拥有此时必然幸福美满的未来,我更应该杀掉你。”

    “你是唯一的不确定因素,你随时可能再次更改未来,把对于现在的我幸福美满的命运,再次牵引到我死亡、与我们‘无生家’必然失败的另一面,杀了你,未来便真正的注定了。”

    陈寻愕然。

    这个疯女人的确不讲道理。

    可此时,对于她而言却的确有必然杀掉陈寻的做法。

    因为她与陈寻是唯一超脱在时间长河之人,现在陈寻更改过后的时间长河明显偏移向对她有利的那一面,为了防止未来的不确定因素,的确要让陈寻死去才能安心。

    “那么,我们就没有道理可讲了。”

    陈寻看着眼前的怪物二人组,越发苦笑,却面色渐渐严肃,冰冷了起来:“那么战斗是必然,那么我应当告诉你一个不幸的事实,未来的你,是被我杀掉的。”

    “我知道,但是现在那不是我看到的未来。”沉千秋顿了顿,声音冰冷得如同木偶:“也即是现在的我,不会死在这里。”

    “除非你能改变现在我看到的未来,把现在的未来,改变成我会在此处被击杀的未来。可是你却无能为力,因为我看到你的“时命”能量已然消耗殆尽。”

    “你已经不能在从时间长河上游走,这是我现在杀你的最好时间。”她说罢,眼眸微微闭起,一阵时间的矛盾感在渐渐入睡的她身上产生。”

    “你已什么都不能改变,只能选择死亡。”

    她眼眸忽然微微睁开,坐在肩头,在白忍劫的耳~垂轻轻低头。“我看到十三秒之后,他会发动攻击,从虚空取出一柄细剑,从你的右侧背面袭击。”

    刷拉。

    十三秒之后,毫无动静。

    陈寻并未按照其所言的动作袭杀,而是淡淡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沉千秋,嘴角闪过嘲讽:“你以为我前世,是如何杀掉你的?”

    “在我面前,你所看到的一切未来,在我面前都将毫无用武之处。”

    (未完待续。)